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鲁豫有约演播厅

[现场观众猝不及防,大笑] 鲁豫:(笑个不停,失言)原来你就会放屁啊!哈哈哈哈!(突然意识到不是很淑女,立即尴尬地掩口) 米罗:(并不意外)当时趴趴也是这么说,可是她只说到“原来你就会放–”,突然住口,脸上却是少女才有的矜持,

这倒很少见。(米罗回忆似地笑)大新呢,是个斯文人,他走开一步,背转身,试运行了下,发现不行,于是走回来,“我才不做这么恶心的事呢!”替天行道盘腿而坐,闭目凝神,气守丹田,运用全真教吐纳之法,双手食指竖立,

运力外逼,脸憋得通红,可是依然什么也没发生,不禁抓耳扰腮:“不叫你来你天天来,叫你来时你却偏不来!”而东边

兄呢,兀自急地在那挥舞着“黑风双煞”头骨锤,将身边的岩石击得粉碎,可最后不得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向东边的

天空拜了几拜,说,“师祖,弟子无能,给您们二老丢脸了!”说完起身,将双锤插回背后,走向我,双手抱拳,致了

个礼。 鲁豫:他们真服了啊? 米罗:你别打岔。东边兄倒是爽快。可是其他人却还是面面相觑。尤其是趴趴,脸上青一块,红一块,手中还按着倚天

剑的剑柄。于是我走向她,说,“武功高强当然令人敬畏,但是,行走江湖,除了武功,还有比武功更重要的东西。”

趴趴仍然按着剑柄,充满怒气地说:“是什么!”我不慌不忙地说,“大家看过电影《勇敢的心》吗?”趴趴说,“有

个叫米罗的,老在51博客上推荐,看过,那又怎么样!”我轻轻一笑,用右手慢慢按住趴趴手中倚天剑的剑柄,趴趴争

执了一下,看了我的眼色,又放弃了,我将倚天剑轻轻地拔了出来,学着华莱士的父亲教导小华莱士的模样,左手的食

指在趴趴的额头轻轻一点,说,“首先,学会用this”,我在空中比划了一下倚天剑,看着趴趴说,“然后才是用this

。”趁趴趴一脸震动,我把倚天剑轻轻插回她手中的剑鞘里,淡淡一笑,“我就是米罗。” [鲁豫笑看趴趴,趴趴本在画画,这时抬起了头,冲鲁豫做了个鬼脸似地笑笑] 鲁豫:(笑看米罗)并不简单啊。 米罗:(轻轻一笑,表示受用)当时趴趴松开执着剑鞘的手,静静地站到了一边。其他人紧张的神情都变得舒缓。我一

看大局已定,于是说,“我再去买三张票,大家男女两人各一组,一起坐缆车上落基山吧。我看也不要比武了,改成落

基山一日游!”众人居然齐声叫好。哎,武林高手,毕竟也是红男绿女啊。英雄与美人的故事,上演几千年,仍然历久

不衰! 鲁豫及观众:哈哈哈哈。 米罗:我刚买完票,替天行道就谄媚地走过来,遮遮掩掩地拉着我,从怀里掏出一块玉石,悄悄说,“咳,我和

趴趴是北京老乡…”我“哦”地大笑,立即会意。我发给趴趴一张票,说,“天兄准备回国想问趴趴捎带些什么物品

,你们俩一组吧”。然后我又把大新和凌波仙子安排为一组,因为我觉得,大新整天在寒江独钓,会不会总盼望着水波

中会出现个凌波仙子踩着江波向他奔来呢?然后我看见了远方。早在远方暗助大新时,我就已经起疑,后来她又想了一

会儿才放弃“比试”,我就猜出她是女扮男装了。可问题是,其他人并不知情,这可有点难办。我看爱米总是向她频送

秋波,于是把她和爱米分一组。这下,还剩下东边、米虎和我。东边自然用期待的目光望着米虎,可是我不可能和东边

两个大男人坐一块儿,而当时远方的性取向的确也让我有些迷惑,于是我就把东边支到爱米、远方她们一组了,让远方

坐中间,爱米和东边各坐一边,而我呢,自然和米虎同坐一架缆车了。 [观众大笑,趴趴继续低头画画,天兄看了趴趴一眼,爱米、大新都不说话,米虎却和观众一起笑] 鲁豫:哈哈哈哈。你还挺会分配嘛,而且有询私的嫌疑哦。 米罗: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一笑)当时,我觉得我的安排可以称得上天衣无缝。可是后来才发现,我一开始就错了

,大错特错了。 鲁豫:啊? 米罗:我们一行人,分别坐四个缆车上落基山主峰。米虎倒是很放得开,她说,其实刚才她有,而且还很凌厉,却没有

出招。我问为什么。她说,我毕竟是个lady。我得意地笑。她又说,你只是险胜。我说,承让,承让。之后,我们一起

大笑,虽是初次相见,倒也很快就不生分。我们一起看看风景,对其他几个缆车指指点点,哈哈大笑。 鲁豫:都看见什么有趣的了? 米罗:(看了观众席中米虎一眼,与米虎相视一笑)我们前面是远方,我们看见远方左搂右抱,左边搂着东边兄,右边

抱着爱米,在那哈哈大笑,还听到她俯瞰秀丽的雪景吟诗:“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鲁豫:哈哈。那爱米和东边兄呢?一个西域白驮山,一个东海桃花岛,倒也有趣。 米罗:只能看到背影。爱米似乎依偎在远方怀里,东边兄却离爱米远远的,背挺得笔笔直直的。 鲁豫:哈哈哈哈。 米罗:我们后边一位是趴趴和替天行道。天兄刚好从怀里又掏出块玉石,跟开始贿赂我的那块差不多,笑嘻嘻地递给趴

趴,趴趴斜眼看了一下,一记凌空劈将玉石打落。天兄弯腰想伸手去抓,却被安全带拽着,一脸心疼又无可

奈何的样子。 鲁豫:哈哈哈哈。好玩!(望向替天行道,替天行道不自然地躲避鲁豫的目光)那,凌波仙子和大新呢? 米罗:他们俩坐最后一排,倒没什么特别好笑的地方,两个人都安安静静的,正襟危坐,有些紧张,好象害怕掉下缆车

似的。只是大新的目光,偶尔会越过我们的缆车,似乎望着远方的背影,而又一闪而过。这个,也只有我才注意到。 鲁豫:哈哈哈哈。看来你的安排真的有点失误呢。(望着大新,大新不自然地陪笑)

米罗:我们到达山顶之后,似乎并没像我预料的那么开心。这些武林高手,都是来落基山争夺天下武功第一的,没

想到经我这么一搅和,现在却要听从我这个一点功夫都不会而只会放屁的人,再加上我对男男女女的搭配…每个人肚子

里都憋着一股气。不知道怎么回事,大新和爱米发生口角,趴趴拔出倚天剑,东边使出“黑风双煞”大骨锤,又打了起

来,除了米虎被我按住未动,慢慢演变成其余七个人的又一场混战。 鲁豫:(揶揄道)元始天尊座下的小莲花,你怎么就没一丁点儿道术或者法宝啊? 米罗:(不理睬鲁豫)我看出众人对我还是不服,只是口服而心不服。我想我得再出点什么法子。这些人最醉心的还是

武功,所以我必须要依靠武功,才能真正服众。 [鲁豫画外音]他原来是深藏不露啊。 米罗:我环顾四周,落基山是连绵起伏的雪山,在我们主峰的西面,是另一座雪峰,只是比我们所在的主峰略低。两峰

相去甚远,中间是大峡谷。恰在此时,远远地看见一个导游,举着个日本国旗,带着一小队游客,登上对面山峰。然后

解散,自由活动。一个老头,将一条白巾,绑在自己的额前,对着远方的雪山跪拜。我叫道:“是日本人!” 趴趴他们正打得不可开交,一听有日本人,都停了下来。我说,论武功,贴身肉搏,只不过是些雕虫小技,真正的绝世

高手,能够毙人于百步之外,杀人于无形之中。你们看对面那日本老头,在那参拜靖国神社,谁能够不离开主峰,在这

里就杀了他,谁就是天下武功第一! 鲁豫:啊? 米罗:米虎也很吃惊,说“杀人啊”?话音未落,趴趴脚尖一点,抽出倚天剑,飞身到高空,将倚天剑举过头顶,气势

凌厉地向对面雪峰的日本老头劈下,口中叫道:“日本人不是人!”一股巨大的剑气,将趴趴脚下的山峰裂开,趴趴落

下时直接掉进裂缝里,她一手持剑,一手死死抓住裂缝上的地面,惊叫:“米罗救我!”我立即上前将她拉了起来。再

看那道无形剑气,穿过峡谷上空,击打在对面山峰上,只拍落了一些雪花。东边兄将“黑风双煞”大骨锤插回后背,面向对面雪峰,站稳马步,猛吸一口气,脸庞膨胀得和热气球一样大,最后

一口强劲的气流冲出…[有观众惊呼:忍者龟波功!!!米罗笑笑,表示同意],我们主峰倒是飞雪走石,天昏地暗,可

是等尘埃落定之后,再看对面,日本老头的衣袖也只是轻轻飘了一下而已。 鲁豫:太远了吧。 米罗:是啊。剩下的几位见趴趴的倚天剑,东边的忍者龟波功,都没有办法,有些泄气。大新走上前,将他的鱼杆、鱼

钩比划了一下,摇摇头,退了回去。替天行道呆呆站着。爱米很安静。远方仍然是手摇折扇,一副风流倜傥的样子,但

她却只是面带微笑远远看着,并不上前。米虎站在米罗身边,一直默默不语。突然,“让我来!”我一看,是凌波仙子

。她轻拂长袖,飞身上空,纤纤细手从怀中摸出一把细针…“六脉神针!”众人叫道。只见她长袖一甩,六只神针向对

面主峰老头的身上嫉速飞去。“呀!”远远地,老头身子一震,我心头一紧,以为老头中了“六脉神针”,可老头并没

有倒下,而是站了起来,靠近崖边,继续眺望远方。凌波仙子黯然退了回去,众人紧锁的眉头变轻松了。 鲁豫:该你出场了吧? 米罗:当时我叫道,“还有谁?”剩下的几个默然无语。我转头看身边的米虎,说,请吧。米虎却并不上前,只是抽出虎鞭一比,说,“鞭长莫及”,又把虎鞭插回腰间。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我身上。[鲁豫

及观众都期待地望着米罗] 这次我废话也不多说,直接走到众人前面,我一直往前走,往前走,直走到悬崖边,在那里

静静伫立。我能想象得到,当时,每个人都以充满疑惑的目光盯着我的后背。此时的我,对他们来说,用高深莫测来形

容,应该恰如其分吧。我开始闭目运功,双手在胸前怀抱,似乎产生一股气流,然后向上举过头顶,张开双臂,一会儿

,一股清风西来,众人正自惊疑,我慢慢过身来,徐徐吐出一口真气,做了一个收势,说,“完毕”。 鲁豫:啊?这是什么功夫? 米罗:他们虽然各个家学渊源,却也不知道我使用的是什么武功。但对面山峰的老头也没什么动静。我说,“别急”。

过了将近一分钟,我说,“请看”。众人朝我手指的方向看去,日本老头一阵眩晕,脚下一滑,跌落山崖。趴趴等人大惊,从此纷

纷拜服。 鲁豫:啊?你究竟用的是什么功夫? 米罗:(闭上眼睛,沉默了一会儿,徐徐张开双臂,抬头,仰望上空,浑身十分舒畅地打了个激灵)还是一个屁。 鲁豫:啊? 米罗:不仅如此,我还告诉他们,我与老头之间的距离是210米。 鲁豫:这个你怎么知道?

[忽然,观众席一阵喧哗,鲁豫也突然察觉到什么,离开米罗,观众纷纷离席,捏着鼻子,退到门口张望] 米罗:(浑然不觉)落基山主峰当天的风速是12公里/小时,我从出招到老头跌落的周期是1分零3秒…(突然发现不见了鲁豫,观众席空无一人,连摄影师都跑得远远的,可摄象机还开着,变得十分愤慨)怎么这么没礼貌?!(停顿了一下,十分敬业地)现在是央视直播!你们大家就不能忍一忍嘛!

鲁豫:(远远地)你太厉害了!(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远远地问)可是你杀了人?!日本人毕竟还是人嘛。 米罗:问得好!后来下山时,我和米虎仍同坐一辆缆车。她说她的降龙十八掌可以做到。但是她不想杀人。这毕竟是在

加拿大,会被起诉,要坐牢的。我问,我会被起诉吗?她想了一会儿,说,不会。又补充了一句,还是你高,我服。于

是,我成了当年落基山论剑天下武功第一,被米虎、趴趴他们八人公推为武林盟主。 鲁豫及观众:哈哈哈哈。(鲁豫慢慢走回主持人位,观众也渐渐重新落座,有的女孩子还在空气中扇了又扇。) 米罗:(仍然敬业地)可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就对他们说,武林盟主就算了,正所谓英雄惜英雄,不如我们就在这落基山结拜为兄妹吧。我们不分大小亲疏,男的都称兄,女的就叫妹,有什么事呢,我负责联络、召集一下就好了,对外呢,我们就称“九君子”,大家看怎么样?天兄看看趴趴,大新看看远方,东边看看米虎,似乎想说什么,又无从可说。于是,我们“九君子”就立下盟誓:“外人乱我兄妹者,必杀之!兄妹乱我兄妹者,必杀之!”

鲁豫:啊?《投名状》?

米罗:我们杀了一个日本人,可不正是纳了投名状!

鲁豫:我是说,陈可辛的电影《投名状》。

米罗:(明白似的,不屑)哦,我们在落基山结拜时,这部电影还没开拍呢。

[突然,观众席上趴趴补充了一句]

趴趴:(淡淡地)他们侵权,我们就不追究了。

鲁豫:?

[米罗画外音]自从落基山论剑之后,趴趴果然成熟、稳重了许多。

米罗:(痛悔地)我本以为落基山结拜,大家以后就会亲如兄妹,不再你争我斗,大打出手。可是我又错了,大错特错了。

鲁豫:又怎么了?

米罗:从落基山回来之后,我发现每个人都难得有一丝笑容。他们从此不再轻易展现自己的武功,也不像从前那样争强好胜。这本来是件好事,可是每个人都变得怪怪的。首先是凌波仙子隐迹江湖,几乎有半年时间,我们无法知道她的任何消息和踪影。然后是东边兄离奇出走。趴趴呢,天天都说很忙,一个人整天关起门来画画。而大新呢,早已丢弃他的鱼杆,只是饮酒和做诗,诗歌里经常有远方的名字。而远方呢,突然跑回了国,据说仍然是一副公子哥的打扮,整日左搂右抱着如花似玉的

姑娘纸醉金迷。爱米呢,美丽的蓝眼睛再也看不到了,平日就下厨,不停地做各种煎饺、皮撒和大饼,周日就往教堂跑,后来干脆信了基督教,还写了一首歌《我的伊甸园》。天兄呢,不在家里呆着,一个人到处云游四海。 鲁豫:那米虎呢? 米罗:米虎倒没有太显著的变化。只是以前很爱吃荤的她,现在改成喜欢吃素了。尤其是喜欢吃大米。不像是米虎,反

而像米鼠了。

鲁豫:哈哈,为什么会这样?

米罗:因为有一天,他们终于发现,远方是女扮男装。[鲁豫好奇,想追问,米罗不给她机会,哀叹一声] 世间最执迷的,还不是一个“情”字! 鲁豫:(突然十分狡黠,而又好奇地)那,下了落基山之后,米罗有什么变化?[米罗正想回答,被鲁豫打断] 我问的不是你,是你的几位兄妹!(看着米虎、趴趴等人)

趴趴:(抨击)喜欢幻想!

米虎:(揶揄)整天瞎编故事!

新蓑笠翁:(烦)爱唠叨!

替天行道:(笑)病得不轻!

爱米:(虔诚)主啊,他还有救吗?

米罗:(浑然不觉,仍然沉浸在他的感动中,仰望上空,咏叹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鲁豫:哈哈哈哈。难道落基山论剑不是真的?

米虎:(笑)放屁是真的。

鲁豫:(疑惑地望着米罗)啊? [突然,一个人影从门口冲入,直奔上台,他一眼看见香案上的无弦琴,一把将琴抱在怀中,深情地叫道:“柔桑!”两行眼泪,居然顺着面颊,流了下来…]

观众:(大叫)陶渊明!!!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