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夜光灯影杯中涟,冷风晓笛江上船。

倚栏远望天尽处,月落不觉泪痕干。

———————————————-

看枫叶飘飘写的诗,很有感觉,她写的是思夫归,盼团圆。

我觉得“夜光灯影杯中涟”和“倚栏远望天尽处”两句很美,于是添了两句,“冷风晓笛江上船”、“月落不觉泪痕干”,改成了一首送别诗。

古往今来,送别诗很多。描写友情的较多。小白的“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青山横北郭,白水绕东城。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写了水路写陆路,画了船只又画马,堪为神品。

这首送别诗,是女人送男人,两人关系,可能多年的情人的意思多一点。喝酒了,没上床做爱,可能没心情,于是相对枯坐了一夜。男人心动不动的,荡漾了一下,带了一点最后的浪漫色彩。女人可能一直在哭,男人也就不好意思冲动。一直到黎明破晓,男人要走了。这是秋天,有风,看得出,天有点凉。

船鸣了汽笛,走远了。女人一直站在河岸高出的栏杆边,一直望啊望啊,直到男人的船已经消失在江流的尽头。可是她还没走,麻木了,迟钝了,有一点伤心,有一点失落,还在抽泣。

月亮都完全落下了,天已经完全亮了,这个时候她也不再哭了,泪痕也干了。一切已成定局。梦醒了,就要回到现实里。开始屁颠屁颠,一步一个脚印往回走。

至于what happened to them,就让你自己瞎猜了。也许是女人的LG要回来了,情人关系难以为继。也许是男人要去走西口,妹妹只好泪花流。也许是为了生活去打拼,只好忍受或短暂或长久的分离。也许是突然遭受了一场灾难,两人的世界一朝被颠覆。

正如歌里唱道:“生活有太多不如意,可是生活还是要继续。”该挺背扛米袋的继续挺背扛米袋,该倚门卖笑的继续倚门卖笑。

当然,此诗后两句也可当望夫归单独理解,只是女子又一次失望和长叹。终于玩了一把魔鬼的故事,“不哭了,情已了”。呵呵。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