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关心(ZT)

字体 -

“关心”一词对应的英文单词是care。关心既是人对其他生命所表现的同情态度,也是人在做任何事情时严肃的考虑。关心是最深刻的渴望,关心是一瞬间的怜悯,关心是人世间所有的担心、忧患和苦痛。我们每时每刻都生活在关心之中,它是生命最真实的存在。在现代社会日益激烈的竞争生存之中,为了有限的利益资源,人与人之间不断凸显的是一种生物化的关系,所谓“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似乎反而随着高科技的发达,比任何时候都接近我们生活的本真,难道人最后留下的竟仍是生物性一面? 1995年由美国戈尔巴乔夫基金会出面邀集了旧金山会议。会议汇集了当代世界500名精英人物,包括政治家、经济界领袖与科学家,其中有乔治•布什(其时还不是美国总统)、撒切尔夫人、布莱尔、布热津斯基、索罗斯、比尔•盖茨、奈斯比特等世界名人。会议在旧金山费尔蒙特饭店召开,讨论关于全球化以及如何引导人类走向21世纪的问题。会议认为:人类历史上一个崭新的时代已到来,这个时代将是非工业文明的时代。在21世纪,仅用全球人口的20%就足以维持世界经济的繁荣,因为目前全世界的价值主要部分仅由1/5的人类所生产,所以“只有20%的人有权积极地参与生活、挣钱和消费 (此外再加上1%或2%的丰厚财产继承人)”. 这一思维方式,典型地反映了美国人所主导的世界思维可能发展的走向,我们当然可以努力尝试去理解这一“美国式”思维,这些精英人物都是残酷竞争中的胜者,应该承认,自达尔文提出物竞天择的学说以来,没有任何时代比我们刚经历过的20世纪更加残酷。虽然人类文明是在继续进步,科技高速发展,物质极大丰富,但就人性的沦落而言,也明显比以前更甚。这些精英人物,正是在这样残酷的条件下,经过层层搏杀,经过物竞天择铁律遴选出来的佼佼者,他们当然不怕竞争,他们当然将那些弱者不放在眼里。在他们眼中,所有这一切,似乎都是天经地义的。可是,存在的,真的就是合理的吗?被认为是经济人代表的斯密(AdamSmith)早在约250年前,就已经提出“同情心”的概念。在他看来,同情心是美德之源,人皆有之,即使是在恶棍和罪犯的身上,同情心也不致全然泯灭。身为万物之灵的人,难道只有在你死我活、尔虞我诈的斗争之中,才能演示出生命的意义与前行的轨迹?“什么都可以相信,就是不能相信人。”世道人心竟是败坏到了这等的地步吗?在这一点上,不管是美国,还是中国,还是世界其他地方,所面临的挑战是相同的。但不管是人之生性为善,还是生性为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古训的确不错,只有营建一个以良好的道德风尚、淳朴的世风民情为标准的公益社会,世界才有可能不断接近于大同境界,人也才能真正地在自己与同类的身上找到“作为人”的尊严与骄傲。   我们必须从自己做起,从现在做起,努力向善,努力去做一个真正的“人”。席勒的《欢乐颂》为我们描绘了那理想的时刻:   天神啊,你是众神之尊   只要你集结无边的雄威神力   便能集散沙于高地,化腐朽为神奇 只要你展开温煦的柔韧羽翼   五湖四海的众人啊,就可永结兄弟   “大同理想”虽然在很大程度上尚属有待努力的范畴,但让五湖四海的陌生者永结兄弟、善相待之的理想,确实充满了人性的理想与光辉。这个世界不妨少一些珠光宝气、少一些物质财富,但多几分人情气息、多几分人性真善美,真的就可能点亮美妙的未来图景。   如果我们能意识到这一点,也就无论如何都能意识到教育的巨大意义。因为,未来的世界在孩子的身上,他们所受到的教育,将会在长远的意义上影响到未来世界的形成方式。诺丁斯教授在《学会关心———教育的另一种模式》一书中简明扼要地阐述了她所主张的新教育模式,即教育的主要目的应该是培养有能力、关心人、爱人也值得人爱的人。而为了实现这一目的,就必须由一种概念来主导学校课程,即“关心”。所谓“关心”,这里指孩子们 (受教育者) 应学会如何关心作为物质和精神结合体的自我,如何关心身边的和远在他乡的人,如何关心动物、植物和地球,如何关心人类创造的物质世界,以及如何关心各种学科知识。   实际上,要说的,其实是我们应尽量恢复“人性”的一面。我们是人,我们不是动物。我们要做人,我们要“关注心灵”,我们更需要“洞启人性”。当面对社会的阴面与无边的幽暗时,我们该如何面对?或许“关注心灵”、学会“关心”,是我们启开久已迷失的人性的“可能之匙”,我们期待着能以此而“洞启人性”,不仅是洞察、是穿透,更是启发、光照,将人性的“真诚善良”一面最大限度地发扬光大。“如是我闻,有大悲悯”,佛家的怜世之心,或许也可互为参照?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