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7日 的存档信息

磨难

假如我没有读数论专业的研究生,假如我不固执己见而是像许多同事那样,中途改行去搞某些时髦的行业,这个磨难就不存在。 自进入六月中旬后,由于课程减少,这个磨难加剧了。我把自己关在屋里,忘了吃饭,睡着了也不知道;时而兴高彩烈,时而垂头丧气;我甚至怀疑自己的神经是否还正常。 我的这个磨难就是Lindelof猜想、Riemann猜想以及Goldbach猜想。这三座大山已经困扰了人类…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