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中秋的月,也是摧情的月。

一千多年前的一个夜晚,正是同一轮明月高挂在安徽泾县的桃花潭上,将它的清辉洒入万家村巷,而村巷深处,依山靠水的汪氏别居西厢之下,汪伦美丽的女儿汪芦,万般娇羞,为大诗人李白轻褪薄纱。

那年李白五十四岁,已经名满天下,“李杜诗篇万口传”。可是自从十年前,被杨贵妃和高力士赶出长安,领了一年EI,与杜甫、高适轻狂放荡之后,人生境遇每况俞下,已到悲鸣“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的地步。

落寞。与赴长安时的“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形成鲜明对比。

李白轻王侯,蔑权贵,喜访道,善遇士,好任侠,亲平民。更是有名的“好酒”和“好游”。日暮途穷的他,更寄情于山水,只是常独辟蹊径,喜欢猎奇探险,夜宿民家。

这年秋天,在安徽秋浦游完之后,他收到临近的泾县汪伦的一封信,信中说:

“先生好游乎?此处有十里桃花。先生好酒乎,此处有万家酒店。”

李白大喜。想此人必与自己意趣相投,非道即隐,非隐即士,非士即侠,非侠即民,总之都是“我喜欢”。于是立即前往拜访。

见了汪伦,李白才发现自己被“忽悠”了。汪伦乃一乡绅,只是在桃花潭边的万家村买了一处房产。所谓的“十里桃花”,是指“十里之外,有一桃花潭”;所谓的“万家酒店”,是指“万家村中,有一酒店”。所谓的“桃花潭”,也并无桃花,只是潭水取名作“桃花”罢了。

“fuck!”李白义愤填膺之余,一定哭笑不得。正当李白暗骂自己“stupid”之际,得意洋洋的汪伦已带了七分醉意,不禁向内室唤道:“汪芦,出来为大诗人倒酒!”

门帘一掀,李白眼前一亮。一位苗条清丽的美人,抱着一坛“女儿红”,轻轻来到李白面前,面若桃花,雨打芭蕉。

李白狂喜。心想了,汪伦啊,汪伦,你在信中怎么就漏了这一句,“先生好色乎?此处有一绝色美人”啊。哈哈。

人皆言李白好酒与好游,岂知李白好色如好酒或好游乎?好色,乃男人之本性,李白概莫能外,何况他天才高旷,放荡不羁,风靡万千少女心。

汪芦虽非大家闺秀,也算小家碧玉,李白的诗,肯定是读过的,至于像“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十四为君妇,羞颜未尝开。低头向暗壁,千唤不一回。十五始展眉,愿同尘与灰。”这样的爱情告白,一定是让待自闺中的少女芳心悸动的。

夜深人静,明月高悬。汪伦烂醉如泥。把父亲扶回内房休息后,汪芦就和李白开始坐在西窗之下一起看月亮。

汪芦很崇拜地望着李白,问了一些诸如“杨贵妃到底有多少斤啊?、“你和杜甫哪个更有才?”、“你怕不怕鬼啊”之类的弱智问题后,神秘地抱出一坛女儿红。

这女儿红是汪芦用桃花潭水亲手酿制的,已珍藏多年,一共两坛,为今后出阁之用。李白看到好酒,没把汪芦的话放在心上。两人月下对酌,李白醉眼朦胧,明媚的月光下,美人汪芦面若桃花,她杏眼含春,轻轻地卸下了罗裙。

清晨,“雄鸡一叫天下白”。李白酒醒,发现怀中搂着半裸的汪芦,床单上一片落红,吓坏了。汪伦邀请他到家里做客,热情款待,自己却把人家女儿睡了。怎么办?趁天刚蒙蒙亮,跑!

于是收拾细软,已到了门口,又回来抱上那剩下的半坛女儿红,撒腿就跑。

终于到了桃花潭边,李白跳上船,叫道,“船家,快开船!”正在这时,他忽然听到岸上传来马蹄声,心想,“遭了,汪伦追来了!我李白不仅晚节不保,性命休亦!”

来者果然是汪伦,还有一帮村民。一个个凶神恶煞。

汪伦:“李白,为何要走,是汪某照顾不周吗?”

李白:“不是。”

汪伦:“那是为何?”

李白:“我想趁现在还是秋天,再去游游黄山。”

汪伦:“就算你要走,也应该给我打个招呼吧?”

李白:“多谢汪兄款待,小弟走得匆忙,失礼之处,还请海涵。告辞!”

汪伦:“你这样就想走了啊?”

李白心虚了,“那汪兄还想怎样?”

汪伦:“你吃我喝我这么长时间,总得要有所表示吧?”

李白:“汪兄,你想要我做什么?”

汪伦:“送我一首诗!”,“诗句里要有我的名字!”

李白与汪芦的事情,汪伦似乎没有发现,李白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他现在终于明白,汪伦的真正目的,是求诗,出名。

李白内心很是反感,却又不得不从包里拿出纸笔,在船头展开,题上“赠汪伦”三个大字,想写几句日记了事:

“抱酒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马蹄声。”

突然,人群中传来女子的歌声,李白心头一热,抬头一看,果然是汪芦,她穿着美丽的红箩裙,胸前抱着另一坛女儿红,用脚踏着节拍,翩翩起舞,为李白送行。她的脸仍然娇羞红艳一如桃花,眼神深情而忧伤。

李白看了看桃花潭水,看了看汪芦和汪芦怀抱的女儿红,想起昨夜的万般柔情,千言万语汇集心头,刹那间,灵光闪现,提笔挥下:

“抱酒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芦一夜情。”

写到最后一句,才发现不妥。写到“汪”字后,生生地改成“不及汪伦送我情。”

李白的本意是,就算桃花潭水有一千尺深,可以酿成成千上万坛女儿红,也比不上和汪芦的一夜情让我如痴如醉啊。

而“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的意思,却成了,桃花潭水有一千尺深,没有汪伦送我的感情深。这明显十分虚伪。虽然李白喜欢用夸张的修辞手法,但是,桃花潭水有几尺深,是万家村人都知道的事情。而且李白和汪伦平素未有交情,短短几日,哪里能达到这么感人至深的友谊。杜甫、高适、孟浩然这些李白的知交老友读到这首诗,一定嫉妒死了,纷纷说,“汪伦是谁啊?他算老几啊?”李白就会说,“别放心上,一个有点钱、想出名的老流氓。”

本来是李白信口说来的几句,因为汪芦的关系,真情流露,笔下生辉,竟写出绝妙佳句。

“抱酒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汪伦看了当然高兴。但他还是不满足,说:

“这首诗里没有你的名字啊。谁知道是你赠送给我的呢?把你的名字加上吧。”

李白无奈,只好重新展开一张纸,把首句的“抱酒”改成“李白”二字。大诗人把自己的名字,写进诗里,也算是很搞笑了。却也平添了几分朴素、自然、真切。

千古名篇《赠汪伦》就这样产生了:

“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汪伦虽然因这首诗名传千古,可至死不知,是靠女儿与李白的一夜情缘换来的。

“先生好色乎?此处有一绝色美人。” 哈哈哈哈,不知道谁骗了谁。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