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08 20:02:30388 浏览

满天云甲化鲤鱼,白日西沉如点睛。离地三万不可捉,悄然隐没夜色里。我抛明月为垂钩,又撒银河点点星。一夜不出莫奈何,我撤飞上东山顶。 —————————————— 今天傍晚时分,走在回家的路上,看到天空的万里白云,如一片片鱼鳞,有飞向天边即将落下的白日之姿,觉得很美,心有所感,于是写下这首小诗。 (阅读全文)

2007-12-08 11:40:24426 浏览

最近,有几个博友,都指责我变懒了。 我自己倒不觉得。可回头翻翻从前的博客,包括午夜阳光的,那是我最痛苦、最黑暗的时期,却几乎每天都写了一篇文章,美其名曰:“日”,常常是觉得一天日一次都远远不够,我像一只白磷被丢入水中,剧烈地燃烧,冒着青烟,在51博客这个小水缸中迅速地打着转转,直到越变越小,越变越小,最后只剩下一缸清水,除了水面上的一点余温,往日的景… (阅读全文)

2007-12-01 20:17:11481 浏览

忧郁,是我的影子。我知道,我这一生无可摆脱。经历了厌倦、驱逐、抛弃之后,它还是忠实地跟随着我,天涯海角,沧海桑田。我渐渐接纳了它,喜欢上了它,它也不再如此桀傲不驯,渐渐顺从于我。于是,忧郁成为我的朋友。 看过一本《林肯传》,很多内容都已淡忘,唯有一句话给我印象深刻,大意是说,远远看着林肯,他无处不在无法掩饰的忧郁,仿佛像流水一样,从他幽深的眼神和瘦… (阅读全文)

2007-11-24 12:45:35442 浏览

意兴阑珊到路口,人心思古叹常庸。 擦肩洪流都不似,远方苍茫一点红。 (阅读全文)

2007-11-19 23:46:22517 浏览

新版:  衾暖烛红影瞳瞳,残书半卷欲落手。 清明河乱舟摇摇,梦醒惊觉非汴州。 ——————————–  旧版: 斗室红烛火飘飘,半卷宋词欲脱手。 山青水秀舟摇摇,一梦之间到汴州。 ——————————- 好玩版: 斗室红烛火飘飘,一飘一飘书落手。 山青水秀舟摇摇,一摇一摇到汴州。 ————————————- 做梦了,梦见自己乘一叶扁… (阅读全文)

2007-11-03 01:28:091,090 浏览

长衫笑来如皇叔,手中清烟化鹅毛。 回首杈腰当阳立,目有青龙偃月刀。 ———————————————- 最近在看红色电视剧《井冈山》。讲述的是红太祖毛泽东,一介书生,两袖清风,在党的会议上提出“枪杆子里出政权”之后,以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身份,到湖南领导秋收起义,并将军队带上井冈山落草,建立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故事。 演得非常好。很好看。宋人有… (阅读全文)

2007-10-27 17:09:21403 浏览

周日赖着不起床,忽闻隔壁葱花香。 风中疾行三千米,只为一尝猪骨汤。 (阅读全文)

2007-10-22 00:19:01716 浏览

上古童老《生日歌》 “与日同落,伴月而生。拥书而眠,载酒而行,富贵于我何加焉!” : 今天是我生日。三十一年前,我诞生在中国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 那里的山脉起伏连绵,只有一条山间公路盘桓着通向外面的世界。 我出生的时刻是酉时,古时又叫“日入”,即太阳落山的时刻,在下午5:00-7:00之间。通常此间月亮也会在东边的天空升起,形成日月当空的妙景。 之后就是“黄昏”。 所… (阅读全文)

2007-10-19 20:26:411,024 浏览

[注:这是我个人非常主观的感受,可能偏激了一点,但也不无道理。本来是在前一篇文章里留的言,越写越多,干脆单独发出来,可以更好讨论。]  电影只看了一遍,但想强调几点: 1、王佳芝是被一层层利用了。 第一层,她先是被她的同学利用了,这一点她自己也意识到了。用她去牺牲,成功了大家都有份,失败了就全怪她,经济学上典型的“搭便车”行为。其实个个都怕死,背后用异… (阅读全文)

2007-10-14 23:04:543,224 浏览

今天去看《色,戒》了。坐TTC专程去看场电影,对我还是头一遭。 沿Sheppard坐85路或190直达Don Mills地铁站,再乘地铁到Yonge街,有一个出口就是那家戏院,“Cineplex Galaxy-Sheppard Grande”。 我看的是下午4:40的第二场,3:30出发,看完7:30,回到家差不多正好8点钟了。去看之前,就对汤唯的戏很期待,从看电影开始,到看完走出电影院,直到现在回到家坐… (阅读全文)

2007-10-12 20:20:09947 浏览

在西方的节日中,我最喜欢的就是万圣节了,每每进了道具店,对那些面具、刀斧、南瓜灯爱不释手。 生平喜欢自己是中国人,如若要恨不生是白种人的话,那就是可惜没有做过白人小朋友,从小到大没好好地玩过万圣节了。 想着半夜时,提着个古灵精怪的南瓜灯,戴着阴深恐怖的面具,怀揣带着斑斑血迹的匕首,去吓别的小朋友,是多好玩的事啊。 小朋友们有小朋友的玩法,成年人们也有… (阅读全文)

2007-10-08 17:14:021,795 浏览

碧云天下涂金枝,青草地上染红叶。 雀鸟穿林呼友伴,松鼠翘树玩倒垂。 长裙女童细拾叶,白发老叟看斜阳。 秋风吹来欲牵枝,引下万朵红蝴蝶。 —————————————————- 多伦多号称“A City Within a Park”,漂亮的枫树处处可见,用点心,还可以摸索到一些火红的小树林。 今天我就找到了一个,太漂亮了,有条小路穿过,却人迹罕至。那里成了雀鸟和… (阅读全文)

2007-10-04 20:54:551,611 浏览

最近在厨艺上又颇有心得,发现了“不见天”的美好吃法。 我的文章写得soso,可做菜还真是一绝,这辈子没做厨房大师傅,真是屈才。 肉中有骨,骨外有肉,骨肉不分,是不见天的特点。因为这点瑕疵,在超市里显然受到瘦肉和排骨的排挤。 瘦肉显然对自己丰韵的身材很得意,而排骨呢,似乎对自己健美的体格很显摆。 “不见天”很自卑地躲角落里,身价暴跌,还少有人问津,直到有一天米… (阅读全文)

2007-10-03 18:01:08410 浏览

一抹层林染,再吻远帆归。 我静树不止,湖鸥穿叶飞。 —————————————————- 将眼前的景象当做画布,而风是创造者,是灵,是使者,是画笔,添加色彩,制造行动,心理独白,出其意外。 “一抹层林染,再吻远帆归”是主动的创造,“湖鸥穿叶飞”是意外的情景,符合我们创造的特点,往往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风本来是调戏层林和远帆,最后却被树叶和湖… (阅读全文)

2007-10-02 19:05:01358 浏览

秋风吹又起,漫卷行人路。 来往皆过客,枫叶为谁红? —————————— 阿妍,可否据此诗拍摄一张图画?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