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生情,半世缘

字体 -

小时候在山上砍材时, 我就常常想: 世上其他的人都在干什么呢?  为什么我此刻是在此地,而不是在别的什么地方? 尽管后来受了十几年的辩证唯物主义教育, 还是未能找到答案,  就只好认定冥冥之中的主宰了. 茫茫人海中能够相识已经是缘分不浅, 能够成为师生, 那就更是命里注定的了. 

我的初中和高小是在 开门办学的运动中度过的. 记得当时小学考数学时, 只要到田里去数数大白菜就算过关了; 中学期间, 我们开恳了数百亩山地, 种植的柑桔花生年年丰收, 却没有享用到一丝一毫. 所幸77年恢复高考, 老师们开始教书了 

我的高中数学老师与我同姓, 若要去考证,多少年前可能是同一个祖宗, 因此对我特别照顾. 我住校期间,每天晚饭时, 他总要从他那份领到的 好菜中分出一份给我; 有时候,仅有的三个酿豆腐他也要留一个给我. 他的数学水平不高, 仅仅是县师范学校(两年制)毕业; 但是, 他肯下功夫钻研, 课讲得很好. 遇到数学竞赛时,他会不停地给我们加课. 正是在他的教导下,我才开始了刻苦学习. 但我也不太听话. 最让我内疚的是, 有一次他讲解关于对数运算的一道题时,说只有那样那样做才行, 可我当时就推翻了他的话, 指出可以用另一种方法做; 弄得他好尴尬, 为此, 我好久不敢跟他说话. 事后我堂姐教我说, 自己知道就行了, 不要把自己的好方法告诉别的同学. 这不, 后来有一次上语文课, 语文老师赌我们全班谁都写不出 屙屎 , 说谁要会写,他就替谁出下学期的书本费. 不少同学都上黑板去试, 却没有一人会写; 我明明会写却牢记堂姐的话不露锋芒. 到现在我还为此后悔不已. 

正是我的数学老师的引导,我日后才能考上了大学. 读大学期间, 每年寒暑假会家探父母时, 总是要骑车走几十里山路去老师家探望. 我出国前,他依然还在兢兢业业地教他的中学数学课. 

若干年后, 我也要成为老师了. 大三的第二学期, 我们到了地区三中当实习老师, 教高一. 我们与学生们也就相差五,六岁, 很是玩得来. 尽管只有短短的两个月, 这段经历和三个学生却让我终生不忘.

陈同学是复读生, 班长. 成绩不太好, 家境也很差, 但是,他想读书. 他总是帮我们打开水,扫地,甚至还洗衣. 我也尽力在学习上帮助他,鼓励他. 分手时,他特意叫我去照像馆照了像(我现在还保留着), 送了我笔记本. 他说最担心考不上大学,以后没有书读了; 我说只要努力,会考上的. 他后来真考上了.

蒋同学是一个胖胖的女孩. 没有父亲,由母亲抚养她和哥哥. 学习很用功, 我对她的辅导也特别热心. 从此后一直到我工作之前, 我们一直书信不断. 有一年我从曲阜回家过年时,特地去看她,还住她家.她中学毕业后,考上了一所医学院; 毕业后去了地区医院当医生. 我弟弟生病住院时, 她一直给予特别照顾. 我出国那年,她希望我帮她联系一家医院, 她想到北京进修; 我哪里认识高不可攀的医生们, 使出全部招数也没帮她办成. 后来还是她的一个同事帮她搞定了. 想想这件事, 只觉得自己太窝囊.

唐同学是一个矮小的女孩, 坐在第一排. 父亲是地区师范学校的中文老师, 家教甚严. 她成绩很好,喜欢文学. 临走时,她送了我好多纪念品; 在我回到师大后, 她几乎是每天都要给我写信; 我也封封必回. 不知间, 联系突然断了! 后来才知道, 她早就产生了 邪念”, 被父亲严令禁止跟我的联系了. 从此,就再没有了音信; 我至今也不知道她在哪里,生活得如何. 

原本以为大学毕业就该安安稳稳地去当老师了, 没想到, 本科毕业时考上了硕士生, 硕士毕业时又考取了博士生. 博士毕业之后, 总算开始教书了.

在北邮工作的十多年里, 我首先开设了数学竞赛课程, 使得北邮学生年年都在全市高等数学竞赛中名列前茅; 又率先在全校学生中挑出数学尖子,开讲数学系才教的<数学分析>课程; 之后带过两届硕士生. 我对待工作的态度是:要做,就做到最好. 因而在北邮时, 事业可谓一帆风顺. (就算刚到TORONTO, 在打工的日子里, 那些老外同事的评价也是 “A RESPONSIBLE GUY”.) 

看着一个个旧时的同学和现时的同事们都出国走了, 我也去考取了公派出国. 移民后又一次当起了学生. 这次学的不是 劳心的学问, 却是 劳力的技工活: 汽车修理. 我的老师叫ROGER, 是从南美移民来加拿大的. 他告诉我, 他的母亲是中国人, 是从中国移民去南美的. 尽管当时不少同学都骂那所学校是SUCKER, 但是我确对老师ROGER感激不尽. 他让我懂得了汽车, 尽管我未能成为一名汽车技师, 但是这对我日后的安全驾驶有着不可估量的好处, 修车省钱只不过是芝麻小事. 

我是许多人的学生, 也是许多人的老师. 能成为师生, 我坚信是一种缘分. 所以, 我尽我的最大努力去教我的学生, 一定要他们学到最好的数学知识; 至于人生观, 他们会从父母那里去感受, 会从自己的经历中去领悟, 用不着别人的说教. 我只以自己的行动去显示我的信念和真诚, 他人的评论就当过眼烟云; 唯有师徒情, 人世永长存.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