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苍狼下山获白鹿,大漠降生铁木真。

身危得妻孛儿帖,斡难有母诃额仑。

古来征战多胜负,天纵骄子独此人。

莫问身流苍狼血,一啸寰宇万古坟。”

昨日看电影《苍狼》后,写的一首小诗。日本人写的剧本,日本人导演,日本人制作,“麻辣教师”反町隆史主演。

电影的叙述方式比较特别。是从一个既柔弱而又坚强的母亲诃额仑的角度,记述了自己的儿子,铁木真,蒙古人之王,成吉思汗,传奇式的一生。

除了无可避免,让人期待的壮烈、挥宏的战争场面外,女人娓娓动人地讲述了这个男人和三个女人、三个男人的故事。

这三个女人是母亲诃额仑、妻子孛儿帖和女战士呼兰。不用远镜头看哀鸿遍野、残阳如血,而用近镜头聚焦成吉思汗身边三个女人的命运,非常直观再现了公元12世纪蒙古高原上部落间杀伐、掠夺、混战给部族、家庭和个人带来的切肤之痛。

三个女人都是大美女。诃额仑的“真的爱你”,孛儿帖的“痴心绝对”,呼兰的“火一样的女人”,无论是顺从命运,就一心一意,荣辱与共,抑或信守承诺,忠于所爱,不离不弃,还是捍卫女人尊严,野性难驯,却又儿女柔情,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们都是好女人。

她们就是蒙古人传说中的“白鹿”吧。

而另外三个男人呢,那自然就是蒙古人传说中的“苍狼”了。

三个男人都是大酷哥。父亲也速该,在斡难河畔抢劫了蔑乞尔人的新娘,并声称“从此你就是我的女人,我会好好对你。”次年生下长子,刚好俘获塔塔尔人的一名敌酋“铁木真”,亲手斩杀之后,因敬其为勇士,即用他的名字作为新生儿子的名字。

安答扎木合,少年时的情谊,立下誓言,“活着就是安答”。有统一蒙古的宏愿。但蒙古人只能有一个王。三十年后,安答铁木真和扎木合终于开战。扎木合败。两人遥想当年结义之情,感慨万千,扎木合拒绝活于人世,坐请铁木真亲手赐不流血死。

长子术赤,一生下来,就是铁木真的心病。铁木真的母亲和妻子都是弘吉剌部的美女。两代人上演了同样的悲剧。父亲也速该抢了蔑乞尔人的新娘,蔑乞尔人又抢了铁木真的新娘。铁木真和术赤都曾被讥笑是蔑乞尔人的杂种。他们的身上是否流着苍狼的血,那就要靠勇敢和杀戮去证明-屠尽蔑乞尔人。

这就是当时蒙古草原上的人民。男人残酷,但勇敢,女人坚毅,却顺从。遵从的是动物世界弱肉强食的自然生态法则。

铁木真,从斡难河边遭受叛离抛弃的没落贵族,到蒙古乞颜部孛儿只斤氏的首领,到蒙古乞颜部的可汗,到蒙古人之王,建立蒙古汗国,被尊称为成吉思汗,其实是深得人心的。

可是狼子野心,嗜血成性。东征西伐,屠戮中原,真正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打下一个亘古未有的大大的世界版图,却换来一朝落马后的一坏小小的黄土,还不知道埋在什么地方。虽然打通了东西方文明的通道,世界第一次走向国际化,但代价实在是太大了。正如古诗讽柬汉武、(唐)明皇,”年年战骨埋荒外,空见蒲桃入汉家。” 死了那么多人,无非是运进了西域的葡萄而已。

不过铁木真身上有一种狼性是闪光的,那就是,“是什么让铁木真如此强大?”

“是艰难。”

“是什么让铁木真吸引如此多的人?”

“是团结。”

“是什么让铁木真永远向前,绝不退缩?”

“是勇士精神。”

可能这正是日本人喜欢铁木真的地方,还有就是那个“大大的疆土”了。

当然,咱中国人里是永远出不了铁木真。

————————–

土豆在线播放(日本人花了2亿人民币拍的,咱中国人一分钱不花看了耍耍):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