冤家(七十八)

字体 -

~131~

   

  听刘志刚说到和吴文炯见面的情景,白宇扬心里顿时明白了,但他还是耐着性子听下去,果不出所料,刘志刚说的,和他猜测的结果相差不大 ——

  当天晚上,刘志刚就接到了吴文炯的电话,说是接到家里的消息,女儿已经被托付给空姐送回国,他必须马上回去。何曼琳那里也先不去了,家丑最好不要外扬了。

  吴文炯倒是还挺够哥们,没等刘志刚问,就说田彼得的事情他已经向田氏金融的那位小姐金娜打听过了,也得知了这家伙怕是跑了,连助理的薪资都欠着呢。金娜气愤之下,也抖出了田氏金融的许多猫腻,包括帐户盈利的实际情况。

  刘志刚一听就急了,吴文炯倒是痛快,主动把自己骂得狗血淋头,说是瞎了眼,几十万打了水漂不说,还把朋友给害了。听他这么说,也看在他投资和家庭双双遭遇滑铁卢的惨状上,刘志刚倒不好说什么了,只能忿忿不甘地收了线。

  这一夜,刘志刚是彻夜不眠。第二天,他还是一早就到了吴文炯家门外,想商量个解决的办法。但是无论怎么按门铃,都没有动静。他拨打吴文炯的手机,还是关机。气恼的他不甘心地抬腿想向大门踹去,但猛然一想,这是豪宅区,很多邻居的保镖也许正瞄着他呢,这样做不是自己往警察局里钻吗?于是作罢。

  百般无奈的刘志刚顿时失去了方向。不知不觉中,他独自来到田彼得的公司门前。不出所料,大门紧锁。他在门口遇上几名和他一样焦急的投资人,他们把钱交给田彼得管理的时间都比他来的长,都是突然没了田彼得的消息。刘志刚的脑子轰隆隆直响,他抱头蹲了下去,思绪一片空白,许久,才站起身来,跌跌撞撞地往回走。

  ”唉,我是真的没有脸面见晓丹啊!这都是十多年来挣的辛苦钱,又在这两个人都没了工作的时候…… 我糊涂啊!”刘志刚用一声长长的叹息结束了他的讲述。

  ”你后来有没有见过吴文炯呢?”白宇扬同情地再递过一杯茶,问道。

  ”没有,他家一直是空着的,晚上去都是黑压压一片,连个鬼影都没有。”

  ”我有个不太好的猜测,信不信由你。”白宇扬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你被骗了,这个所谓的老同学,也是骗局的参与者之一。”

  ”啊?!”刘志刚诧异地瞪大了眼睛,很快又点点头:”我也觉着吴文炯不对劲,但是弄不明白他是怎么得利的,丁丽丽出走和这事有关系吗?”

  ”他太太出走和这事有没有关系不好说,但是他很可能从田彼得那里得了好处。”白宇扬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有一位同学在证监会工作,田彼得已经被人投诉了。”

  ”投诉了?证监会能帮我把钱要回来吗?”刘志刚情绪激动起来。

  ”你先别急。详细情况我明天去帮你问问。” 白宇扬按住快要跳起来的刘志刚,想了想又问道:”你今晚打算怎么办?回不回家?”

  刘志刚急忙摆手,恳求道:”你让我在这儿呆几天好吗?我实在没想好怎么去和晓丹说。”

  白宇扬听了刘志刚的叙述,对他的同情也多了一些,于是点点头:”好吧,我把睡袋找出来。”

  心事重重的刘志刚辗转反侧,直到下半夜,才敌不过睡意的侵扰,沉沉睡去。待他醒来,已是日上三竿。屋里已没有白宇扬的人影。他在餐桌上发现一张压在面包盘下的字条:”志刚:我和那位同学约好一起吃午饭,见你一直没醒,我先出去了。”

  刘志刚就着开水简单地吃了几口面包,既无聊又焦急地等待着。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来了,刘志刚担心是晓霞找白宇扬,一直忍着没接。

  留言功能自动开启了,传来了一声稚嫩的童音:”爸爸!”接着又是一位女人的声音:”宇扬,毛毛刚刚学会叫爸爸,特地让你听听。你白天不在,我还是晚上再打给你吧。”

  刘志刚顿时愣住了……

   

热茶.jpg原创小说,虚构人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1. 舞在枫林 - 2010年5月29日 11:47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