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可内典的又一次庆典

字体 -
标签:

上午大头儿问我,下午你在吗?我说在。他点头说很好,然后走开。我狐疑,开会?他笑,一个小会,接着继续走开。 我 们大头儿体格健壮,是个业余长跑健将,波士顿国际马拉松邀请赛挤进前好几百名呢!他快如闪电般地来去匆匆,让我摸不到下午开会议题的半点线索,心里七上八 下的,怕又是上个月上网太多又被揪住小辫了,如坐针毡,坐立不安。正难受呢,一份群发邮件来了,下午全部门举行仪式庆祝我成为新可内典。被庆典的对象,还 有另外一个新可内典同事。虚惊一场,然后我暗自得意。瞧瞧,我们单位,多么体贴,多么温暖。

想当初,宣誓完的第二天,我们小头儿就给我小小庆祝了一下,我的办公室入口插了四面小国旗,过了好几天我都没舍得摘。在一堆飘扬的枫叶旗当中上班,感觉好极了。

老 婆的单位同事平时间隔三岔五的会餐,一直很闹,那天却很出奇的平静。虽然宣誓那天给了她一整天的假,我的只是半天,可这样的反常表现仍然让人匪夷所思。终 于,到了第三天,老婆下班回来欢天喜地走进家门,带着单位发给的好多小礼品,都是带红枫叶标志的。她们单位每周的例行会议是在周五,宣布一些上级指示, 重要消息等等,她成为新可内典的事情当然也算重要之列了。

她总算是扬眉吐气了,搞得我稍有些自卑,直到看到了这份群发邮件。全部门的庆典啊!我们部门大概有五六十号人,占了整个楼层。这样的庆典规模不可不谓宏大。可我宣誓都过去两三个礼拜了,这样的反应速度也不可不谓迟钝。

下 午的仪式,没有锣鼓喧天,却有彩旗飘扬,小了点就是,蛋糕上插了足足八个!那些熟脸生脸的同事们,里三层外三层围了好几圈,等我和另一位新可内典入场,怪 吓人的。很久没见过这么大的场面了,切蛋糕时很不自在,后来遵命拿了第一块蛋糕后赶快退下,下意识地一直往人背后躲。瓦伦泰过来悄悄提醒说,你得去 serve呀!我这才如梦方醒,意识到大家仍都围着蛋糕站着呢,谁也不好意思上前自己动手。

后来分蛋糕把我给忙坏了,那么长的队,每个人都对我说恭喜。有几个平时非常沉默的同事,三年里没见他们说过超过三句话,今天也走过来给我开口道喜了。我边发蛋糕边说谢谢,满脸堆笑。要大的还是要小的,叉子在那边,如此之类。道谢道得我下巴酸,陪笑陪得我脸蛋疼。

人事部专门派人来照相,下周肯定要见报了,我们单位的新闻周报而已,可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这么期待过一份小报呢。

蛋糕太甜了,甜得发腻,没一个人想吃第二块,剩了有四分之一。大头儿让我带回家,另一个新可内典同事家里没小孩,我就当仁不让了,连盒子一块端走,粘了一回臭蛋的光。

其实,他粘他老子我的光更多一些,看他嘴上粘的那一圈蛋糕。

evan_mouth_full_with_cake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olive tree 2007年5月15日 18:14

    有蛋糕吃,嘻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