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注:这是我个人非常主观的感受,可能偏激了一点,但也不无道理。本来是在前一篇文章里留的言,越写越多,干脆单独发出来,可以更好讨论。] 

电影只看了一遍,但想强调几点:

1、王佳芝是被一层层利用了。

第一层,她先是被她的同学利用了,这一点她自己也意识到了。用她去牺牲,成功了大家都有份,失败了就全怪她,经济学上典型的“搭便车”行为。其实个个都怕死,背后用异样眼光打量她。这是因为年轻人靠的是单纯的热情和冲动,根本就没有做好足够的牺牲的准备,也缺乏那个胆识和勇气。

第二层,这帮学生被重庆的职业特务利用了,报私仇和邀功,送死你们去,他最安全,别人都跑不掉,就他跑了。既然都能到“坐下来和易先生一起吃饭”的份上,为什么你不能干掉他,要用一帮无知的学生?

第三层,所有参与刺杀行动的人被重庆利用了。杀掉了,则剪除异己,没杀掉反而被汪伪的人杀了,则可以大肆宣扬汪政府屠杀爱国学生,总之稳赚不赔。几个学生的命算不了什么。最后的暗杀行动,居然没有出现一个职业特工,没有一声枪响。真正的职业特工,在易先生进入咖啡店的一刹那,就把他解决了。

2、王佳芝同意刺杀易先生,并非单纯为爱国。

大一新生,那还是幼稚,心里也为了邝裕民,一副情窦初开的样子,有扮演女主角的冲动,也有爱国的成分,她觉得她在和邝裕民他们在做一件很对的事情。三年后,她应该成熟了好多,也看见了好多,也是个自由人,不属于任何党派、组织,她为什么还要接受这个暗杀任务?

邝裕民又扮演了十分恶劣的角色。是他把王佳芝引荐给重庆特务。假若换了一个人,可能都是说不动王佳芝的。假如王佳芝对易先生有私仇,或者对汉奸有刻骨仇恨,就好说得过去,但是电影中并没太铺陈这一点。

我个人认为,“情”和“欲”在里面起了很大作用。“情”是对邝欲民的“情”,“欲”是对易先生的欲。她在心里面,是否觉得帮邝裕民达成这一心愿是还他一个贞操?或者同时,在内心里有种被易先生吸引渴望再见到他的暗欲?

3、王佳芝放走易先生,那是一瞬间的感受。

也许那一瞬之后就后悔了,也许她死到临头都没有后悔,whatever,她自己也会经常动摇。但那一瞬间的感受是确定的。偷情者到了一定程度,彼此有了相属的感觉,不信任对方就是一种“背叛”。王佳芝怀疑易先生叫自己送信的举动,最后弄死他也心安理得,她觉得易先生在“背叛”她,但发现易是送给她最好的钻戒时,她才知道是自己“背叛”了易。

那一瞬间,一根稻草可以压跨一颗人心。她说易先生在“拼命往她心里钻”,说明她一直在拼命防御,在拼命抵抗,可这最后的一瞬,她彻底放弃了防御和抵抗,成为易先生的囚徒,或者羔羊,她被套住了。

再多说一点。易先生走进咖啡店时的心理活动也是很微妙的,以他职业的敏感,他对周遭的情形有所察觉,但他为什么执迷不悟呢?

从内心深处来讲,他觉得自己猜疑眼前这个女人,是一种“背叛”,所以思考到这一底线就停止了。他沉迷在与这个女人的柔情蜜意里,直到王佳芝连唤了两声“Go”,他才如梦初醒。

这一对男女,虽然有不同的角色、使命,但彼此之间在最后一刹那都没有互相背叛,还是难能可贵的。

邝裕民最“恶”,最“无知”,是“罪魁祸首”。易先生是个工具,他严格扮演他自己的角色,虽然偶然动了真情。王佳芝最美,最无辜,最可怜。 她牺牲最大,是个悲剧。

李安是在张扬人性,呼唤人类进步的方向,应该是更加文明和宽容。 另外,从个人的角度,由于渺小,无力抗衡,应避免这样的困局。

这是我的理解。

最后再多强调一点,《色,戒》第一次让女人做真正的主角,让男人做了电影的陪衬,并在全球上映,女同胞应该感到自豪才是。哈哈。

《卧虎藏龙》时,李安就想有这样的尝试,但是还不够大胆,虽然真正的主角是“玉娇龙”,却还要用“李慕白”遮遮掩掩。有了上一次的试探、积累和成功,《色,戒》就全面出击了。用汤唯这样一个新人,够大胆的。女同胞们,骄傲吧。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