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万岁

字体 -

中国是官本位国家, 官大一级压死人. 但是, 作为一个人, 谁愿意被别人永远骑在头上, 谁不愿意别人是自己的奴隶? 可是作为妥协的结果, 人人平等就成了人类社会的基本法则. 那些阻挠这一法则的人必将被历史的车轮碾得粉碎.

记得有一年回老家过春节, 我去拜访一位当上了区委书记的朋友. 适逢一位副县长带了一大帮随从下乡 视察工作”. 那位朋友就介绍我说: “这是某某大学某某系的主任, 是我们县第一个考上博士的”. 没想到, 那位副县长连哼哈一声都没有, 就当根本没有看见, 带着随从们扬长而去. 事后, 我跟那位朋友说: 我也是处级呀, 他怎么那样没有礼貌? 朋友说: 你只不过是在你们系说话管事, 可是一个县长管几十万人哪! 他们就是土皇帝.

我后来到了OTTAWA. 有一次去参加一个社区讨论会, 市长将到会听取意见. 我一直在想一个首都市长会怎样到场, 就早早去了. 可会议开始时主持人还没有介绍谁是市长, 等到大家轮流发言过后, 主持人才请市长上台去回答提问, 原来市长早就坐在了观众席中. 这事让我永生难忘! 心想: 要是北京市市长那会是什么排场啊! 我在北京学习工作十几年, 除了在电视里见过市长外, 哪里有资格见到那么大的官呀?!

再后来到了多伦多. 有一次去参加女儿学校的家长会. 我到得早了五分钟, 就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 一会儿, 一位女士来了, 要我坐到最前面去. 看到我有点犹豫, 她就说了一句 “NO PEOPLE IS MORE IMPORTANT THAN OTHERS”! 这句话也让我永远记住了. 会议开始后,我才知道那位女士就是校长.

近日来, 我的教学任务轻了些, 于是就又开始了数学研究. 但是, 多伦多的公立图书馆没有我所需要的资料, 于是就想到了多大. 我从网上查出多大图书馆的地址, 坐上地铁就去了. 一进门, 我就跟接待人员声明, 我既不是多大学生, 也不是多大教师, 问她可否办一张借书证. 她说了一句 “OH, YOU ARE FROM THE PUBLIC”. 交了一点年费, 借书证不到十分钟就办好了! 从此, 我可以使用那十几个图书馆里的任何资料! 当时觉得简直不可思议: 我跟一个多大教授有什么区别? 心里暗暗发誓: 一定要干出些成果来!  想当初从中科院数学所毕业后, 我是凭借导师的面子才保留了借书证, 而这里, 任何一个多市居民都可以去多大办一张借书证!  这不得不让人感叹: 两重天啊!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1. 浪石 - 2008年6月29日 07:24

    平等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