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难当

字体 -

这是一个杜撰的善意的玩笑,没有挖苦任何人的意思。 

这学期我教七年级的代数课。什么是代数呢,就是用字母或符号代替数来进行运算;可不论我怎么解释,有的同学就是弄不明白。

班上的孩子似乎分成了三组。那些亚洲籍的孩子很聪明,往往是不等我抄完题目,他们就得出正确答案了,什么3x + 5x, y + 2y – 3y, 4m + 6 – m + 3等等,永远也难不倒他们;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能那么自然地理解这些抽象的代数符号,不过这对我来说很省心,根本不用担心他们的学习。

一些白人孩子似乎总也搞不明白,着急地在那里大叫。在解释  3x + 5x = 8x, 我说可以用分配律3x + 5x = (3 + 5)x = 8x.

我们不明白! ’’ 一些孩子叫道。

“打个比方,设想x是一个苹果,三个苹果加五个苹果等于几个苹果呀?”

8个!”, “所以答案是8x”

让我们再看下一个例题:y + 2y – 3y =

“老师,我能把y 想像成一个梨吗?’’  

“当然可以”

“一个梨加两个梨等于三个梨,再减去三个梨,什么也没有了呀!”

“什么也没有了就是0

“我明白了!写出来就是:y + 2y = 3y – 3y = 0”

“错了,要分两步写的!’’

“我不明白!’’

我们做下一道题吧:解方程:4x – 2 = 0

“老师,这不可能!四个苹果拿掉两个,怎么什么都没有了呢?”

“在这里,x不是苹果!”

“老师,您撒谎!您刚才明明说x是一个苹果的!”

晕! 

黑人孩子也很省心,因为学不学得会他们根本不在乎。他们似乎是为了别人,比如说父母,才每天来上学的。

“杰克,我们这堂课都学了些什么呀?”我问班上一个小男孩。

Apples and pears, Sir.

How do you think about it?”

 

“I don’t care about apples or pears, eventually, I prefer oranges!”

各位看客明白了吧,我怎么可能把这三种不同层次的学生同时教好呢?您说是不是加国老师难当?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