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鲁豫有约演播厅

 [弯弯的月亮]音乐声中。  米罗:暗恋的心情,是不是像这歌声中的流水一般温柔呢?是不是也像弯弯的月亮那样皎洁呢?可这一切都似乎隐藏在夜色中。你很害怕,真相大白的那一刻,所有甜蜜的幻想,都变成一场空。  鲁豫(动容地):恩,我体会到明哥的心情了。我们来看看明哥的第二愿和第二悲是什么。  她看了米虎和趴趴一眼,米虎和趴趴回到舞台中央,做好演出准备。  [大屏幕]:2 愿在裳而为带,束窈窕之纤身;嗟温凉之异气,或脱故而服新。

米罗(手握麦克,高亢、痴情地):啊!我的美人,我好喜欢你那纤细的小蛮腰,我多么渴望自己化做一条丝带,系在你柔软的衣裙之上,这样,我每天都可以把你揽在我的怀抱。  趴趴站在舞台中央,米虎色迷迷地打量着趴趴的细腰。米虎眼骨碌一转,双手在空中合拢,再往外一扯,好像做兰州拉面似的,似乎在空中拉出一根长条,在空中甩开,越甩越长。她走到趴趴身前,把“兰州拉面”系在趴趴腰上,搓搓手,一副很满足的样子。  米罗:哎!可是啊,天气却是如此变化无常,今天热,明天冷,一会儿下雨天,一会儿出太阳。好不容易缠绵在你的腰间,你却又把我解下来,换上了新装。  趴趴打了个哆嗦,做出很冷的样子,右手大小拇指轻扣,一招“化骨绵指”,往腰前轻轻一拂,再往外顺势一抛,“兰州拉面”就飞到米虎的脸上。米虎不甘心,突然使出“金蛇缠丝手”,整个身体飞到空中,像带鱼般在趴趴的腰间穿梭,趴趴周身被米虎的幻影笼罩,趴趴面不改色。  鲁豫揉了揉眼睛。  米虎从趴趴的后腰窜出,又欲窜上趴趴的前肩。趴趴看准了,一纪凌空劈,正中虎头。米虎摔落,在地上滚了几圈。  鲁豫一瞧,米虎滚过的地上,赫然留下一张名片。鲁豫走过去,疑惑地拣了起来。  鲁豫(小声读): 米虎 西洋充气娃娃加东总代理  鲁豫:啊?  台下观众朋友看着米虎和趴趴的表演,一副副惊愕的表情。

 鲁豫(一边看米虎和趴趴,迟疑地):衣领,腰带…,我们来看第三愿。请看大屏幕。  [大屏幕]:3     愿在发而为泽,刷玄鬓于颓肩;悲佳人之屡沐,从白水以枯煎。

 米罗:啊!我的爱人,你那垂肩的长发是多么秀美、漂亮,我要是你用的飘柔护发素就好了,我就可以常常抚摸你的秀发,增添它的亮泽。  米虎从地上爬了起来,双手捧在口前,装做吐了一口唾沫,在手掌中轻轻摩擦,顺着趴趴耳边的长发,往下擦拭到垂肩的发稍。  米罗:可是呢?你却是个有洁癖的人,动不动就跑去洗澡,滚烫的热水,从头顶冲下,让我变得枯干。  趴趴做出一副在木桶里快乐地洗刷刷的样子,左左,右右,上上,下下,随手似乎抓起个什么,在身下做了个舀水的动作,举到头顶,顺着头发冲了下来,然后紧握飘把的拳头反手那么一挥,似乎倒去剩余的水,拳头正击中在身后米虎的鼻子上。  台下观众:哈哈哈哈。

 鲁豫(好笑又可怜地):明哥怎么这么惨啊?漂亮姐姐也不温柔一点。  米罗:这都是幻想。暗恋的人,总是自卑心作祟,又幻想郎情妾意的样子,又幻想遭到冷落拒绝的样子。哈哈。

 鲁豫:“香颈细腰垂肩发”都试过了,漂亮姐姐很绝情。我们再看下一愿。  [大屏幕]:4

     愿在眉而为黛,随瞻视以闲扬;悲脂粉之尚鲜,或取毁于华妆。

米罗:你那明媚流转的眸子,似笑非笑的神请,是多么令我难忘啊。如果让我选择,我愿意做那黛青色的眼膏,天天为你画眉,跟随着你那长长的睫毛飞扬,跟随你那美丽的目光流转。 米虎伸出左右两只纤纤细指,在趴趴的眼睛上做眼保健操。 米罗:可是呢?女孩子涂脂抹粉化妆,最讲究鲜艳了,才没多久,你就把我这旧的脂粉洗去,又换了新颜。 趴趴用手在眉毛上一擦,转身面对米虎,用指尖在米虎的眼睛上画了两个大大的熊猫眼。

鲁豫在一旁笑看,默然不语,示意后台,换下一张。

  [大屏幕]:5 愿在莞而为席,安弱体于三秋;悲文茵之代御,方经年而见求。  米罗:夏天来了,天气是多么炎热啊。我爱的人,这么热的天,你怎么睡得着呢?我愿意变做一张清凉的草席,让你娇弱的玉体,安静地躺在上面,美滋滋地度过整个夏天和秋天。可是,我又担心,冬天即将到来,天气变得严寒,你用那华丽的皮褥,将我替代。而我想再见到你,做你安睡的凉席,又要等至少那漫长的一年。  趴趴扇扇凉风,扯扯衣衫,用袖子拭拭脸,做出一副好热的样子。米虎做出一副很凉爽的样子,贴近趴趴。趴趴靠在米虎身上,闭上眼睛,安然入睡的样子,米虎一副很享受的神情。突然,趴趴睁开眼睛,浑身瑟瑟发抖,她看了米虎一眼,一脚把米虎踢开。米虎在一旁环抱着身子,很受伤。 [大屏幕]:6愿在丝而为履,附素足以周旋;悲行止之有节,空委弃于床前。

米罗:你的小脚是多么温润、漂亮,我真希望,化做你的绣鞋,裹着你的脚儿舞动旋转,可是,又害怕你歇下来的时候,把我丢弃在床边。 米虎卧在地去,双手伸向趴趴的脚,在她的脚上比划着。一副很陶醉的样子。趴趴一脚踢开米虎,做出甩脱两只鞋的样子,从米虎的背上若无其事地踩了过去。  

  [大屏幕]:7  

        愿在昼而为影,常依形而西东;悲高树之多荫,慨有时而不同。

 米罗:想亲吻你的脖子,想亲近你的小蛮腰,想抚弄你的长发,看来都是痴心妄想;喜欢你的眼睛,喜欢你的小脚,甚至喜欢给你垫背,都被离弃。那么,我做你白天的影子总可以了吧,你走到东,我就跟到东,你往西,我就跟到西。  米虎伫立在那,忧伤地看着趴趴。趴趴往前走,米虎跟着她走,趴趴往后退,米虎跟着她往后退,趴趴转圈,米虎也跟着转圈。  米罗:可是呢,前面有颗大树,枝繁叶茂,遮天蔽日,你看见后,很欣喜地走到树下乘凉。而我呢,却在浓密的树阴下,消失地无影无形。即便做了你的影子,也不能时时刻刻跟你在一起啊。  趴趴望了望站在台边的米罗,忽然一脸高兴的样子,快步走到他的跟前,背靠在米罗,半蹲在他的脚下。米虎跟到身旁,看着着情景,只能保持距离,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哈哈。

 [大屏幕]:8 愿在夜而为烛,照玉容于两楹;悲扶桑之舒光,奄灭景而藏明。 

米罗:看来,想跟你太亲近都不行,那我远远地看着你总可以了吧。到了夜晚,伸手不见五指。我做影子也没用了。怎么办呢?我就变成那明亮的红烛吧。我静静地立在那烛台之上,照耀着美丽洁白的脸庞,看着你悄然入睡的样子,不也很美吗?可是,夜晚却突然变得很短暂似的,没过多久,太阳就出来了,阳光照在你的脸上,你醒了,不再需要我这微弱的烛光,一口气,就把我吹灭了。

 趴趴看了看天色,双手枕在脸旁,做出睡觉的样子。米虎立正在她身旁,双手笔直举过头顶,交叉煽动着,做出火苗跳动的样子。一会儿,趴趴睁开眼睛, 看了看天空,做出一副很刺眼的样子,揉了揉眼睛,伸手将米虎举起的双手拆下,并把米虎推向一边。米虎做出腰酸背疼的样子,一脸委屈地看了看趴趴。趴趴不屑似地一甩头。

 [大屏幕]:9 愿在竹而为扇,含凄飙于柔握;悲白露之晨零,顾襟袖以缅邈。 

米罗:想做火烛,看着你睡觉也不行。那么,我再变成一把竹扇好了,把它塞到你洁白柔嫩的小手中,夜晚可以轻轻摇动,给你带来一丝丝凉风。可是到了早晨,气温很低,屋外的草地上都结了霜露,再看你的时候,小巧的竹扇早已从你手中脱落,躺在离你衣袖很远的地方。  米虎做娇小状,窜进趴趴的怀抱。趴趴闭着眼睛,抱着米虎轻轻地慢摇。米虎一脸幸福的样子。突然,趴趴手一松,米虎从趴趴怀中,身子一矮,缩了下去,委顿在地上。

 [大屏幕]:10 愿在木而为桐,作膝上之鸣琴;悲乐极以哀来,终推我而辍音。

米罗:我怎么那么傻了,一会儿想做你的火烛,一会儿想做你的扇子,可是我却忘了,你最心爱的,是你膝上的鸣琴啊。哈哈。恩,我愿意上天把我化做一截桐木,做成一把最好的桐琴。这样,我就可以常常枕在她柔软美丽的膝上,躺在她曼妙芳香的怀里。 趴趴双腿盘膝,坐在地上,米虎卧在趴趴的双膝上。趴趴伸出纤细的手指,在米虎的背上按摩,米虎转过脸来,面向观众,一副很爽很贪婪的神情。 观众大笑。 米罗:可是,本来一直好好的,不知道为什么,你突然又变得不高兴了,一副很伤心的样子,弹奏的双手停了下来,出神了一会儿,突然把我推落在地。 米虎正很爽的样子。趴趴突然停下按摩的双手,呆呆得望着空中,突然低下头,一把将米虎推了下去。 米虎在地上连翻滚了好几圈。

现场观众(一起):耶! 台下观众一边兴高采烈哄叫着,一边冲上台来。他们分别围着米虎和趴趴,围成了两圈,似乎各是米虎和趴趴的粉丝。米虎还躺在地上没有爬起来,就把她的粉丝们抬起来,接连抛入空中,刚落下来,众人接住,又抛入空中,每个人都非常兴奋。其中,有一个人非常引人注目,他就是穿着衬衫打着领带的新蓑笠翁。 另一边,趴趴的粉丝也不甘示弱,将把趴趴抛在空中。趴趴和米虎在空中,一起一落,互相兴奋地向对方挥手。替天行道把手中的幡扔掉,急急忙忙挤进抛接趴趴的粉丝群中。

现场渐渐响起草蜢[失恋阵线联盟],气氛十分欢快热烈。 米罗在一旁快乐地看着这一暮,感到十分兴慰。鲁豫有些淡淡的失落,脸上本有喜色,可又渐渐悄然而逝。 突然,她看见趴趴从空中落下时,衣袖里轻轻飘出一张纸屑,这张纸屑在空中飞舞之后,轻轻落在鲁豫脚下。大家都沉浸在欢庆的气氛中,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幕。 鲁豫一看,原来是张与米虎那张类似的名片,她立即拣起来。 鲁豫(轻轻念道):趴趴          阿娇牌充气娃娃美国总经销商

鲁豫若有所悟,冲向围着趴趴的人群,揪住正在偷袭趴趴的替天行道,一只手就往他衣兜里乱摸,果然摸出一张名片。 鲁豫:替天行道      西洋充气娃娃大中华地区总经销商

鲁豫双眼通红,又冲向围着米虎人群中的新蓑笠翁,果然也从他衣兜里掏出一张名片。 鲁豫:新蓑笠翁       阿娇牌充气娃娃加西总代理

众人还在热烈的欢庆气氛中。没有人注意到鲁豫和米罗。鲁豫一步步逼近米罗。鲁豫似乎什么都明白了。他正欲伸手到米罗腰包里去掏,米罗去非常镇定地从腰包里取出一张名片,彬彬有礼地递到鲁豫手上。鲁豫没有料到会这样,接过手来定睛一看。 鲁豫: 米罗 XXXXX.com公司 CEO  鲁豫(愤然):原来你们是一伙的!怪不得一个个都怪模怪样的。  米罗:是你自己没有看出来。你以为一个正常人会趴在观众席边的空地上引人注意吗?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把那么长的双腿缩在身子下?我告诉你,趴趴有缩骨神功!  鲁豫:你们居然打着陶渊明的旗号,来做免费广告!你知不知道,我们央视的黄金档广告位,一秒钟几百万上下?!  米罗:木已成舟,你就面对现实吧。  鲁豫不从,拿起麦克想揭穿。  米罗:你知道我们是做什么的,如果你不合作,我们就用你的摸样,做成充气娃娃,推向整个大中华市场,并远销欧美亚!  鲁豫想着那可怕的情景。成千上万个柜台摆着自己形象的充气娃娃,无数个男人嬉笑着对着她:鲁豫有约,鲁豫有约。吓得花容失色。  鲁豫:那陶渊明的节目怎么办?  米罗(笑笑):我们做完它。你想,陶渊明的素琴在我们这,他下期不会追到我们节目现场来吗?

 鲁豫:大家安静!  众人把米虎和趴趴放下来,安静许多,但还是有人请米虎和趴趴签名。  鲁豫:米虎、趴趴真是有表演天赋啊!这一期节目做得很成功。在这里,我要特别鸣谢,本期节目由XXXX.com西洋充气娃娃网赞助播出,西洋充气娃娃,在加东、加西、美国和大中华地区都有经销商和代理商。购买时请记住驰名商标:“阿娇”。  

 鲁豫(右手托脸,微笑着一歪头,做可爱状):阿娇牌充气娃娃,皇上很喜欢!  观众朋友们,下期再见!

现场音乐渐起[难忘今宵]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