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看了这两日博友留言,色mahu,俨然对我以“空心菜炒肉片”为代表的高湛厨艺,流露出轻蔑之情,而黑mahu,看似褒扬的言辞之下,也似乎暗藏微微讽柬之意。

所以,我不得不出手了。

本人上超市打猎,完全出于兴趣。逮谁可爱,就买谁回家,从不计价钱。

一旦归来,则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绝不会长期雪藏于冰柜。

至于披挂上阵之际,都是以“君子成人之美”之心,左手抓一个,右手捏一个,只要我看着喜欢,就把它们放一锅里,点做鸳鸯配。

所以,在食神米罗这里,从来只是先有菜,再有菜谱,而不是先有菜谱,才有菜。与万物滋生、人类起源同理。

尽管如此,我做出来的菜,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太好吃了!”当然,本人是个感情专一,情有独钟之人,常常是喜欢上自己的一道菜后,“六宫粉黛失颜色”。此话暂且不表。

久而久之,我手下,也有了一些绝活。既然有色mahu能把束之高阁多年的吐血之作-女人心经,一朝飞流直下,银河落天,本人的特色菜谱,也可如巫山云雨之后,光风霁月,偶露峥嵘。

除了特别好吃之外,本人的特色菜,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简单,快!三十分钟之内,打完,收功,再看厨房炉灶和案板,已是“波心荡,冷月无声”。

第一道菜:牛肉丸炒青椒

一包牛肉丸,十二粒,每粒切三片,则得三十六片。我还有个惊人发现,如若一粒切四片,可得四十八片,你能凭空多吃到十二片。这个秘密我也不藏着掖着了。

多放点葱花,青椒切成丝,青椒籽别丢了,和牛肉丸片往沸油锅里一抛,“哇~”,它们就会在锅里爆跳如雷,如果你把它们想象成mahu、趴趴、天兄之流,你就会咧着嘴傻笑,眼里乐开了花。

入口弹牙,肉香绕舌。这个菜的特点是,“火爆”。

第二道菜:韭菜炒羊肉

其实,家常菜一般是“韭菜炒腊肉”,或者“韭黄炒蛋花”。一次,手头没有腊肉,刚好有下火锅的羊肉没吃完,于是把那薄薄绵绵的羊肉与韭菜一起炒,下锅即熟。

记住放点花椒粉。“哎”,那个鲜美,只有你自己吃了才知道。这个菜,两个字评价:“温柔”,七个字评价:“不知道有多温柔”。尤其建议于晚秋或者寒冬炒食,更见其情意绵绵。

第三道菜:火腿肠煮卷心菜

这道菜,我以前介绍过了。清水一锅,放入少量食油。一排火腿肠,三刀斩成四截,卷心菜,撕一片,洗一片,一起丢入汤中。

多放葱花,最后放点味精。至于好不好吃,自己去做。如果不好吃,可以来找我,请我下趟馆子,我一定精心指正,倾囊相授。

这个菜的特点,是“清美”。

第四道菜:海鲜什锦爆生菜

各大华人超市冰柜都有卖,海鲜什锦,一包才两块钱。里面各类海鲜都有了。

水泡即软,捞干了,扔油锅里翻炒瞬间,渗掉海鲜里的水。捞起来,换油,再爆。最后,把生菜叶放在盘中,将油爆海鲜盛入生菜叶,把锅里的余汁浇在其上。

色相味俱全。记住,要放适量辣椒,以去海鲜辛味。这道菜,无论是海鲜,还是生菜,入口的感觉,就是“香脆”,“吃到的全是精华”。

第五道菜:咸水煮大肉骨头

这道菜,是我最近发明的。灵感来自于喝啤酒时,突然羡慕蒙古人烤全羊。咱不能随时生火,架羊烧烤,就用水煮。

猪肉骨头又便宜,要大的,越大越好,上面要有很多横肉。叫卖肉的“千万别切,我要整的”。回家找口大锅,装满水,放足盐,多切点大葱,把这块肉骨头丢锅里煮,然后就该干嘛去干嘛,直到水煮干了,回来,捞骨头吃。

肉要带点咸味,才好下酒,现在可以体验蒙古人手抓羊肉的感觉了。一手抓着大肉骨头,一手握啤酒,给我狠狠整,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如果你突然觉得今天自己是不是应该更斯文,就找副小刀叉来,慢慢地割,轻轻地送入自己的小朱唇里。

这道菜的特点是,“快活”。

第六道菜:空心菜炒肉片

很多人都喜欢清炒空心菜。我要说,你怎可游太山只知一芒,窥美豹只见一斑。

空心菜,要如痴如醉,沉浸在炒肉片的泥喃里,那才好吃了。那种想抗拒却骨软的劲儿,全化在你口中了。

这道菜的特点,是“润泽”。

第七道菜:香辣牛肉方便面加泡馒头片

并非每次打开冰箱,都能见到可爱的肉肉。而且,整日大鱼大肉,会不会太过份了一点?但是,只吃方便面,似乎又有些心有不甘。

偶然的一次,我发明了这道美味的素菜。吃过羊肉泡馍吗?如果吃过,应该能领略到一点我这道菜的风范。

香辣牛肉面,当美味菜肴一样著在锅里。捉几只小馒头来,硬得能打人的那种,更好,“就是整你丫的,看你还嘴硬不?”

把它切成小块,丢入锅里,在香辣面里一泡,它们马上就服软了,心甘情愿以身相许,直至肝脑涂地,粉身碎骨。

香辣面会和泡馒头浑然一体,拿来下饭,丝毫不逊色于荤菜。

这道菜的特点是,其味“绵长”。

好了,今天只介绍七道菜,每周一道,正是“一周菜谱”,算是我接了mahu的懿旨,拿到士民广场上去高声诵读。

做师傅的,总还是要留一手的。我已经展示了七十二绝技中的七绝技,已经够厨艺爱好者切磋交流一段时日了。

我那最常吃,最美味的菜谱,看来今后只有藏在“屠龙斩”里了。只有“倚天切”一出,谁与争锋,与“屠龙斩”互断之后,放可取出。

我又不肯付之一炬,只好留待身后的一场血雨腥风了。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