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鲁豫有约演播厅

鲁豫:(脸红的)《诗经.召南.野有死麕》说什么了? [米罗正要回答,一直默然不语的陶渊明凑了过来,问了句米罗什么,米罗回答后,陶渊明大惊] 陶渊明:桓玄必反!(抱着无玄琴匆匆走了) 鲁豫:明哥!明哥![陶渊明没有回头,一去不返]米哥,这是怎么回事? 米罗:这个不好说。总之陶渊明知道了充气娃娃是怎么回事,他从桓玄自己享用之后再献给皇上的行为,认为桓玄对皇

上不忠不敬,割据一方,手握重兵,必有反心,匆忙赶回京都建康了。 鲁豫:哎,一场充气娃娃引发的血案。既然历史无法改变,我们就不管它了。米哥继续给我们大家再讲讲《蔓草》和《

邵南》吧。 米罗:No problem! 我们先来看看《诗经.郑风.野有蔓草》。请看大屏幕!(示意后台播放)

[大屏幕] 黄河北岸的黄土高原,千沟万壑,草木零落,一望无际。这广漠的黄土地,只能用“贫瘠”两个字形容。这是一个初春

,天高无云,画面中,一条羊畅小道从黄土高坡,七绕八绕,一点点倾斜、蔓延到地势最低洼处的黄河边。羊肠小道的

尽头,远远地走来一个人影,随着镜头拉近,我们清晰地看见他是一位打着背包,迈着矫健步伐的英俊的八路军战士。

他就是从延安来陕北民间采集民歌信天游的文艺工作者顾青同志。他的上衣口袋插着一只钢笔,塞着一个小本本。一路

上,一听见有人唱歌,他就会立即掏出小本本,抽出钢笔,把那震撼人心的歌词和曲风记下来。他听说,这个地方,有

一位“人间鸟”,是这个地方最会唱歌唱歌最好听的人。他在寻找这位人间鸟。 画面切换到羊肠小道在黄河边的尽头,穿着大红碎花布衣的翠巧,赤足站在靠近岸边的黄河水中,她淌了淌脚,河水泛

着波光。她找了个水清一点的地方,弯下腰,开始一瓢一瓢将黄河水舀入身边的木桶中。我们开始听到她美丽的歌声,

清脆嘹亮地向鸟儿的鸣叫,飘向远方。 顾青听到女子美丽的歌声,一脸兴奋,赶紧掏出小本本和钢笔,顺着羊肠小道而下,加快了脚步。一会儿,歌声停止了

。翠巧挑着水桶,一摇一晃地从画面的另一端走来。我们看到大眼睛、大胸脯。等她走过画面后,我们看到大辫子、大

屁股。在陕北这样一个贫瘠的黄土地上,也能生养出这样一个漂亮的少女。 画面中,转过一道拗口,英俊挺拔的八路军文艺工作者顾青,和丰乳肥臀的陕北农家女翠巧,远远相遇。羊肠小道,只

容得下一个人的脚步。顾青抬着头,大步流星,翠巧低着头,挑着水桶,迈着碎花小步,终于顶到顾青同志挺拔的胸前

。顾青同志忍不住看了看翠巧起伏的胸脯,脸微微一红,呼吸急促。翠巧轻轻地抬起头,一双亮丽的大眼睛,看着紧张

的顾青同志,忍不住扑哧一笑。 顾青:姑娘,你唱歌真好听。 翠巧:比我会唱歌的姑娘多着呢。 顾青:听说这里有个“人间鸟”,是这里唱歌唱得最好听的,你知道她在哪儿吗? 翠巧:你让开,我正挑水呢。 顾青:姑娘,你一定知道,快告诉我吧。 翠巧:你到底让不让开啊? 顾青:你快告诉我吧。 翠巧把水桶放下,舀了一瓢水,嗔怪地向顾青脸上泼去。顾青赶紧闪在一旁避让,可是胸口的衣服还是给弄湿了。再看

翠巧,她已经挑上担子,一摇一晃着大辫子和大屁股走了。 顾青:姑娘,你还没告诉我呢! 翠巧:(回头)你如果遇到一个姑娘,泼你一瓢水,那就是了。(说完咯咯地笑) 顾青定定地站在那里。看着翠巧美丽的背影,走向远方。远方渐渐再一次飘来美丽动人的歌声。顾青恍然大悟,愉快地

向翠巧的背影追去,两人渐渐消失在画面的尽头。 [大屏幕画面结束,恢复为白幕]

观众:(唏嘘)哦。。。 一观众:(站起)这是陈凯歌的开山作《黄土地》! 米罗:不。这是《诗经.郑风.野有蔓草》。(开始吟诵)  

野有蔓草,零露漙(tuán)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野有蔓草,零露瀼瀼(ráng)。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zāng)。

鲁豫:米哥,这首诗是什么意思呢? 米罗:就是大家刚才看到的顾青和翠巧的不期而遇。不过,诗里的故事发生在一个早晨的田野,田野间是茂盛的青草,

草叶上带着甜美圆润的露水。远远地,从田埂的一端走来一个美丽的人儿,眼睛清澄、明亮,婉转、动人,她

正是我所渴望的那种女子。我们俩相对走来,渐渐在田埂中相遇。看得出来,她也很喜欢我。难道这不是天作的巧合吗

?于是,我俩就一前一后,走到田野间的青草地,两人一起好了。 观众:(急道)怎么个好了?怎么个好了? 米罗:(淡淡一笑)此处省略五千字。 观众:哈哈哈哈。 米罗:也就是说,《诗经.郑风.野有蔓草》描绘的男女相会,还是很美好,很含蓄的。就好象陈凯歌同志的《黄土地》

。 鲁豫:(急切而又脸红的)那《诗经.召南.野有死麕》呢?! 米罗:(笑笑地看了鲁豫一眼)好,我们现在再来看《诗经.召南.野有死麕》。请看大屏幕!

[大屏幕]  浓烈的金秋时节的画面中,是超过人高的一望无际的红高粱。[有观众叫道:哈,是张艺谋的《红高粱》!] 他爷爷光着

上身,青筋暴露,双眼如电,喘着粗气,抱着他奶奶,像一头发狂的野牛一样冲入高粱地。一条大毛狗,跟着他爷爷冲

在后面。镜头剧烈晃动,茂密的金黄色高粱,一根根迅疾折断,倒下,被踩在地上。画面中充斥着大毛狗的狗叫声,他

爷爷急促的喘气声,和他奶奶丰满乳峰的起伏声。从远上空镜头,我们看见他爷爷已经把他奶奶抱到了红高粱地的中间

地带。一阵阵秋风吹来,红高粱跟着秋风连绵起伏。他爷爷把他奶奶放下来,将周边的红高粱铲断,腾出一块刚好可以

容下两人伸展的空间来。从上空看,这是个绝好的藏身之所,除了电影观众外,没有其他任何人可以发现他们的地方。  一个粗壮的男人站在红高粱地中间,双眼喷活,呼吸急促,一个丰满的女人,穿着碎花布衣,躺在高粱地上,

望着男人,胸脯剧烈起伏,一条大毛狗,跟在男人身边,在地上兴奋地嗅着。  男人立即扑到女人的身上,用舌头吃着女人的耳朵、下颚和脖子,双手在女人的身上一阵胡乱的摸索,把女人

压地喘不过气来。  女人:哎!慢一点,别那么猴急!  男人的动作稍稍放缓了些,开始轻轻地舔,双手在女人身上自上而下慢慢的摸索。当他摸过胸部以下红衣纽扣

的地方,他突然抓住衣襟,就欲撕破。  女人:哎!不要撕破我衣服!  男人松开手,开始解女人的纽扣。一旁的大毛狗在地上嗅着嗅着,嗅到女人的脚跟前。男人一脚将大毛狗踢开

,大毛狗一声惨叫:哇敖!  女人:哎!不要把狗弄叫!小心人听到了!  大毛狗黯然神伤,掉转狗头,一步一摇走出高粱地,狗身后,传来一阵阵男欢女爱的呻吟声。这声音越来越小

,掩饰在漫漫的红高粱和掠过高粱地的秋风中。大毛狗伫立在高粱地外,掉转狗头,回望高粱深处,两只乌溜溜的眼神

十分失落。 [大屏幕结束。大新和天兄鼻子上都是两道鼻血,趴趴,米虎,爱米脸上一片潮红。现场一片安静。鲁豫盯着画面已经结

束的大屏幕发呆,手中的麦克风还举在胸前。] 米罗:(打破平静)这就是《诗经.召南.野有死麕》了。(开始吟诵)  

野有死麕(jūn),白茅包之。有女怀春,吉士诱之。 林有朴樕(sù),野有死鹿。白茅纯束,有女如玉。 舒而脱脱兮,无感(hàn)我帨(shuì)兮,无使尨(mánɡ)也吠。

[鲁豫仍在发呆,米罗只好继续解释] 米罗:这是发生在部落社会的男女求爱故事。男人在荒野中射杀了一只獐子,用白茅草把獐子肉紧紧包好。他的心上人

,是位已经到了春心萌动季节的少女。于是,男人把包红的獐子肉送给她,以获得她的欢心。男人又在小树林里射杀了

一只野鹿,用白茅草把一块块鹿肉捆扎好,送给这位美丽的少女。少女终于动心,和男人一起偷偷跑到小树林的灌木丛

里打野战。男人显然太粗暴,太猴急,女人有些嗔怪。  “舒而脱脱兮”就是你慢慢来,斯文一点,别那么猴急的意思。“无感我帨兮”中的“感”通“撼”,“ 帨”

是围腰、围裙,意思其实就是别把我衣服弄破了,呆会儿我还要见人呢。“无使尨也吠”中的“尨”是一种大毛狗,很

显然,意思就是别把狗弄叫,小心让人听到了。  米虎:(幽幽地)真地是很黄、很暴力啊。  米罗:是啊,所以,我不明白陶渊明为什么要“尤蔓草”而“诵邵南”。 同样是男女私会,《野有蔓草》描绘

的是十分含蓄,一句“适我愿兮”,“ 与子偕藏”就点到为止了。而《野有死麕》呢,却生动地描绘了整个狂乱的过程

,这个过程直到今天,我们在《色,戒》梁朝伟和汤唯的表演中还可以看到。“别那么猴急”,“别弄破我衣服”,“

小声点,小心让人听到了”,可谓男女偷欢中女人心声的“三个代表”。  鲁豫:为什么呢?你有什么解读呢?  米罗:我也不知道。我只能说陶渊明非常率真和大胆。到了今天这个年代,汤唯出演《色,戒》还会受到国家

广电总局的封杀,我们想想在一千六百多年前的那个时代,陶渊明的《闲情赋》可谓是对男女风化的一种公然的挑战。

他表面上遵守人理常伦,内心里却可能十分痛悔。一个暗恋者,因为自己的自卑,因为迫于男女之防和别人的眼光,放

弃了对爱慕的人的表白,他可能总是寄希望于会发生像《野有蔓草》那样的故事,希望生命中有一天不期而遇,就像陶

渊明在《闲情赋》中只会“步容与于南林”,“傥行行之有觌,交欣惧于中襟”,而不是直接去找柔桑姐姐告白,留下

终身的遗憾。当永失所爱之后,回过头来,你可能会说,假如上天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就会像《野有死麕》中的猎

人那样勇敢、热烈、洒脱,用白茅草捆了獐子肉、野鹿肉去引诱自己心爱的姑娘,把她带到家外的小树林里亲热、疯狂

。其实,这正是暗恋者深深的渴望。只是千百年来,中国关于男女的教化,男女之间不敢光明正大地表白自己的爱慕之

情,从而扼杀了多少美丽的爱情,而又造就了多少的终身遗憾啊。

鲁豫:这是米罗的解读。至于明哥的本意是什么,这可能是个永远的秘密了。但我想,我有一个观点,《闲情

赋》具有叛逆的意味。表面上是说要大家放下自己的各种杂念,终归闲正,可实际上呢,是从这样经历的告白中,告诉

大家,心里喜欢一个人,要大胆地袒露出来。不要像明哥那样,酿成终身的遗憾。好,本期访谈—陶渊明和《闲情赋》

,到此结束。米罗你可以回去做你的春卷了。谢谢趴趴、米虎的精彩表演。谢谢加国九君子,谢谢大家。下期再见!    [米罗走下台,与趴趴、米虎、爱米等亲切握手和拥抱,走出演播厅。观众席一片混乱。现场渐渐响起音乐《难

忘今宵》。 前排一观众起身,座位上留下一张报纸。鲁豫一看,《加拿大都市报》。头版头条是对“艳照门”事件的报道。新闻导

读栏有一条新闻标题:“阿娇”和“冠希”已被抢注为性保健品商标。 鲁豫立即上前抓起报纸,翻到该新闻页,读道:“阿娇”和“冠希”已被加国无忧“九君子”创意广告有限公司抢注为

性保健品商标。该公司与国内一家性保健品厂商合资组建“充气娃娃网”有限公司,为第一大股东,向大中华地区和欧

美市场推出“阿娇”牌充气娃娃。这一产品在上了《鲁豫有约》节目之后,在市场上获得巨大成功,“‘阿娇’牌充气

娃娃,皇上很喜欢”成为2008年新的流行语。据可靠消息,该公司近期将进一步推出“冠希”牌猛男神油…… 鲁豫一屁股跌落在座位上。]   [剧终]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