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上帝用七天创世纪这个“创造”过程,非常之完美,几乎就是所有伟大创造心路历程的一个成功典范。

(1)

第一天,完全是因为上帝的灵感。他的灵一直行走在黑暗的渊面,时间一长,总觉得到压抑,似乎需要什么。突然灵光闪现,需要光明。于是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创造了“光”。

从这一天起,上帝就树立了第一个价值标准:光明之于黑暗,光明是好的。

(2)

第二天,有了光以后,光和暗分开,上帝看这种“分明”很好,“看”到空气和水份夹杂在一起,不满意,于是也想“分”,空气和水份分开,成为“天”和“地”。由于第一天的“光”和“暗”,并自然形成“白天”和“黑夜”。

从这一天起,上帝“划了界”,一个初级的“世界”形成,有光和暗,天和地,空气和水,白天和黑夜,一切界限分明。上帝在第一天造“光”的灵感之后,第二天开始有了比较清晰的标准和意图。

(3)

第三天和第四天,是整个“世界”创造的主体部分,即上帝分别把“地”和“天”当做展开的画布,分别进行“划分”和“点缀”,让世界(环境)变得美丽和丰富。也就产生了又一个价值标准:“美”。“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人却不知,这源于上帝。

第三天,上帝的灵在空中俯视“地”,觉得这里是整个布局的“重点”,于是继续“分界”,把水全部集聚起来,形成“海洋”和“陆地”。“海洋”感觉充实,“陆地”比较贫瘠,于是上帝在“陆地”创造青草、树木、菜蔬和花果。这个时候,整个大地看上去就非常“美好”。

(4) 

第四天,上帝觉得大地已经挺好了,“看看”“天”,相比于大地,“天”变得很空,那缺少什么呢?上帝首先是觉得缺少“温暖”,因为第一天造的“光”只是光,并没有“热”。于是上帝造了“日”。但是矛盾产生了,太阳不仅有“热”,还有“光”,上帝看“白天”和“黑夜”挺好,如果太阳一直在天上,那“白天”和“黑夜”就被抹杀了。于是上帝为黑夜另外创造了“月”,“温柔”,既有亮光,又不破坏“黑夜”。上帝让“日”“月”交替,于是“时间”也清晰地在“空间”里体现出来了。所以说,太阳和月亮是两个大灯泡,也是两个大钟。我们人类的灯泡和钟就是模仿太阳和月亮造的,其实也就是模仿上帝的创造。好,白天,太阳照耀大地,大地一片富饶和美丽,上帝很满意,可以到了夜晚,大地上什么都看不见,上帝不是白创造了陆地和海洋,花果、草木吗?没关系,上帝想到了在“天空”做文章,“天空”只有一个“月亮”,肯定不够美,于是上帝创造了“星星”。“星星”还会闪,“众星捧月”,非常漂亮。“日月交替”时,“早晨”和“傍晚”也自然产生了。

以前的“世界”是静止的,上帝造了日月之后,看这种“变化”是好的,于是让陆地上的植物生长,跟随日月变化,发芽、生长、开花、结果,一年四季,生生不息。

以上可以看出,上面第三天和第四天是上帝非常蓬勃和旺盛的“喷井”似创造,几乎是一气呵成,灿烂、辉煌。上帝是用“美”的标准在创造。而陆地的生机勃勃,海洋的广阔,太阳的温暖炽热,月亮的温柔,群星的闪耀和衬托,都给上帝一种很“美”的感觉。

似乎都了这里,一切创造都很完美了,该结束了。可是,恰恰很重要很细微的一点,让这个创造得以继续。那是什么?

就是上帝造了“日”“月”,“日月的更替”让世界“动”了起来,“早晨”和“傍晚”,“春、夏、秋、冬”自然体现出来。草木开始发芽、生长、开花、结果。整个“世界”“动”起来了。哈哈。上帝看“静止”是一种美,“生动”更是一种美。于是,从这一刻起,“生命”的迹象开始产生。

(5)

于是到了第五天,老实说,这一天是上帝最苦恼的一天,总觉得该创造什么,但又不知道该干什么。我们创造都会遇到这个阶段,经历第一次创造高潮之后,情绪减退,觉得暂时好像枯竭了。这个时候怎么办呢?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就是不要强迫自己。出去踢球,上网聊天。总之让自己感到“轻松”、“自由”,然后第二次“灵感”就闪现了。如果你抓住了这一“灵感”,你的创造就会掀起新一股高潮。所以,这个“轻松”和“自由”很重要。上帝的灵很“轻松”、“自由”的行走在“天空”和“水面”。于是“灵感”产生了。在天空和水里,造个“什么”像“我”这样“轻松”和“自由”。后来我们知道,那就是“游鱼”和“飞鸟”。“游鱼”有鱼鳍和鱼尾,“飞鸟”有翅膀,它们的身体都具有最大限度的“自由”的特征,让它们可以“自由”得“浮动”在水面或空气中。这是一个巨大的突破。但从量来看,相比于第三天第四天的创作之丰富,真的是微不足道,但从质上看,却是一个“飞跃”。“鱼”和“鸟”成为世界上头两种能“动”的“植物”,简称“动物”。居然能动,上帝要让它们控制“速度”和“方向”,于是给了它们基本的灵:“驾权和驱动”,即至少你能控制自己的“躯体”,这成为“游鱼”和“飞鸟”的本能,生物学家称之为“习性”,其实生下来就会的,你不教它,它有一天也会。生物学家真是“多虑了”。

所以,第五天,上帝树立了一个很美的价值标准,那就是“自由”。它是伴随生命的产生而产生的,所以,“自由”或对“自由的追求”,或“对不自由的抗争”,成为一切生命的天性和本能。另外,“日”“月”的创造,让他知道,有一种“分明”,还叫“主次”。“日”“月”分别成为白天和黑夜的主宰,大地和群星成为陪衬。

(6) 

第六日,有了“生命”和“主次之分”之后,上帝似乎看到一个全新的世界,他再一次无抑制地爆发了,用自己全部的激情和爱去创作。于是,他再一次把目光投向“陆地”。“海里有游鱼”,“天空有飞鸟”,“陆地上应该有什么呢?”一开始上帝创造了“爬行动物”和“昆虫”,为什么?受到想象力的限制。“爬行动物”是在“游鱼”的躯体上创造的,增厚了鱼甲,并把鱼鳍变成四肢,鱼尾变成了尾巴(其实,后来上帝才觉得,这个尾巴可要可不要)。而昆虫呢?是在“飞鸟”的基础上创造的,体积都很轻,有些还有翅膀,可以飞,比如飞蛾,蝴蝶,但是除了翅膀呢,把腿大大强化了。昆虫可以有好多条腿,毕竟是在陆地生活,靠“爬”的,可以理解。在陆地,没有腿是难以想象的。所以上帝让蛇失去腿,用腹部行走,做为对它的惩罚,这是后话。也就是说,这个时候,上帝的创造意图很清楚,天空的鸟呢,最基本是要有翅膀,海里的鱼呢,最基本的是要有鱼漂,而地上的动物和昆虫呢,最基本是要有腿。

爬行动物和昆虫模仿鱼和鸟的样子造出来了,显然“畸形”,上帝肯定不满意。“什么玩意儿?”“我就这水平?”于是进一步在图纸上画来画去,在“有腿”和“有尾巴”这个基本构想上,创造了“走兽”,并在它们之间分了“主次”,虎吃狼,狼可以吃狐狸,一个比一个厉害。并让它们有了“生死”。可以看出,上帝没造陆地上的“走兽”之前,鱼、鸟、爬行动物的寿命是非常之长的,上帝并没想到让它们“死”,可以有了“日月交替”,“四季变换”,“主次之分”后就不一样了。“有生必有死”,说这句话的,第一个一定是上帝。于是第六日,“生”和“死”也就这样创造出来了。动物有了“求生”和“逃避敌害”的本能。

最后,上帝看着这一切,山川、日月,陆地、海洋,草木、花果,游鱼、飞鸟,昆虫,野兽,日月更替,星汉灿烂,四季变换,一切都像宇宙那么和谐、有序,实在太完美了。

上帝认为自己的创作到此真正结束了。可是,看着这亲自创造的一切,他由激情澎湃,到淡然,最后变得失落。为什么?寂寞,孤独。他爱他创造的天地、自然、万物。但是居然没有读者,没有观众,没有“谁”和你分享这份快乐,也没有“谁”给你也崇拜和赞美。“为什么不创造一个和我类似的东西?”

想到这,上帝豁然开朗。上帝没有形迹,但是他要打造一个最完美的躯体。上帝给他们一个名字叫“人”。上帝要让“有限”,“有生死”,于是把他固着在陆地。在“走兽”的躯体上,他要创造“人类”。他创造的那些“野兽”里,哪类看上去最顺眼呢?最后上帝的目光集中在猿猴身上。由于长期在树上生活,它们的前肢逐渐变化为“双手”,而下地后后肢可以站立,变成“双腿”,整个身体立了起来,可以清晰地看到胸部和脸。上帝觉得很“美”,于是在这个基础上创造了“人”并取名叫“亚当”。

既然是造跟自己类似的,上帝没有形迹,是一个灵,于是上帝把自己灵的一部分放到亚当的身体中,于是人除了像“游鱼”和“飞鸟”控制身体速度和方向的本能,有了昆虫和野兽“求生”和“逃避敌害”的本能,最重要的是,有了灵魂。

这个灵魂是上帝的一部分。所以从人产生的一开始,人就有了光明、界限、美、自由、温暖、温柔和爱这一切感受。而最些感受中,最重要的就是“自由”和“爱”。

于是,上帝把亚当当自己的孩子,爱他胜过他创造的一切。他把亚当带到伊甸园,让他做这个世界的主宰,连所有的动物都要走过来,由他来命名。上帝,要让人类分享自己的快乐,感叹造物主的伟大。上帝感到无比满足,赐给人类无限的自由和爱。上帝爱屋及乌,知道亚当会孤独,没人分享他的快乐,于是用他的一根肋骨创造了夏娃。

上帝在伊甸园竖起生命之树。那是他对这个创造的智慧记录。他创造了人类,但人类必须“有限”,无法超越上帝。他叫亚当和夏娃不要靠近生命之树。

(7) 

第七日,上帝感觉非常满足。于是休息了。世界上最伟大的创造,“创造了这个世界”,就此结束。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