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巨蛋城

字体 -
标签:

接近巨蛋城,路标上果然多了许多连锁商家的标记,看来巨蛋城要比巨肠镇大了许多,但是,大到令我们竟然迷了三次路的地步,这可是先前万万没有料到的。况且,这次的寻蛋之旅可是装备着GPS呢,这样的战况真是让人羞愧极了。

上路之前,我还特意请教过同事,复活节彩蛋的正式说法。乌克兰同事一时没想起来,支支吾吾。旁边一个波兰同事提醒说,是叫”帕三咔”,特意补充道,东欧国家都有帕三咔的传统,发音都差不多。再问巨蛋城除了怕三咔之外还有什么其它好玩的,乌克兰同事挠挠头说,刚建了一个沃尔玛,麦当劳肯定有,还有…… 我微笑不语,原来巨蛋城是个刚刚发展起来的乡镇,不用担心找不到,除了巨蛋还有什么玩的才应该是个问题。

先前巨肠镇的小巧玲珑更让人对巨蛋城的规模判断错误,路标上终于出现了帕三咔的字样,GPS也指示说该拐弯了。正在一串羊肠小路里穿行呢,GPS突然甩手不干了,语音提示说,目的地已经抵达!放眼周围,只有冒着白烟的厂房,看不见一个人影。靠!我老人家被这破玩意儿给晃点了!

另一辆车上的同行者疑惑的目光多少带着些幸灾乐祸,对GPS乃至其主人的不信任更加让我心烦意乱 ,硬着头皮自己找路,车刚启动后GPS就非常不安地不住提示,走错了,立即掉头,掉头!

烦不烦哪?不理它,走自己的路,且让它啰嗦去吧。再怎么说,巨蛋城也只是个小镇而已,果然,没走多远,就发现了一片热闹的街市,熙熙攘攘的嘈杂让人感觉非常舒适。GPS终于不再做声,我们跟着车流漫无目的地前行。心想,那么有名的帕三咔,应该就守候在前方某处吧?

刚过两个路口,老婆大叫,在那儿呢!顺着她指引的方向看去,左前方不远处果然飘起一个大蛋,和照片上一模一样。一番舟车劳顿终有所获,顿时群情激奋。可是,这个迟来的快乐转瞬即逝,并转变为一片深深的失望:这个蛋为什么那么小?全然没有巨肠那样的雄伟?

走近一看,让人更加哭笑不得,这个蛋竟然是个仿制品,装载在一辆皮卡的后厢上。一路风尘,眼见竟是一个假蛋,真是让人七窍生烟。气过了,也骂过了,心中对帕三卡的景仰反而更加滔滔江水。看人家巨蛋在镇上的地位,如兵马俑之于西安,赝品随处可见。

寻蛋之旅充满了坎坷,远非想像中的简单,算了,不耻下问吧。停好车,走进一家快餐店,两位老太太对坐在一张小桌上,喝着咖啡扯着闲话。我走上前去,毕恭毕敬,虚心请教,请问大蛋在哪儿?二老面面相觑,不知所云。我赶忙加上一句,那个叫帕三咔的?老太太恍然大悟,热心指点,顿时豁然开朗。

按老人家的指示,巨蛋就在医院对面,跟着医院的标记走就是。可是,一路跟着标记走,没走多远标记就再也不见了,原地转了两个圈,一无所获,只好再次问路。路边有一个加油站,门口一个小伙在抽烟。这次学聪明了,嬉皮笑脸地,请问去爬三咔怎么走?小伙两眼圆睁,一头雾水。心说不妙,赶紧补充,就是那个大蛋呀,人家才反应过来。

奇怪了,他怎么能不知道帕三咔是什么呢,那可是大名鼎鼎的帕三咔啊!连我都知道。肯定不是乌克兰人,我边琢磨边找蛋,对小伙身份的怀疑让人进一步怀疑到前进方向的正确性,眼看着就要开出城区了……突然,帕三咔!那不就是帕三咔吗?我们欢呼雀跃,俨然寻找到了荒漠中的绿洲。

帕三咔一身彩饰,岿然矗立在这个小城最东头的公园,周围是成片的草地,长长的铁轨。冷风依然在嗖嗖地吹,刺骨般的寒冷。也许是因为碰上复活节的缘故吧,一拨又一拨前来瞻仰巨蛋的人仍是络绎不绝。复活节里来看蛋,这个蛋还非同一般,世界上最大的彩蛋!赶紧照相,设计造型,举蛋的来一个,托蛋再来一个,将世界之最玩弄于股掌之间。

高悬在空中的巨蛋,没有巨肠高,但可比巨肠胖多了,而且,刚才竟然没注意,这彩蛋还在缓慢地自转呢!阳光照射到绚丽的蛋壳上,那些缤纷的花纹,时不时地发出闪烁的光芒,投射着一种优雅而庄重的美丽。

公园口的几张展示牌上,有蛋壳花纹的详尽说明,比如那些锯齿的其实就是狼牙,象征着忠诚和智慧。还有玫瑰形的雪花,代表好运和成长,等等。其它还有鸭脖子,兔耳朵,好多好多。没想到帕三咔身上还有这么多知识。

托起帕三咔的立柱有一人多高。走到彩蛋下面,仰望着人家那满身的学问,伸手想去摸摸,却够不着。我使劲跳呀,跳呀,才能触到一点儿蛋皮,就指头尖那么大的一点点。

pysanka_f.JPGpysanka_e.JPGpysanka.JPG

分享博文至:

3 条评论

  1. 薛海伦 2007年5月3日 15:20

    挺有趣。

  2. vcxz 2007年5月3日 22:22

    好看,有机会去看看

  3. olive tree 2007年5月4日 09:16

    Morning!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