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鲁豫有约演播厅

 鲁豫和米罗上。他们身后的香案,仍然摆放着陶渊明的无弦琴。观众陆续进场,落座。鲁豫见趴趴、米虎一行

人走了进来。  鲁豫:(拿起纸笔,高兴地迎上)趴趴,给我签个名!  趴趴:(受宠若惊)应该是我请你签名才对啊,你是我的偶像。  鲁豫:不许我有偶像啊。你和米虎就是我的偶像。你们的博客我看了,很喜欢。趴趴的图片好可爱。  [趴趴无奈,在鲁豫的本子上签了个名。]  鲁豫:(转向米虎)米虎,看你的博客,就知道你很有智慧,很潇洒。(说着,把本子递给米虎,要求米虎也

签名)  米虎:(开心一笑)谢谢。(拿过笔随手签了个大大的“虎”字)  [陪同在趴趴身边的替天行道,和陪护在米虎身边的新蓑笠翁,满怀期待地走了过来,想接过鲁豫手中的纸笔签

名。]  鲁豫:(突然把笔记本合上,对替天行道):天兄,你的职业很让人羡慕啊。  替天行道:(左眼向鲁豫挑逗了一下)到加拿大玩,找我!  鲁豫:(巨寒,扭斗对新蓑笠翁)大新,你的诗写地真不赖!  新蓑笠翁:(很得意地)回头我单独为你做一首。  鲁豫:(憧憬地)要是我也移民加拿大了,我一定在你们板砖村开个博客,和你们做邻居。(停顿了下,笑笑

)我连博客的名字都想好了!  趴趴、米虎、替天行道、新蓑笠翁:(一起)什么名字?  鲁豫:(神气十足地)鲁豫有博!  趴趴、米虎、替天行道、新蓑笠翁:啊?[四人倒地,片刻后慢慢爬起来]  鲁豫:(浑然忘我)还有啊,你们那个什么米党我也很想加入。  趴趴:这得问问米虎、爱米和米罗。  [鲁豫看着米虎]  米虎:问老大!  鲁豫:你们老大在哪?  米虎:(指了指观众席中排一位女士):诺,在那儿。  [众人看去,一位漂亮的女士闭目凝神,双腿盘坐,身子虚浮在离座位几寸的上空,双手的拇指和食指张开成一

个“八字”相贴,慢慢在胸前拉开,一个紫色的气团在其中转动,越来越大。]  鲁豫:(惊叫)法轮大法?!  突然,鲁豫一眨眼的功夫,那位盘坐的漂亮女士已经移形换影,立在鲁豫的正面。  女士:(徐徐睁开双眼,轻描淡写地)这不是法轮大法,这是波斯的六芒星,在中土已经失传六百年了。  鲁豫:(惊疑地)你究竟是谁?我可以加入米党吗?  女士:我叫爱米,欢迎你加入米党,但有一个条件。  鲁豫:(惊喜)什么条件?  爱米:你以后不能再叫陈鲁豫,而要改叫“米鲁豫”。  鲁豫:(尴尬、迟疑地)这个啊?我先问问我老公吧。

 [有些冷场] [米罗远远地看着,这会儿哈哈大笑着走了过来]  米罗:(对鲁豫)我的博客看了吗?  鲁豫:看了。  米罗:感觉如何?  鲁豫:比我想象的差了一点。  米罗:(不服地)我最新的《闲情赋》系列看了吗?  鲁豫:看了。  米罗:好玩吗?  鲁豫:真好玩。  米罗:可是几乎没什么人看呢?  鲁豫:是他们不懂得欣赏!  米罗:(感动地一把握住鲁豫的手)知音啊!  鲁豫:(羞红了脸,低声地)下去再说。  米罗:(换了一种口气)我们用你的节目恶搞,你也不生气?  鲁豫:(大度地)开始我是有些不高兴,后来,看了你们的博客,我知道,你们只是闹着玩,同时,也是想提

高节目的趣味性嘛。  米罗:(开心地)你能这样想就好了。  鲁豫:(开玩笑地)充气娃娃不会是真的吧?  米罗:当然是真的。不过,我们其实是一家广告公司—加国无忧“九君子”创意广告有限公司。充气娃娃网给

了我们一笔广告费,要我们做一个策划。而我们呢?却把这笔广告费全部用于赈灾了,一分钱报酬我们都没拿!  鲁豫:(兴奋地)真的吗?原来是这样,你们太伟大了!  米罗:(劝慰)低调、低调。  鲁豫:(很有兴趣地)“九君子”?就是你,趴趴、米虎、替天行道、新蓑笠翁,还有爱米老大吧。(掰了下

手指,疑惑)不对,这才六个啊,还有三个呢?  米罗:我们把震灾过程做了个记录片,播放这个记录片,你就知道了。  鲁豫:恩,很有意义。(看了下表)时间到了,陶渊明还没到,你说他今天会来吗?  米罗:(胸有成足地)一定会的。我们先开始节目吧,随机应变。  鲁豫:好。

 [趴趴一行回到观众席坐下。鲁豫和米罗走回演播厅主持人位。摄象机、导播、影像录制,各就各位。]  鲁豫:(灿烂微笑)鲁豫有约,说出你心中不能说的秘密,告诉我你不可告人的目的!本期嘉宾—陶渊明先生

,因为中国南方严重的雪灾,一直蔓延到东晋,陶渊明先生今天会迟一点赶来。趁这个时间,我们来看一段记录片,我

们热一些心的网友组织的震灾活动。请看大屏幕。(向后台做了个示意播放的手势)  [大屏幕]  一组中国南方大雪崩塌房屋、严重阻碍交通的画面。三个小孩,身着单衣,在倒塌的门前瑟瑟发抖,望着镜头

;路上一些行人,穿着厚重的大衣,深一脚,浅一脚吃力地走着,口中喘着粗气。  画面切换到一个火车站,站口上大大的“北京”两个字。火车站的广场上,人山人海,一个个民工坐在地上,

手里拽着,身上背着各种大包、小包,拥挤不堪。  突然,画面中闪出一位穿着红色外套,围着粉红色围巾的女士,她手里握着一个麦克风,麦克风上是“九君子

”的徽标和艺术字。  台下趴趴、米虎、爱米:(纷纷叫起来)咳,是远方!是远方!  大屏幕上远方:(打趣地)趴趴、米虎,你们别吵!你们以为我回国在天天腐败是吧?哪知道我拥有如此高尚

的情操!  鲁豫、米罗呵呵笑。  大屏幕上远方:大家看到我身后的广场,由于南方浙江、湖南、江西、广西、贵州等省市严重的雪灾,滞留在

北京火车站的返乡民工有好几万人。他们不知道能不能回家,辛辛苦苦在外打了一年工,一年就盼着这么一次与家人团

聚;很多人还很担心家里受到灾害影响,人财两伤,辛辛苦苦攒了一年的钱就白攒了。大家的心情很沮丧。  [画面转向远方身后一角特写]  一群民工妇女,围坐在一起,中间一个漂亮女士,盘腿而坐,在教她们一起唱“我心中的伊甸园”。  [歌声] 我们就这么从容地,从一处流浪到另一处。陌生的土地,总留下我们,亲切的笑容… 鲁豫:哈,我认出来了,这是爱米!  一位妇女怀中的婴儿忽然哭了!那位妇女停止歌唱,立即撩起衣服,给她的婴儿喂奶…  [镜头立即转移到广场的另一角,那里坐着的主要是一群群脏兮兮的单身男民工]  一位穿着皮夹克的男士,肩上挎着个大包,手里捧着一大叠杂志,在人群中艰难地穿插,一本一本地发给男民

工。一位男民工,不以为然地接过一本,封面上是杂志的名字——《听雪轩》,下边是作者:东边日出西边雨。  替天行道、新蓑笠翁:哈哈,哈哈,是东边兄,好久没这哥们消息了,Y居然也在学雷峰,做好事。  大屏幕上东边兄:(费力地吆喝)瞧一瞧,看一看啊,兄弟们解解闷啊,这可都是我自己掏钱编撰的,公司只

报销了一半…  民工们手里拿着杂志,却没有人看,有的掩口打哈欠,有的干脆放屁股下当坐垫,把屁股下的鞋子换了出来。  东边兄看情形不对,想了想,点点头,似乎下了决心,他回到广场前方,面向这群民工,突然长吸一口气,脸

立刻像吹气球一样膨胀起来,憋到快要撑破的极限时,他“扑”地一股吹了出去。刹时,一股狂风从民工扑面吹过,他

们手里的杂志都被翻开了。  [一本翻开杂志的特写]:文章题目“女人内裤男人性幻想的终点”  [另一本翻开杂志的特写]:“告诉你最真实的新婚之夜-不看后悔” 一个民工翻开新的一页:“孤男寡女最易滥情的四个时刻” 民工的脸上露出猥亵的淫笑。  手上有杂志的民工,立即专注、贪婪地看着。没有杂志的民工,纷纷向东边兄伸出手来。  众民工:给我一份!给我!别抢!给我!  东边:(开心地笑)别急,别急,人手一份!  一位老民工:(用四川话,低声低语)小时候没读好书,现在才知道吃亏了。

[大屏幕画面暂停]  台下观众:哈哈哈哈。  鲁豫:(一边觉得好笑,一边半责备地口气)你们就是这样赈灾的啊?赈灾的钱呢?至少也应该有个几十万吧

?难道只是唱唱歌,印点有色杂志啊?  米罗:我们捐了有一百多万呢。当然这钱不能给那些赈灾基金啊,什么各级政府啊。  鲁豫:难道你们直接发到灾民手中?  米罗:差不多吧。  鲁豫:就你们“九君子”这点人力、物力,可以动员这么多民工?(忽然想起来什么)对了,已经出现八位君

子了,还有一位君子呢?  米罗:请继续看大屏幕!

[大屏幕继续播映]  突然,一组“飞镖”,一字排开,疾速飞入画面,一张张贴在低头看《听雪轩》杂志的民工脸上。一个白色的

身影飘逸地从上空切入画面,脚尖十分轻盈地点在一个个民工的头上疾驰,一个民工刚刚从包里掏出一盒小葱扮豆腐,

送到嘴边欲吃,白色的脚尖,在豆腐上轻轻一点,忽地已经飞过他的头去。这个白色的身影一边飞奔,一边从袖口里不

停地发出一道道“飞镖”,有的贴在民工的脸上,有的落在民工的手里。  顷刻,这个身影发完最后一组镖,向上斜飞到广场尽头的电线杆上,单脚站立,嫣然回首,却是一个身着白色

长袖古装衣裙的漂亮的女子。  趴趴、米虎:(惊呼)是仙子,凌波仙子!  [大屏幕上]一个民工从脸上扣下“飞镖”,细细一看。  [“飞镖”特写]:周星驰《长江七号》赈灾专场电影票 [大屏幕上]凌波仙子回头向镜头嫣然一笑,脚尖一点…  [大屏幕暂停]  现场观众:(终于明白似的)哦!  鲁豫:原来《长江七号》民工专场是你们搞的。  米罗:(笑笑)低调、低调。  鲁豫:(好奇地)那你们为什么不直接发钱给大家,而是赠送电影票呢?发钱不是更好吗?  米罗:电影票,值不了多少钱,但是这种方式,除了让滞留的民工可以过个快乐的年之外,更重要的是,我们

要让他们从电影中,获得一种力量。  鲁豫:(欣赏地)什么力量?  米罗:对生活的勇气和希望。  鲁豫:(鼓掌)说得好!  [现场观众不由自主纷纷鼓掌,场面有些感人]    鲁豫:(鼓掌的同时,低声问米罗)陶渊明怎么还没到?  米罗:(一边跟着鼓掌一边小声回答)会来的,我们继续,别让节目停下来。  鲁豫:(指了指大屏幕)这位仙子一样的人物,就是你们的第九个君子吧?我们接着往下看。  [大屏幕继续播映]凌波仙子回头向镜头嫣然一笑,脚尖一点,沿着电线杆上的电线,向遥远的天边飞去。  鲁豫:(问米罗)她去哪?  米罗:湖南。  鲁豫:(不可思议地)啊?  [大屏幕上]山峦的远景,山上山下到处都被雪覆盖。山腰上有一条蜿蜒的铁路,一条长长的火车停止不动。山

腰间还有一座盘山公路,公路上一辆辆大客车,排成长龙,停止不前。无论是火车上还是客车上,都是拥挤的乘客。群

山的山巅上,一座座电线杆,将电线像五线谱一样连接,伸向远方。  突然,凌波仙子踩着山巅上的电线飞奔而来,到了每个电线杆又轻轻一点,踩着下一截电线,飞奔出画面。  火车和客车上的民工纷纷把头探出车窗,指指点点着,说快看,快看!凌波仙子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切入一个新的画面]凌波仙子在雪地上疾驰,前面是一个巨大的湖泊,她没有停下来,而是以更快的速度向湖

泊奔去,只见她的脚尖落入湖泊,在水平面上一阵阵如蜻蜓点水,就迅速地奔过湖面,在雪地上继续疾驰…  现场有观众:(惊呼):铁掌水上飘!  米罗:(笑笑)是凌波微步。  鲁豫:(问米罗)她这是要去干什么?  米罗:(轻描淡写地)哦,湖南是重灾区,大雪将一切交通中断,《长江七号》的拷贝送不出去,周星驰找到

我们,请我们帮忙,同时我们也让仙子带了一部分赠票。  [大屏幕上]前方是一座城市,凌波仙子已经奔入城市,挎过火车站,火车站上写着大大的“长沙”两个字,凌

波仙子继续在城市的写字楼和民房屋顶奔驰。  街道人人们纷纷伫足观看。  一两个摩登女孩:(兴奋地大叫)Spiderlady!  画面中一闪而过,凌波仙子奔入一家电影院,冲入幕后的办公室会客厅,一头扑倒在客厅的地板上,身子极度

虚弱,她把手中的《长江七号》拷贝和一叠赠票递向前台的秘书小姐,支撑着回过头,对着鲁豫有约演播厅现场米罗站

立的角度。  凌波仙子:(吃力地,却面带微笑)我已经尽力了。(再撑了一下,费力地吐出最后一口气)信,我已经送到

!(说完,倒地昏厥过去)  米罗:(轻轻一笑,欣慰地点点头。他转身,凑近鲁豫耳边)如果不出我所料,陶渊明十分钟后就会到达现场

。  鲁豫:(正自惊疑,听后面有喜色)你确定?  米罗: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不过,别停,我们继续。  鲁豫:(心中石头落地)好!   [大屏幕上]某电影院里,人山人海,座无虚席,过道上都坐满了人。正是一群群黑压压的民工。个个都张着嘴乐呵呵地

看着电影,不时爆发哄笑声。宽荧幕上,正是《长江七号》,“七仔”这只太空卡通狗,在学校里逃避几个小霸王的追

捕跳来跳去。  电影结束,灯亮。主持人上,叫大家别走,手上电影的票跟可以抽奖。这个主持人正是东边日出西边雨。  民工们都很兴奋,全都围拢上来,个个紧张地看着手中的电影票。  东边兄:(从票箱里取出一张票根)我们现在抽的是三等奖,三等奖是,长江一号玩具狗一只!  抽到奖的民工,包长江一号交给自己的小孩,小孩欢呼雀跃。  [画面过度到抽二等奖]  东边兄:二等奖,星爷亲自设计的长江七号太空狗“七仔”一只!  一位打工妹兴奋地上台领回“七仔”,看了看,又亲了一口,眉开眼笑。  [画面过度到抽一等奖]  东边兄:(亢奋地)一等奖是———–(现场鸦雀无声,空气似要窒息,东边故意屏住呼吸)一等奖是—

–阿娇牌充气娃娃一只!  上台领奖的打工仔:(像得了奥斯卡影帝似的)耶!耶!!耶!!!

 鲁豫脸色开始有点不对劲。看了看台边,还没有出现陶渊明的身影,心里开始着急。  [大屏幕上,画面切换回北京火车站]五、六个青年民工手中抱着、挥舞着阿娇牌充气娃娃,一脸兴奋地向电视

机镜头致意。  得头等奖的民工站成一排,合影留念,完毕,一起对着电视机镜头。  得奖民工:(合)阿娇牌充气娃娃,我们民工也很喜欢!耶!  旁边坐着几个民工,其中一个男民工,看着怀中孩子手中摆弄的长江七号太空狗,神色有些黯淡。  [画面迅速在上海、南京、杭州、广州、深圳、重庆、成都、武汉等火车站广场切换]每一处,都是一组得头奖

民工,手中挥舞着充气娃娃,喜气洋洋地说着同样的一句广告语。 各大城市得奖民工:(排山倒海,气势如宏,此起彼伏)阿娇牌充气娃娃,我们民工也很喜欢!耶!   [大屏幕播放完毕,影象消失,重新变为白幕]  现场观众,一个个张着嘴,还没有回过神来。米罗独自在那呵呵呵的笑。鲁豫有点看不懂地看着他。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明天分解)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