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可悲的加国教育!

字体 -

我来到加拿大快六年了, 再艰苦的LABOUR工年代都挺过来了, 却万万没有想到, 现在成了孤独的一人, 独自挣扎在这无奈的加拿大.

我女儿曾经跟随我到了OTTAWA, 在那里念的小学二年级. 当时, 她对加拿大喜欢得不得了, 于是乎我们就办了移民.

2002年来到了多伦多, 女儿上六年级. 尽管我苦闷, 可她们高兴. 2003, 我做起了课后补习, 再艰难也过来了. 几年来, 我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编写讲义和讲课上, 至今已建成了G5至大一的全套数学教材系统, 给了学生们很大的帮助.

刚开始时, 对于加拿大公/私立学校里的种种落后及不负责任的行为, 我总是不停地写文章进行批评. 后来, 根本就写不过来了! 脑袋都气大了, 还是于事无补.

一直到G10之前, 女儿的各门功课看起来都很不错,绝大多数都是A. 尽管我在她上G8时就多次劝她回中国去上G9G10, 可她担心跟不上, 没听我的. 去年年底G11成绩单下来, 她才彻底绝望并醒悟了! 这时候, 她才把我以前说给她听的事, 说给我听:

75分钟的数学课, 老师只是 抄黑板”15分钟, 没有概念/公式的讲解, 更没有方法/技巧的总结; 剩下的60分钟, 老师就让学生自行做题, /她自己就去一边轻松了. 家庭作业从来不批改, 做对做错永远不知道. 为什么对为什么错更是云里雾里.

化学物理, 上课的老师还是只会抄黑板. 实验材料发下去, 没有指导, 连解释都没有, 你们自己做实验去吧!

… …

于是, 她埋怨我没有说她十遍八遍, 竟然以绝食来要挟我, 让我同意她回中国上学; 还表明: 在加拿大尽管也能混下去, 但是, 基础不扎实, 以后工作也没有后劲. 天哪! 这句话不正是我以前经常说的吗?!

现在, 女儿回到北京四中上学了, 期中考试的成绩门门都在90分以上.

无独有偶, AY的一位高才生也要回国读书! 他曾参加HMMT, COMC等高级数学竞赛, 成绩也不错, 无奈学校老师只会抄黑板, 让他感觉根本学不到东西, 不管母亲怎么劝导也没用. AY的学生中还有不少学生有此想法.

我不是救世主, 改变不了加国的教育体制, 实际上, 我连安省的教师队伍也进不了(不过也从没想进). 我只能尽己所能, 教好我的学生. 他们记不住公式, 方法, 我就耐心地重复; 他们学校里不用, 就鼓励他们去参加竞赛, 从而用上我教的各种方法. 我原以为, 对于自觉而且自学能力强的学生来说, 加国的教育模式可能更好, 然而, 有多少未成年人能够做到自主学习呢? 尤其是面对加拿大公立学校那些不学无术而且蛮横无理的老师? 我曾有好几个学生, 他们在考试中答对的题老师也不给分! 为什么? 因为”老师”看不懂! 或是方法跟他/她教的不一样! 呜乎! 这就是注重培养学生创造力的西方发达国家! 

可悲呀, CANADA! 可怜啊, 我们这些移民们!

分享博文至:

    4 条评论

  1. 1. 爱米 - 2008年4月28日 15:33

    问候数学第一剑 还是中国的老师强

  2. 2. 中士阿刚 - 2008年4月29日 19:42

    Frustrating!!! It feels worse as we are getting older!!!

    Will our lives in Canada be tragic stories?

  3. 3. beihang - 2008年11月20日 11:27

    The ministry of Education has done an evaluation on MATH education. The report says that the MATH education should be improved from Grade 1.

    I think that education system should be improved from Grade 1.

  4. 4. saqi - 2009年7月2日 21:52

    难道身处Ottawa的学校也是这样的吗,太令人吃惊了.我还以为只有多伦多downtone的学校是这样的呢! 好其的问问: what about schools in USA? the same? how is it possible? all those great US scientists, engineers, great companies, as well as those associates societies? astonished. 难道相对来说的少数的教师有这样大的权威? it must be developed in recent years, just like those corruptions started to occur in recent chin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