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鲁豫有约演播厅

米罗:暗恋一个人,既是魂牵梦饶,消魂蚀骨,却又百转愁肠,黯然神伤。古人有云:“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今人有说,“幼嫩的肌肤受尽折磨”,而陶渊明先生在“十愿十悲”之后,却感叹“考所愿而必违,徒契契以苦心”,一语道出暗恋者可怜的自卑。 鲁豫: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米罗:很明显,就是幻想了很多次向自己爱慕的人去表白,这些幻想都是充满激情而美妙的,可是真要行动时,却由那可怜的自卑心作祟而顾虑重重。总是害怕表白之后不是自己所期望的结局,于是只好顾影自怜,自寻烦恼,自我折磨,自己把自己弄得很憔悴。 鲁豫:可怜的明哥,难道你就将这段感情永远埋藏在心底,没有去找过柔桑姐姐吗? 陶渊明:拥劳情而罔诉,步容与于南林。 鲁豫:米哥? 米罗:“拥劳情而罔诉”,是不是跟我从前讲的杜甫约会黄四娘《江畔独步寻花》七绝中的“无处诉说只癫狂”很像呢?不过陶渊明没有癫狂,而是一副愁容满面,疲惫不堪的样子。毕竟杜甫约会黄四娘,是在第二天,而陶渊明见到柔桑姑娘之后,已经狠狠折磨过自己一段时日了。“步容与于南林”,与刀郎的歌曲《大眼睛》中的“我就躲在你家门外的小树林”很像,看来陶渊明先生没事也会跑到柔桑姑娘住所南边的小树林里徘徊。我们想象这里有一座亭子,而陶渊明第一次见到柔桑姑娘,可能就是柔桑姑娘在“南林”这里的亭子里弹琴,当然,也可能是柔桑姑娘偶尔会到南林来散步,游戏。 鲁豫:明哥,为什么不直接去柔桑姐姐家里找她呢。跑到姐姐家南边的小树林里瞎转悠什么啊? 陶渊明:栖木兰之遗露,翳青松之馀阴。傥行行之有觌,交欣惧于中襟。

米罗:从这两句,我们可以看出,陶渊明去柔桑家南边的小树林,是在午后,太阳已经西移。而且,《闲情赋》的整个故事,已经有多处表明,发生在一个秋天。也就是在一个秋天的午后,陶渊明有去找过柔桑姑娘。也许他已经写了情书,约柔桑姑娘到小树林里见面,也可能他只是一次次跑过来,想撞撞运气。秋天的天气已经有些凉了,木兰在早上结的露珠,到了午后,还有一些残留在叶子上。而遮天蔽日的青松,洒落下的树阴,已经变得稀松班驳了。陶渊明就在这木兰和青松组成的树林里走走停停,有时候就坐在木兰边,或者靠在青松下。我估计他的眼睛却是在不停地四处张望,内心里既是十分紧张,惶恐,而又是十分期待和兴奋的。因为他总盼望着他朝思暮想的柔桑姑娘会突然出现。我估计这个时候,他的心都是在砰砰剧烈跳动的。“襟”,就是“怀”,而“怀”即指“心”也。 鲁豫:(兴奋地)那明哥,柔桑姐姐来了吗? 陶渊明:竟寂寞而无见,独想以空寻。

鲁豫:(猜到了)哎!我就知道是这样! 米罗:可不是,陶渊明先生极力抑制住自己那颗紧张跳动的心,在小树林里从午后一直等到日落时分,望眼欲穿,却仍然不见那美丽的身影。才知道自己是多么可笑、可悲而又可怜。所有的盼望和希冀,无论曾经是多么热烈,是多么痴迷,到最后,仍然不过是一场空。 鲁豫:米哥,你解释得好动人哦! 米罗:是吗?(望向观众席米虎、趴趴、爱米等人,米虎、趴趴、爱米纷纷点头) 趴趴:(与米虎、爱米交头接耳)他好象在讲自己的故事哎。 鲁豫:可是,明哥没说他一直等到太阳下山啊。 米罗:这是后话。 鲁豫:明哥,你等不到柔桑姐姐,那之后呢? 陶渊明:敛轻裾以复路,瞻夕阳而流叹。步徙倚以忘趣,色惨凄而矜颜。

米罗:陶渊明先生这句话就说得很明白了,他一直在小树林里徘徊,一会坐木兰边,看着残露发呆,一会儿靠松树下,望着天边。就这样等着,望着,柔桑始终没有出现,直到太阳已经开始西下,再也没有等到的希望了,他才开始站起来,拍拍屁股,提着衣禁,准备原路返回。从“敛轻裾”,我们可以看出,秋天的黄昏将至,天已经很凉,周围的草木上都是露水,他提着衣襟,以免衣服被露水沾湿。他的步履是沉重的,一边走,一边看着天边的夕阳而感叹,常常就又呆在那里,忘记前行。“趣”,通“趋”,是往前走的意思。而夕阳映照下的他的脸,更是凄惨而哀伤的。 鲁豫:(同情地望着陶渊明)明哥…你当时的心情,一定很难以形容吧? 陶渊明:叶燮燮以去条,气凄凄而就寒。日负影以偕没,月媚景于云端。鸟凄声以孤归,兽索偶而不还。悼当年之晚暮,恨兹岁之欲殚。

米罗:是啊,人的心情就是这样的,当你高兴的时候,看什么都感觉开心,当你悲伤的时候,身边的一草一木,都似乎跟着你落泪。所以杜甫有“感时花贱泪,恨别鸟惊心”之句。可这一句,毕竟斧凿的痕迹太明显,若跟陶渊明的这几句相比,自是又差远了。陶渊明写的是非常轻松而又清丽。有动有静,有声有形,草木、日月、鸟兽与诗人整个溶为一体,好象一段极具声色的电影画面。树叶从枝条上轻轻落下,似乎还听得见这落叶的声音。这就预告着秋天的天气,已经开始变得寒凉。我们也可以感受到,当时陶渊明的心情,跟着秋天的气节几乎是一样的。

在当时陶渊明眼中,山川万物都是无独有偶的,即便是天上似乎孤独的太阳和月亮,也有它们的影子做伴。“日负影以偕没,月媚景于云端”,即便是日落月升,太阳落山,也是携同着它的影儿,而月亮渐渐破云而出,也因为有月晕相伴,所以呈现出一副明媚可爱的样子。这句其实表达了陶渊明的爱情理想。可是转而呢,他却从现实的鸟兽中,看到自己的影子。“鸟凄声以孤归,兽索偶而不还”,鸟儿从天边飞回了树林,却哀鸣着,似乎失去了自己的伴侣,野兽呢,出去求偶,到了现在,都还找不到,也还没有回来。可见陶渊明把自己也比做那可怜的鸟儿和野兽了。他的心情差到了极点,也自卑到了极点,他的爱情发生在秋天,秋天还可以寄托他的爱情理想,而眼看秋天即将过去,寒冬即将到来,而寒冷的冬天将会十分漫长,可见他是多么的哀伤。他甚至在自己还是青壮年的时候,有了老了的感觉。他感到自己的心老了,当然他的心还没有死。 鲁豫:他可以不用这么被动啊,为什么不主动去找柔桑姐姐呢?  米罗:这里面,一定有一种宿命和无奈。  鲁豫:怎么讲?  米罗:因为《闲情赋》自这几句之后,就过度到对柔桑的怀念。自那个秋天的午后,陶渊明再也没见过柔桑。  鲁豫:为什么会这样?发生了什么事?  米罗:我只能推测,那是个战乱的年代。柔桑姑娘和他的哥哥到陶渊明的近邻家躲避战祸。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在洵阳呆多长时间。陶渊明与柔桑的爱恋,在一个秋天的午后,由于一场弹琴和知音的邂逅,偶然发生,可是双方却没有机会和勇气表白。当陶渊明在那个深秋的季节,终于决定约会柔桑的时候,他没有等到柔桑。后来,他才知道,柔桑已经跟着他哥哥走了。  鲁豫:难道都没有告别吗?  米罗:这就是兵荒马乱的年代,连爱情,都成为小老百姓们的奢侈品。可我们今天,人们却对珍贵的爱情,视而不见,或者轻易唾弃。  鲁豫:那无弦琴是怎么回事?  米罗:那个时候,没有电话、email,柔桑和陶渊明也没有MSN、QQ,这一走就是天各一涯,生离死别,终身音信杳无,正如苏东破词“十年生死两茫茫”。所以,我推测,柔桑把她最心爱的琴留下,托邻居转交给陶渊明。当然,也有可能,琴是陶渊明自己的,他为了纪念柔桑,学伯牙把琴弦拆掉了。但他为什么不学伯牙把整个琴都毁了呢?而是常常抱着那张无弦琴,所以,我猜测,还是柔桑送给他的,可能性大一些。为了描绘一段美丽的爱情,我们姑且就认为是柔桑送给他的吧。  鲁豫:这个结局倒也凄美。  米罗:是啊,只是连抱都没抱过一下,亲也没亲过一下,未免有些遗憾。  鲁豫:(脸红)啊?  米罗:不过做梦可以啊。  鲁豫:(不好意思地)明哥,你有做梦,梦见柔桑姐姐吗?  陶渊明:思宵梦以从之,神飘而不安。若凭舟之失棹,譬缘崖而无攀。

 米罗:呵呵。做梦都想梦见柔桑,这是自然的了。自从失去了柔桑之后,陶渊明常常在夜里,想做梦梦见她。可是这种事很奇怪,你越想梦见一个人,你越梦不到她。陶渊明总是想着柔桑的一颦一笑睡觉,想着自己受过的折磨和煎熬,反而怎么都睡不着,即使睡着了,睡一会儿又醒来,什么都没有,心中十分烦躁、惆怅。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呢?陶渊明描绘得很好,以至我们今天都可以体会他一千多年前的心情,“若凭舟之失棹,譬缘崖而无攀”,就好象乘船,船行到水中一半,船浆却不慎落入水中,而向上攀岩,好不容易快攀到顶了,伸手一抓,却发现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依托。整个人就呆坐在孤舟中,或者半吊在悬崖上,既失落,又迷茫,还惶恐不安。  鲁豫:恩,我能体会得到这种心情。明哥睡不着觉,就这样枯枯地坐一晚吗?  陶渊明:于时毕昴盈轩,北风凄凄。炯炯不寐,众念徘徊。起摄带以伺晨,繁霜粲于素阶。鸡敛翅而未鸣,笛流远以清哀。始妙密以闲和,终寥亮而藏摧。

 米罗:那个时候,已是子夜,窗外繁星满天,凄凉的北风刮着。陶渊明的脑子里全是柔桑,怎么也睡不着,干脆起来,穿上衣服,坐在那里等待天亮。可以想见,他枯坐了一会儿,披上了外衣,开了门,站在院落的门口,看到门口的阶梯上已落满了白霜。天还没有亮,雄鸡还在鸡窝里睡觉,没有听到鸡鸣,远远地却似乎听到一阵笛子声。这笛声远远传来,才开始悠扬、细腻、闲雅、平和、哀婉,可最后却变得十分嘹亮和悲伤。  鲁豫:(惊奇地)有人吹笛子?(安慰地)会不会是柔桑姐姐呢?  陶渊明:意夫人之在兹,托行云以送怀。  米罗:我们当然希望,这笛声是柔桑姐姐吹的。可是,这又怎么可能呢?连陶渊明自己都不相信。我知道,(看看鲁豫)你也是为了安慰陶渊明。其实,就连这笛声,也许都是陶渊明虚幻出来的。也许他什么都没听到,他却幻想着听到,就好象我们幻想着窗户上或者云朵中,有那个你思念的人的影子,可其实,什么都没有。“意夫人之在兹,托行云以送怀”,所以,陶渊明也自我安慰,幻想那个吹笛子的人就是柔桑,但是他也知道是自己在欺骗自己,于是,把自己美好的思念,寄托给天上的浮云,让这浮云把自己的爱慕和思念带到天边,送到那个吹笛子的柔桑身旁。  鲁豫:哦。这种情感,是多么美好。  米罗:是啊。所以我说,人性也有美好的时候,或者美好的地方。陶渊明在这里,就体现了一种“人性之美”。  鲁豫:我同意。(看陶渊明)往后的岁月,你是怎么度过的呢?你现在还很怀念她是吗?  陶渊明:行云逝而无语,时奄冉而就过。徒勤思以自悲,终阻山而带河。迎清风以祛累,寄弱志于归波。尤《蔓草》之为会,诵《邵南》之馀歌。坦万虑以存诚,憩遥情于八遐。

米罗:时间可以让人淡化一切伤痛。当然,说忘记伤痛,那是自欺欺人。但,渐渐变淡,不再像从前那样痛苦,那样憔悴,那样无以自拔倒是真的。有些东西,是绝望的。经历过绝望之后,生活还是会回到有希望的路上。陶渊明也是一样。他把美好的祝福,寄托给天上的浮云,浮云随着风儿飘向远方,当然不会有任何回音。我们就在这样傻傻的幻想和自我安慰中,默默地疗伤,而时光,岁月,就在这个过程中悄悄溜走了。经历一个漫长的痛苦、彷徨、挣扎的岁月之后,回头来看往日的情感,我们的心会变得沉静很多。我们知道,这样苦苦得思念,这样凄凄的悲伤,是徒劳的。你与你思念的人,早已是分属两个世界,你们之间,又岂仅仅是山川路途的阻隔?人世间,有很多界限,地理的,心理的,伦理的,法理的,你无法逾越。所以,何不呼吸一下这远方迎面扑来的清风,让自己焕然一新,把那些脑子里让自己脆弱无助的杂念,全部倒到江河之中,付之东流。

当然,闲暇时,我们也可以唱唱《蔓草》或者《当你孤单你想起谁》、《无言的结局》等情歌,幻想一下两个人在某个田野,某条山路,某座城市,某个街道,或者只有你们两人才知道的某个公园,某个草坡偶尔相遇。这些幻想其实都无所谓,只要你感觉心安,甜蜜即可。因为存在就是合理的。正确的态度或者方法,就应该是把你所有的各种乱七八糟的杂念也好,情欲也好,幻想也好,不要压抑在你的心底,而应把它们通通坦露出来,告诉你的知心朋友也好,写在日记里也好,只有完完全全的倾诉、发泄之后,你才可以回到一个真诚、美好、善良的正常的积极的状态,而从那种无休止的仇恨、愁苦、郁闷中解脱出来,把这些负面的具有破坏性会影响你的心态阻碍你人生的思绪,全部抛弃到那四面八方的荒凉之地吧。 鲁豫:米哥,你加入了很多个人的感悟吧? 米罗:是啊。陶渊明的意思没有这么深,只是我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引申吧。他本来的意思,是碍于封建士大夫写什么文章都要有助于讽柬的风气,所以最后这几句,是在前面描绘了许多放荡思绪后,“终归闲正”。“ 尤《蔓草》之为会,诵《邵南》之馀歌”,字面意思是,谴责《诗经.野有蔓草》那样的男女在田野间的邂逅相会,而要像《诗经. 邵南》里那样,男女之间要恭敬有礼。可是有一点我不明白。 鲁豫:什么不明白? 米罗:《诗经.召南.野有死麕》几乎是诗经里最淫荡的一首诗,相比之下,《诗经.野有蔓草》就委婉、含蓄很多,可陶渊明为什么要“尤《蔓草》”而“诵《邵南》”呢? 鲁豫:(脸红的)《诗经.召南.野有死麕》说什么了?

(欲知后事如何,请读者自己分解)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