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一阵青烟随着清风飘过,大家的眼前,突然出现“莺飞燕舞,桃李飘香的世外桃源”,自己正站在一片操场上,眼前正是一颗巨大的核桃树和一架人马高的打谷机。

操场的正北面,上几个青石阶,就是祖屋和祖屋前的空地。操场的西边是竹林,西北是菜园。青石崖的山泉在祖屋的东边。这里还有条羊肠小道,盘旋上山腰,直上山巅。

当然,最吸引“未成年美少女组合”的,还是那房前屋后的果树了,苹果、梨子、桃子、枣子、柑橘、黄梅。。。大家各自向自己喜欢的果树直奔而去,只剩下爱米和我站在原地。爱米心急如焚,看了看怀中的趴趴,觉得是个累赘,一呀牙,一跺脚,把趴趴放地上,向台阶上的枣子树奔去,米虎已经在那儿打落了一颗,一口吞肚子里。

趴趴在地上大哭。

“素质!注意素质!”我生气得大叫,却也没什么办法。这里的人,除了趴趴,个个的拳头比我大。我抱起趴趴,迈上台阶,冲向祖屋的西厢,经过米虎身边时,引起米虎的警觉。米虎将另一颗枣子塞进嘴里,回过头来,意味深长地看着我冲入厢房的背影。

我迈进门槛,把趴趴轻轻地放到外婆的床上,找到一张我小时候用过的小被褥,把趴趴放小被褥上,轻轻一裹,打了一个包,又找到一条长腰带,把包在被褥里的趴趴系在背上,走出厢房。

我们那里,七岁时,带弟弟、妹妹,也就是Day Care,就是你的职责。常常看到很多小破孩,流着鼻涕,背上却这样背着一个弟弟或者妹妹。我本有个弟弟,却夭折了。可能是因为我想要个妹妹。七岁时,看着别的小伙伴背上背着个妹妹,还挺羡慕的。想不到今天,竟然如愿。

“小子,把趴趴放下来!”我一瞧,正是天兄带着大新、王子、冰峰、晨宇和u-turn围了过来,一个个狠狠地盯着我,手里各抓着块板砖。我靠,也许这就是京城里的顽主吧。

我正自惊疑,突然感觉背上一热。

“趴趴尿裤子了!”

这句话,振聋发聩得就像《大话西游》里二当家的大叫声,“帮主掉粪坑了!”

我话音未落,天兄等人立即丢了手中的板砖,充满好奇心地围拢过来。

“有没有帮宝适?”我一边问一边解下系带,把趴趴从背上放下来,天兄、大新、王子、冰峰、U-Turn等人手忙脚乱,争着来接趴趴。

米虎、爱米吞下手中的青枣,往这边望了一眼。

我把趴趴放在地,开始解开尿湿了的小被褥,天兄等人蹲下身子,围成一圈,兴奋地注视着。

“你们干什么?”米虎冲过来问。

“给趴趴换尿布。”我若无其事地答道。话没说完,突然被米虎一把推开。爱米也冲过来,赶走天兄等人。

“一边凉快去!”爱米说。

米虎把趴趴重新抱起来,和爱米走往远处的屋角。

“为什么我们不可以给趴趴换尿布?”王子说,“她现在只是个婴儿。”

“是啊,是啊。”冰峰、晨宇附和道。

“你们想得美!”米虎骂道,“不要脸!不知羞!”

“米虎你想歪了吧?”U-Turn说。

“这是个伦理学问题。成年男女回到过去的时空,由于年龄的差距,成年一方对未成年一方亲密接触,是否构成侵犯。”爱米一副学究的样子。

“啊?”U-Turn,“可是”。

“没有可是”爱米说,“回海盗船以后我们再细细讨论吧,知道你思想多。”

“别跟他们扯!”米虎叫着爱米,又远远地朝我吼道:“别傻站着,去找块尿布!”。“未成年美少女”们此时都跳下果树,纷纷围拢过来,把抱着趴趴的米虎和爱米围成了一个圈。我们这几个哥们儿只能远远望着,可什么也看不到。

很无奈,我只好回到外婆的卧房,找到一块我小时候用过的尿布,干净的。爱米走过来,把尿布接过,狠狠瞪了我一眼。

爱米和米虎在众姐妹群中给趴趴换尿布。我和天兄等人讪讪地笑笑。

“趴趴小时候的样子真可爱。”丁香一边吃着柑橘,一边笑嘻嘻地看着趴趴。

“我以后能生这样一个baby就好了。”阿妍啃着苹果,果汁涂了一嘴。

“阿妍,你不是已经有了吗?”冰心问。

“我有了吗?”阿妍喃喃自语。

“小丫头,赶紧长身体吧,这么小就喜欢胡思乱想。”飘飘姐一笑,戏谑小阿妍。

“对了,飘飘姐,你结婚了吗?”小树探出个小脑袋,盯着飘飘姐丰满的身段,好奇地问。

“你说呢?”

小树吐了下舌头,把手中的梨子放到趴趴的眼睛、鼻子和小嘴上摇晃,梨屁股已经被她啃了皮,白白嫩嫩的,滴着汁水,趴趴张着眼睛,两只小嘴唇挣扎着,可是怎么也无法碰到。

趴趴闭上眼睛,“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凌波凑过来,“亲爱的,不哭不哭”,哄着趴趴,趴趴仍是哭个不停,一点都不给凌波面子。

“我猜趴趴是饿了。”凌波叹气。

江南一听,立即把手中的桃子,轻轻撕了皮,要喂给趴趴吃,却被心漪和爱心幼儿园挡了回来。

“不行,趴趴这么小,不能吃水果的。”心漪说。

“那吃什么?”江南没好气。

“吃奶。”大家一看,是爱心幼儿园。这话怎么也不像个未成年小女孩说的。

“谁有奶呢?我们早就断奶了。”浪石说。大家看着浪石的胸部,再看看自己的胸部,只当她胡说。

“飘飘姐!”百合如梦初醒,兴奋地叫道。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飘飘姐身上,飘飘姐的脸红得像秋天的葡萄,可她的胸部早已将她无情地出卖。

“我已经没喂奶很久了。”飘飘姐矜羞地说。

Jane一震,怔怔地说:“这句话,我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咳,是你前两天刚写了篇文章,缅怀张国荣,说什么‘我没做大哥已经很久了’”Alex15答道。

一群哥们远远看着,一副副既焦急又无奈的神情,天兄站在几个哥们中间,看着闪落一地的板砖,怔怔地说:

“我没做顽住也很久了。”

飘飘姐从米虎手中接过趴趴,抱在怀里,转过身,撩起衣袖,准备给趴趴哺乳。

天兄、大新、王子、晨宇、冰峰、U-turn卖力地张望,被米虎、爱米她们哄开。我却在那一个人独自地蹲下来玩泥巴,捏小人,正所谓君子“好色而不淫”,“有所为而有所不为”。

趴趴的啼哭停止了,间歇听到婴儿咯咯的笑。

飘飘姐喂好了奶,转过身来,逗了会儿趴趴,然后递还给米虎,眼里却噙着泪水。

米虎接过趴趴,“想女儿小时候了?”

“恩”。飘飘姐轻轻点头。

米虎不再追问。此时男士们终于可以再围过来,挥手想逗趴趴,趴趴吃饱喝足,小眼睛一扫,看到我,伸出两只手,就要我抱,米虎使劲按了按,趴趴就在小被褥里蹬腿,还乱吐口水。

“还你吧!看来你还真捡到个妹妹。”也不知道米虎是嗔怪还是在调侃。

我把趴趴重新打了个包,系回背上。天兄、大新等人面面相觑,也没什么话说,客随主便。

“米罗,你家里的人呢?你不是还有个妈妈、哥哥和外婆吗?”远方问道。

“对啊,对啊,我还想见见你的外婆呢。看到她,一定会让我想起我奶奶。”这是阿芸。

“我想,他们应该是赶集去了。大家在外面玩够了,就到屋里坐坐吧。”

“好啊!”话音未落,妩媚已经离开众人,疾走几步,跳进中间的堂屋里。

“妈呀!”一声恐怖的惨叫,妩媚跳了出来,掩面扑向人群。

“怎么呢?怎么呢?”

“吓死我了!”

“你看到什么了?!”

“一口棺材!”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