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 的存档信息

中国是数学传统最悠久的国家(ZT)

中国数学一开始便注重实际应用,在实践中逐步完善和发展,形成了一套完全是自己独创的方式和方法。形数结合,以算为主,使用算器,建立一套算法体系是中国数学的显著特色;“寓理于算”和理论的高度精炼,是中国数学理论的重要特征。 10进位位值制、甲子纪年法、规矩作图等有强大的生命力,经历三四千年沿用至今,充分说明了中国是数学传统最悠久的国家。   在中国数学的形成… (阅读全文)

非欧几何

非欧几何学是一门大的数学分支,一般来讲 ,她有广义、狭义、通常意义这三个方面的不同含义。所谓广义是泛指一切和欧几里得的几何学不同的几何学,狭义的非欧几何只是指罗式几何来说的,至于通常意义的非欧几何,就是指罗式几何和黎曼几何这两种几何。    欧几里得的《几何原本》提出了五条公设,长期以来,数学家们发现第五公设和前四个公设比较起来,显得文字叙述冗长,而且… (阅读全文)

名人论数学问题

The problem is the heart of mathematics.(问题是数学的心脏) —哈尔莫斯   He who seeks for methods without having a definite problem in mind seeks for the most part in vain.(心中没有一定的问题而要寻找方法的人,多半都是徒劳无获的。)— 希尔伯特             The problem solver may do creative work even if he does not succeed in  solving his own problem;… (阅读全文)

问题是数学发展的源泉

有些朋友说,学数学最重要的是方法,做题并不重要,我认为不做大量的题怎么能学到方法呢?从数学历史来看,数学理论的发展几乎都源起于想解决一些特殊的问题。1900年,德国大数学家 D. Hilbert在巴黎举行的国际数学会议上,发表了〈数学问题〉的专题演讲,其前文的前半段就阐明了这个观点:  谁不愿意将未来的面纱揭去,看一眼科学下一步的进步及进展的秘密?下几代的主要数学… (阅读全文)

经济学=数学+物理学?

经济学 = 数学 + 物理学?  让经济学成为一门像物理学一样科学规范、像数学一样严谨慎密的经典学科,是自经济学开创之后,几个世纪以来,无数代经济学家所孜孜追求的梦想和境界。   随着经济学从创立、发展到成熟,数学和物理学中的现代分析工具和手段越来越渗透到经济理论的研究之中,数学几乎占据了经济学王国的半壁江山。数学、物理学之于经济学真的如此重要吗?又为什么… (阅读全文)

教育小故事

1、培养自信  知道吗? 林肯在初次登上政治舞台时,非常不自信,他甚至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开口。他第一次面对公众演讲的时候,脸色发白,膝盖颤抖,仿佛随时都有昏倒的可能。 但他并没有被这种恐惧压倒。他似乎对自己的尴尬经历看得很淡,因为他知道自己不能仅仅靠紧咬牙关,就能讲完一个长篇演讲。聪明的他决定从逐步培养自信心人手。 他决定做第一次政治巡回演讲的时候,一… (阅读全文)

名人谈学习方法

孔子 我国古代伟大的教育家孔子(公元前551-前479年),在学习方法上他主张“学而时习之”,“温故而知新”.他要求学生学习时,要学,思结合提出“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就是说,光学习而不积极思维,就会迷而不知所向;如果思维不以学习为基础,就会流于空想,会带来知识上的危机.因为学习是人类独特的活动,是人类知识的继承活动.这种继承不能是简单的兆焯和模仿,要通过… (阅读全文)

四色定理

1892年,刚从伦敦大学毕业的哥斯尼, 在给他的兄弟弗雷赘克的一封信中提出了这样的猜想: 在一幅正规地图中, 凡是有共同边界线的国家, 都可以最多只用四种颜色着色, 就能把这些国家区别开来.弗雷赘克读了这封信后,就企图用数次学的方法来加以证明. 但是, 他花了许多时间,仍是毫无头绪, 他只好去请教他的老师摩尔根. 但是, 摩尔根也无法证明这个问题, 同时也无法推翻, 就把它交… (阅读全文)

国际数学奥林匹克 (IMO) (International Mathematical Olympiad 简称IMO)     在中学里进行数学竞赛有着悠久的历史,一般认为始于1894年由匈牙利数学界为纪念数理学家厄特沃什-罗兰而组织的数学竞赛。而把数学竞赛与体育竞赛相提并论,与科学的发源地–古希腊联系在一起的是前苏联,她把数学竞赛称为数学奥林匹克。20世纪上半叶,不同国家相继组织了各级各类的数学竞赛… (阅读全文)

哥德巴赫猜想

大约在250年前,德国数字家哥德巴赫发现了这样一个现象:任何大于5的整数都可以表示为3个质数的和。他验证了许多数字,这个结论都是正确的。但他却找不到任何办法从理论上彻底证明它,于是他在1742年6月7日写信和当时在柏林科学院工作的著名数学家欧拉请教。欧拉认真地思考了这个问题, 并逐个核对了一些偶数。他发现证明这个问题实际上应该分成两部分。即证明所有大于2的偶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