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电影是一种梦幻。角色、演员、观众,三者在导演的心中,应是叠影重重,亦真亦幻。 

我们做梦的时候,常常会迷惑于自己究竟是谁,自己究竟在哪里?有时候,我们分明感到梦中的那个人是自己,有时候我们又似乎觉得我们是一个旁观者。在这个玄妙的梦境的某个视角,似乎架设着一个摄象机,通过摄象机的镜头,我们清晰地看到另一个自己在演绎着这一切。

导演、表演、观者,在一个人的梦境里,是三位一体的。这给我很大的启发。也许,电影做到最高的层次,就应该是一种“梦幻”的艺术。电影院、宽银幕、立体声效、一片黑暗的寂静,把一个集体的意识带入到一种梦境。我们似乎感觉到我们的意识从我们的头顶溢出,而灵魂脱离了驱壳,在一个幽暗的时空里漂浮。 

当我们走出电影院的刹那,看到刺眼的光芒,喧嚣的市场、繁忙的街道,拥挤的人流,往往有一种wake up的感觉。而经典的电影,会让你恍若隔世。可现实的力量是如此强大,当我们融入它的洪流,蓦然回首,也只记得那远方苍茫中的一点红吧。我看《勇敢的心》和《泰坦尼克》时,都曾有这样的体验,或者称之为“高峰体验”。 

一个优秀的电影导演,应该将自己、演员和观众,都带入一种梦境。大家都在经历一场adventure,这里面充满了期待、兴奋、刺激、遐想和惊喜,当然也有好笑和悲伤;你可能知道些什么,也可能会预见些什么,但一旦上路,你并不一定比你的同伴得到的更多。它应该是从支离破碎的现实中来,却又不完全是现实它本身,它是从大地上抽取三两丝线,而又从彩霞云锦中截取一段,织入明月、星辰的神话或者童话。

作为一个创造者,你的心里应该充满了观众,而唯独没有自己,或者你自己,早已与大众融为一体。他们就是你,你就是他们。我想,这可能也是上帝造万物的法门。 我们看到一个伟大的作品,一个精美绝伦的世界,包括我们自己,都是这个作品的一部分,而我们唯独看不到作者他本身——即我们称之为的“上帝”。 

或者,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上帝即我们,我们即上帝。 梦幻、电影,与上帝造物具有相似性。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