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鲁豫有约演播厅

鲁豫(灿烂微笑):鲁豫有约,说出你心中不能说的秘密,告诉我你不可告人的目的。本期嘉宾—陶渊明,有请! 众人一起:渊明、渊明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耶! 米罗抱着一张古琴大步迈上台来。欢呼声中,不见陶渊明的身影,米罗却面带笑容频频向众人挥手致意。 米罗:朋友们,你们好吗? 鲁豫两眼冒火,鼻孔生烟,一把抓住米罗的衣领。 鲁豫:渊明呢?渊明呢? 米罗:就是它。 他把那张古琴轻轻地放在台前的香案上,朝它拜了拜。 鲁豫疯也似地冲往米罗,照他胸口就是一顿雨点般的小粉拳。 鲁豫:还我明哥!还我明哥! 米罗镇定自若,指指摄象机镜头和台下的观众。鲁豫一瞧,摄影师和台下的观众都张着一个大大的“口”。 鲁豫把自己的手背放到嘴边轻轻一吻,走回主持人位置,以优雅的侧身坐下,笑意盈盈地望着摄象机镜头。

鲁豫:听说五柳先生最喜欢饮酒,酒后常常抚琴。恐怕今天五柳先生又沉醉洵阳江畔。我们见琴即见人,继续我们上期的节目-《闲情赋》。 她转身面对米罗。 鲁豫:米罗先生,请问这张古琴有什么特别吗? 米罗起身,抱起香案上的琴,展示给大家。 米罗:这张琴可不简单,陶渊明喝醉酒了睡在亭子里还紧紧抱着,可见是他心爱之物。可是大家仔细看这张琴,却是没有弦的,不觉得奇怪吗? 一观众:他是不是不会弹啊? 米罗:陶渊明《五柳先生传》里就有“少学琴书”之句,诗文中常有“弄书琴”。不可能不会。他的朋友们也很奇怪,问他为什么不给琴上弦,陶渊明却说,“但识琴中趣,何劳弦上声?” 鲁豫:这张琴是明哥的初恋情人送给他的吧? 米罗:You are very smart! 鲁豫对着观众举出一个“V”字型,笑得很开心。 米罗:大家知道“知音”这个典故吗?伯牙鼓琴,遇到钟子期,两人因为音律相通,成了好朋友。钟子期病故,伯牙就把弦拆了,把琴摔断了,从此一辈子都不再鼓琴。 鲁豫:《闲情赋》里,明哥与漂亮姐姐第一次相遇,就是姐姐在弹琴啊。明哥一定是学伯牙,把姐姐比做知音了。 米罗开始用欣赏的目光看了看鲁豫。 画外音:再长得漂亮点,也可称得上“绝世而独立”。 米罗(抬头闭上眼睛,略微沉吟):“但识琴中趣,何劳弦上声?”这琴中的趣味就是那“瞬美目以流眄,含言笑而不分”,而弦上的声音就是那“悲伤叩林,白云依山”吧。他永远不再弹奏,是为了不毁去这带着哀伤、幽婉、美丽动人的回忆。

鲁豫(出神,自言自语):暗恋一个人,居然可以这样美。 台下一片安静。 米罗:想知道暗恋的滋味吗?那就让我们来看《闲情赋》著名的“十愿十悲”吧。呆会儿,我们看大屏幕上的原文,我一边翻译,一边请两位观众现场表演默剧。 鲁豫:好主意。 用手指向观众席。 鲁豫:哪两位朋友上来一下。我们先找位美女吧。 目光在众人身上游移,众人也互相兴奋地打量。鲁豫的目光停留在座位边的地板上。 鲁豫:那位mm为什么不坐在自己座位上,却像只小天鹅似的,趴在地板上啊。我们叫她趴趴好吗?趴趴,请上来。 画外音:她的脸蛋很漂亮,脚却那么短,不会把我比下去。 趴趴站了起来,伸出长长的细腿,高高的个儿,窈窕的身姿,像只丹顶鹤。鲁豫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 米罗:她就扮演陶渊明的初恋情人了。我们再找一位。 台下男观众轰地一下全乱套了。 台下男观众:我!我!我! 鲁豫:那位,就那位,我看她一直睡得迷迷糊糊的,这会儿突然醒了,笑得前仰后合。她和趴趴都很会表演不是吗?我们就叫她米虎吧。米虎,请上来! 台下男观众(不服):喂!她是个女的! 鲁豫:反串,不可以吗?我的地盘我做主,要你管! 突然发觉这不是主持人该说的话,眨了眨眼睛,慢慢泛上笑意。

鲁豫:你们看,她多潇洒,换上男装,看上去也是个风流公子啦。 米罗:这个戏,就要两个女孩子演,男同胞不要想入非非。哈哈。 鲁豫一听,恢复了主持人的从容和自信。

鲁豫(一甩手):有请米虎和趴趴!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