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8日 的存档信息

无奈,可悲的加国教育!

我来到加拿大快六年了, 再艰苦的LABOUR工年代都挺过来了, 却万万没有想到, 现在成了孤独的一人, 独自挣扎在这无奈的加拿大. 我女儿曾经跟随我到了OTTAWA, 在那里念的小学二年级. 当时, 她对加拿大喜欢得不得了, 于是乎我们就办了移民. 2002年来到了多伦多, 女儿上六年级. 尽管我苦闷, 可她们高兴. 2003年, 我做起了课后补习, 再艰难也过来了. 几年来, 我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编…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