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你有完没完啊,这么久还不让人下海盗船,不要以为你会编会写就了不起,你可以去多大罗嗦系读博士了!”

说这话的是爱米。 

我知道海盗船上的姐妹们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这个世界上,美,对女人,是一大产业。如果我能发明一种镜子,让照镜子的女人看到的始终是自己最年轻最美貌的样子,我一定会成为亿万富翁,并被全世界的妇女同胞们愉快地唾弃为“尘世间最大的骗子”。 

话还没说完,趴趴已经抓住绳子,身手敏捷地梭了下去,脚尖刚着地,两脚一软,就扑倒下去。众人正自惊疑,突然趴趴不见了,地上却是一个婴儿,在那像“小阿”一样爬来爬去,她突然坐地上,回过头来,两只眼睛盯着大家,嘴角吐着吐沫,张开嘴就要大哭。

“你们看趴趴这缩骨神功缩的。”米虎说。

“不,这不是缩骨神功。趴趴已经回到1983,我七岁的那年。1983年的趴趴就是这个样子。”

“啊?”众人大惊。

“我们在海盗船上,是2008,只要脚一沾地,就是1983。趴趴已经下了,我们大家,一个接着一个下吧。”

众人在海盗船上推来推去,脸上惊恐不安。

“我来!”

大家一看是米虎。

米虎在掌心中吐了口唾沫,搓了搓双手,平复一下紧张的心情,深吸一口气,抓抓绳子一溜烟梭了下去。

众人急忙趴船弦边往下一瞧,一个扎两马尾辫穿碎花布衣的大眼睛未成年美少女正一脸兴奋地向海盗船招手。

“这就是1983年的米虎。”

“哇!”海盗船上的女士们炸开了锅。

“大家抓紧,我们落地后,有两个小时的时间,仍然保留现在的记忆,看得见这悬挂的绳索和海盗船,可以通过绳子爬回海盗船。两小时一过,就会丧失现在的记忆,绳子和海盗船将在你的世界消失,而你将永远留在我家乡的1983。”

“怎么到哪里一日游,都这么赶啊?”

爱米说着,开始走到绳索边。丁香、阿妍、浪石、小树、jane、百合、凌波、远方、心漪、妩媚、Alex15、爱心、江南、无墨、冰心、飘飘、阿芸,个个掩饰不住紧张和兴奋,重新互相打量着对方。他们一个个走向爱米,给爱米以亲切的拥抱。 大新、天兄、王子、冰峰、晨宇、U-turn也过来和爱米握手。

我打了个响指,“Go!”

爱米身子一震,抓着绳子往下瞧了眼,却不见下去,突然又回过头来,好象自己刚刚戴上港姐桂冠似的,兴奋地直欲哭泣,和海盗船上的姐妹们,再一次深情地拥抱,又像国家领导人一般,与各位帅哥再次一一亲切握手。然后绕场一周,向海盗船上的兄妹们挥手致意,完毕,昂着头,挺着胸,回到船边,再次抓住绳索,猛回头,大义凛然的样子,就像即将慷慨就义的江姐。

“下去吧!”我一脚揣在爱米屁股上,爱米立即施展出一招华山派的“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脱离手中的绳索,在空中做了个漂亮的抛物运动后,扑向大地的怀抱。

“我到多大罗嗦系读博士,你可以去多大磨蹭系读博士后了!”

大家立即奔船弦边,往下一瞧,地面上,紧紧贴着一个穿喇叭裤的小女孩的背影,摆出一个大字型。过了一会儿,小女孩终于支撑着地面,转过身来,充满憎恨地望向海盗船,两行鼻涕不觉流了下来。

“哇!好美啊!”

“哇!太棒了!”

海盗船上的女士们一片欢腾,好象刚刚获知北京拿下2008奥运主办权。

丁香、阿妍、浪石、小树。。。一个个再也不矜持,互相推推攘攘着纷纷要抢着下海盗船。一个个抓住绳索后,一溜烟就梭了下去,身手敏捷地就像美猴王。

海盗船下,两个未成年美少女米虎和爱米,手牵着手,笑意盈盈地看着。丁香下来了,变成一个穿浅红色衣服的小女孩,米虎和爱米走上去和丁香拥抱。

接着是阿妍。她打扮得很时髦,戴着一副蛤蟆镜,上衣也不扣纽扣,只把两只衣角在腰前扎了个蝴蝶结。

“小阿都长这么大了!”大家在海盗船上一起为阿妍鼓掌。

浪石、小树、jane、百合、凌波、、远方、心漪、妩媚、Alex15、爱心、江南、无墨、冰心、阿芸一个个都接着下海盗船,每一个人一下海盗船,看到她少女的模样,都惊异地为她鼓掌。这掌声有的大有的小,才开始在海盗船上最响亮,后来渐渐转到地面上来。

海盗船上只剩下飘飘姐一位女士和各位男士。大新、天兄、王子、冰峰、晨宇、U-turn趴船弦边,兴奋地指指点点。放眼望去,除了趴趴被抱在米虎怀中,剩下的居然有一个排的未成年美少女,一个个稚嫩地向海盗船上张望着。

“我们给她们取个名字吧?‘未成年美少女组合’怎么样?”我突发奇想。

“好是好,只不过加个‘未成年’怪怪的,总觉得自己有犯罪的危险。”天兄说。

“哈哈,‘未成年’,不过是这个美少女组合的名字罢了,就好象‘辣妹’、‘S.H.E’一样。”

“Good idea!”大新、王子、冰峰、晨宇、U-turn附和道。

在海盗船上的飘飘姐,听到我们几个男士的调侃,脸红一阵,白一阵,心里也不知道是喜欢还是生气。她最终还是走到船弦边,梭了下去。大家一看,却是一位穿着浅灰色衣裤的姑娘,胸部和臀部的曲线,勾勒毕现。

“哇!”“未成年”美少女组合把飘飘姐团团围住,看看自己,又看看她,一副副充满羡慕的神情。飘飘姐羞涩地低下头。

海盗船下一阵哄闹之后,美少女们都望着海盗船,飘飘姐也投去意味深长的目光,连趴趴在米虎怀里胡乱拱了一会儿,也突然回过头两只眼睛亮晶晶地盯着。

男子汉大丈夫,说话做事就是麻利。天兄二话不说,抓住绳子,就梭了下去,众人一看,一位穿着绿色军衣,戴着绿色军帽的青年解放军战士走了过来,英俊挺拔的样子,居然惹红了飘飘姐和未成年美少女的脸。

姐妹们的眼睛还未从天兄的脸庞移开,又一个人影已经梭了下来。大家一看,是位高高瘦瘦的文学青年,蓝色的确良上衣口袋里插着一只钢笔。

“大新!”远方在闪亮的众姐妹群中脱口叫道,突然又不好意思地躲了起来,面颊通红。

紧接着,王子、冰峰、晨宇、U-turn,都下了海盗船,却是一位位美少年。“未成年美少女组合”的目光,在这几位美少年的身上、脸上游移着。虽说从海盗船下来也就几分钟时间,可在海盗船下再次相见,居然有恍若隔世之感。

看着海盗船下的这一微妙变化,我在海盗船上忍不住哈哈大笑。海盗船上只剩下我一人。我抓住绳索,想逗逗大家,把绳索提起来,将海盗船开走。海盗船下的美少女们纷纷将目光投向我,我一瞬间竟有些失神,这么多美女,都还没出嫁呢,连男朋友都还没有,真是太好了,还不让我随便挑。我就这样呆这,永远不下去多好。

正自出神,米虎将手中的趴趴递给爱米,走上前,抓住绳子的另一头使劲一拽,我一个倒栽葱,从海盗船上跌了下来。快落地时,我来了个前空翻180度,稳稳站在地上,像体操运动员一样,举起双手,向大家挥手致意。

众人一看,一个七岁的穿开裆裤的小破孩。一哄而散。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