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有人问我黄梅和黄梅戏有没有关系,我的回答是有关系。

我估计是七仙女下凡,看见帅哥董永种田,将老父放田间大树下细心照顾,非常喜欢,都想将他占为己有。

烈日当空,一边七姐妹争持不下,一边董永父子却在到处找水喝。

最小的七仙女冰雪聪明,给了个good idea,六姐妹听了都满心欢喜,于是玩了个危险性游戏:七姐妹变成七颗黄色的梅子,挂在树上,引诱帅哥,帅哥看见了,必定来摘,谁先落他手心里,谁就嫁给他,其她六姐妹不许抢,还要帮助她。

愿赌服输!

之所以变成黄色,除了她们是生在帝王家,更重要的是,黄色特诱惑。

董永找不到水喝,在树下急地团团转,突然,树上掉下一滴蜜汁,打在董永脖子上。董永以为树上有水露,大喜过望,抬头的同时,摊出双手,想接住更多。

一颗亮澄澄的黄梅从枝叶间落下,正中他的手心。董永惊喜,正欲剥皮送给老父吃,黄梅却突然不见了,眼前站立着个美仙女。

“臭流氓,一上来就脱人家衣服!”七仙女嗔道。董永父子正诧异,树上的六个黄梅也不见了,眼前多了六个美仙女。

“七妹,人家还没来摘,你就自己落人家手心里,不算!。”众姐妹不爽。

“我是说的‘谁先落他手心里,谁就嫁给他啊’。”七仙女辨道。

“女孩子不该这么主动的!”一姐妹叫道。

“我喜欢,要你管!”七仙女毫不退让,“总之,这个男人我要定了,你们谁也不许和我抢,最重要的是不要告诉Dady和Mammy。”

六姐妹面面相觑。

“好姐姐,我求求你们了!”小七又在耍可怜。姐姐们心疼了,纷纷叹气,抚摸着小七的头说,“妹妹你是幸福了,姐姐们就可怜了。”

董永看了半天,方才醒悟,“原来是众位姐姐变黄梅,戏耍于我啊?”

七仙女:“耍你又怎么样,这就叫‘黄梅戏’,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给我老实点。”

董永:“我喜欢温柔的女人。你太霸道了。”

众姐妹呵呵地笑,“七妹,这姐姐们可帮不了你了。”

七仙女突然温和下来,眨眨眼睛,一副很温柔很可爱的样子,“相公,听我一支歌,看我温柔不温柔。”说完,抬起纤纤细指,舞动婀娜腰肢,巧笑着唱道: “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 绿水青山带笑颜。 随手摘下花一朵, 郎君与我戴发间。 从今不再受那奴役苦, 夫妻双双把家还。 你耕田来我织布, 我挑水来你浇园。 寒窑虽破能避风雨, 夫妻恩爱苦也甜。 你我好比鸳鸯鸟, 比翼双飞在人间。 ”

董永怔怔地站在那里,听得最后一句,七仙女已依偎在他的怀里。其她六姐妹终于忍受不了,纷纷飞上天空,深情回眸,一甩衣袖,向天边灿烂的云霞飞去。

董永和七仙女卿卿我我,你捏捏我鼻子,我揪揪你脸蛋,等看够了夕阳,回过头来准备收拾田具归家,才发现老父已渴死在大树下。

不过他的嘴角挂着满足的微笑。

董永和七仙女将老父安葬,过上男耕女织的美好生活。他们常常在田间的黄梅树下嬉戏。田野间也常常传来他们动人的歌唱。山哥哥、水妹妹们都喜欢模仿这个调调,称之为黄梅调,把这种有故事有情节有歌唱的调情活动,称之为黄梅戏。

经过几代的男耕女织,郎情妾意,黄梅戏就这样流传开了。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