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鲁豫有约演播厅

鲁豫(掩口一笑):“阿娇牌充气娃娃,皇上很喜欢!”哈哈。谢谢米罗带给我们的幽默。 鲁豫右手一摆,指尖朝向香案上的无弦琴。 鲁豫:无疑,这把琴是陶渊明先生的心爱之物,从他对这把琴的感情,我们可以看出,他对《闲情赋》里的漂亮姐姐的爱恋之深。这种感情,他不敢表白,而是深藏在心底,于是成就了著名的“十愿十悲”。 说到这里,鲁豫看了看站在一边的米虎和趴趴。米虎和趴趴很紧张。 鲁豫(微笑):米虎和趴趴准备好了吗?刚才,我和米罗给大家做了默剧表演的示范。下面,我们就准备开始翻译和演出吧。 米罗:现场的观众朋友,有过暗恋经验的请举手? 台下观众朋友一个个紧张、兴奋地面面相觑,几个女孩和男孩子正襟危坐,生怕别人识破内心的秘密。 米罗:哈哈。这是不能说的秘密。可一千多年前的陶渊明先生,却率真自然得多啊。其实,暗恋一个人,这种感情是非常浓烈、真挚而且纯真的,可是其中又会夹杂着很多邪念、情欲,甚至性幻想,不是吗?我们现代人觉得难以启齿的心里话,可陶渊明先生,却用十句优美的诗文把它表现出来了。 鲁豫、米虎、趴趴都被米罗吸引了,静静地看着他。现场的观众也细细地听着,刚才那几个稚嫩点的女孩和男孩微微地低着头,胸口有一点起伏。

米罗:我们暗恋一个人到了非常,就会天天想见到他或者她,可这是不可能的。那么,你有没有想过,要是我是他身上的某一样随身之物就好了,这样就会每时每刻伴随着他,而又不怕遭到他的拒绝。与一个自己悄悄爱上的人,如此亲密,是不是令人销魂蚀骨呢? 现场一片安静,米罗环视一周,几个男孩子咽了咽口水,几个女孩子捋了捋耳边的垂发。 米罗(笑):陶渊明的心情,和大家是一样的。“十愿”,就是他幻想成漂亮姐姐的十样随身物品。哪十样呢?我把它们编成了一首小诗,那几位男生,记好了? 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观众席那几个稚嫩的男生,几个男生脸都红了,大家却嘻嘻哈哈地笑。米罗干咳一声,吸引回大家的注意力。 米罗(略一沉吟):“香颈细腰垂肩发,青眉飞扬卧草席。锈鞋裹足随身影,红烛竹扇抚桐琴” 大家等着解释。米罗却笑笑地看了看鲁豫。鲁豫心领神会。

鲁豫:我们现在来看大屏幕。大屏幕上是明哥的原文,米罗同时翻译,那么呢?趴趴和米虎,你们俩呢,就照着米罗说的,演绎给大家,大家说好吗? 观众(兴高采烈,纷纷):好!好! 米罗:趴趴扮演陶渊明的暗恋情人,米虎扮演陶渊明。你们没有任何道具,只是空手表演,但要扮出样子来。尤其是米虎,你还要装扮出趴趴身上的各种随身之物。 米虎:啊? 趴趴惊疑地看着米虎,离她挪远了一步。

鲁豫(灿烂微笑):Are you ready? 好!请看大屏幕! 大屏幕上,还是穿着衬衫打着领带,身外披着蓑衣戴着斗笠的新蓑笠翁,转头问“那么,哪里有卖呢?”。一秒钟后,画面切换成一组幻灯片。这是第一张。 幻灯片(打印字体): 第一愿:愿在衣而为领,承华首之馀芳;悲罗襟之宵离,怨秋夜之未央。   米罗示意,米虎和趴趴走到舞台中央。现场观众饶有趣味地看着。 米罗和鲁豫站在台边,米罗一手握着麦克,另一只手伸向空中,突然专注而痴情地,声音高亢。 米罗:哎哟!我的美人!

米虎和趴趴吓了一跳,趴趴感到身子矮了一截,身上巨寒。米虎开始痴情地盯着趴趴,趴趴倒退了一步。 米罗:我,我,我每时每刻都在想你,连睡觉都想和你在一起。要是我能化作你衣服上的领子就好了

鲁豫赶紧向米虎挥手,示意她表演。米虎深情得看着趴趴,一副好像要把她吃了的样子。她双手合十,枕在自己的脸旁,装做睡觉的样子,眼睛却睁着,仍然看着趴趴。她忽然看见趴趴身上的衣服领子似的,灵机一动,悄悄溜到趴趴身后,双手饶过趴趴的脖子,一左一右捏着趴趴的衣领,在那儿不停扯动。趴趴感到浑身难受,不觉扭了扭脖子。  现场观众哈哈大笑。米虎回头看了看米罗,米罗仍然望着高空,进入浑然忘我的境界,她再看看鲁豫,鲁豫朝她兴奋地点点头,举了个大拇指。    米罗(继续):要是我化作了你的衣领,我就可以每天围绕着你那芳香的脖子,那柔嫩的粉颈,我想摸多久,就摸多久,那芳香的味道,我想闻多久,就可以闻多久 

 米虎和趴趴(失声):啊?  鲁豫(小声提示):默剧,默剧!  米虎无奈,可是瞬间,她的脸上浮现出一种很享受的表情,双手从趴趴的衣领离开,环绕在趴趴的脖子,张开十指,在趴趴长长的脖颈上轻轻地、慢慢地游走着。她把鼻子贴进趴趴的脖子,闭着眼睛轻轻一闻,抬起头来,在空中吸吮了一下,一副很陶醉的样子。  趴趴快哭了。  现场观众哈哈大笑。米罗用余光一瞟,似乎很满意,又回头继续高望上空。鲁豫握着拳头将手肘往下一挥,兴奋地低叫。  鲁豫:耶!    米罗(突然声音变得忧伤的):可是呢?很快夜晚就到了,你却脱下了衣服,把我丢弃在一旁。而这秋天的夜,是多么的漫长

趴趴脸上开始现出兴奋的神情。米虎一副本来很享受的样子,看看周围,突然变得失望。趴趴往前挪了两步,米虎拢着趴趴的脖子紧随其后,趴趴忽然用右手掩口打了个哈欠,然后捏紧拳头,挥手做了个升懒腰的姿势,右手的拳头重重击在米虎的鼻子上。趴趴再双手往左右那么一挥,做出一个宽衣的动作,米虎就被震出,跌倒在趴趴身后的地上。米虎用双手支撑在地,一脸委屈地看着趴趴的背影,两行鼻涕从鼻腔里流了下来。  现场观众(像听到京剧精彩唱腔似的):好!好!  有的观众居然忍不住站了起来。后面的观众立即扯他的衣服,示意他坐下。

 鲁豫走到台中央。 鲁豫(笑着):停! 米虎站了起来。一挥手,拭去了鼻涕。趴趴赶紧从怀里掏出张纸巾递给她。米虎和趴趴恢复常态,兴奋而紧张地望着大家。 鲁豫:大家说,他们演得好不好啊? 现场观众(一起):好! 米虎和趴趴得意地笑了。米罗哈哈大笑地走了过来。  米罗:何止好啊!你们看米虎,本来是要流鼻血的,一时找不到鼻血,她会想到用鼻涕来替代。真是个天才演员啊。演得鼻涕都流下来了这样一个深沉的境界,简直是激情澎湃啊。

众人(大笑):哈哈哈哈。

场内音乐渐渐响起[弯弯的月亮]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