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车贼

字体 -
标签:

昨天跟老杨腐败和向阳花,几个人在停车场边扯淡边告别,我瞟见自己车里的驾驶座是放倒的,像是谁在车里刚睡了一觉。我一愣,想了想我没在车里休息呀!?揉眼一看,车里一片狼藉,赶忙跑过去,天!连车外面的油箱盖都是开着的。老子TMD今天遭贼了!

我 惶恐不安地绕着车转了一圈,心惊胆战地检查看车轮都还在不在。还好,一个都没少。车里的碟片都不见了,手套箱开着,原来放里面的轮胎锁和颜料瓶散落在副驾 驶的座位上,摸摸里面,车证保险卡还都在,尚算万幸。后座被放倒了,贼是想搜搜后箱,后箱空了,仔细想了想,好像本来就是空着的。

向阳花经验丰富,指了指车门玻璃,说贼是从这里把铁丝塞进去的。我晕晕乎乎的,嘴里唠叨,我这车门要是没锁下车会叫的……老杨大叫,你没锁门啊?我更晕了,不会吧?不可能吧?门没锁他还撬玻璃干吗?也许我真的没锁门?

我猛想起开着的油箱盖,贼会不会把油都给吸干了?赶紧打车,还好,还是半满着,虚惊一场。刘若英凄厉的歌声塞满了车厢,“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腐败在车外笑着说,这贼还不错,还给你留了一盘。

其 实出门时我心情还算不错的,放着刚刻好的刘若英,叮叮咚咚的前奏响起时,车前窗看出去的漫天雪花,感觉像是生活在韩剧里。有一些不合谐的金属杂音,是一罐 听装饮料下的一堆硬币发出的。我把硬币全装进兜里,想了想,又拿出来了一块放回车上,买菜时推车用。为了伪装,特意又把饮料压在上面。贼把饮料和那一块钱 都拿走了,用实际行动嘲讽着我的那点小聪明。那块地方平时塞得乱七八糟,现在特干净。这贼办事很仔细,手段很娴熟,只门框上能看见两道细细的刮痕,窗玻璃 上不注意一点勾锁的痕迹都看不见。

刘若英一路幽怨地悲歌,我空洞的心情随之越来越糟。雪还在下,前方路口出了一起车祸,不同方向的三辆车,头上腰上屁股上,带着不同程度惨烈的撞伤。我打了个冷战,其实,车虽遭贼手了,好在没伤着,起码这贼没砸我玻璃,应该庆幸才对。

早上咖啡时段,把这事告诉瓦伦泰。瓦伦泰深表同情,说他车以前也被偷过,警察找回来后还不能开,保险公司得查油压查刹车,查这查那的查了几天才还给他。“那种感觉很不好。我知道。”这话是英语说的,听着和中文一样贴心。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