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难

字体 -

假如我没有读数论专业的研究生,假如我不固执己见而是像许多同事那样,中途改行去搞某些时髦的行业,这个磨难就不存在。

自进入六月中旬后,由于课程减少,这个磨难加剧了。我把自己关在屋里,忘了吃饭,睡着了也不知道;时而兴高彩烈,时而垂头丧气;我甚至怀疑自己的神经是否还正常。

我的这个磨难就是Lindelof猜想、Riemann猜想以及Goldbach猜想。这三座大山已经困扰了人类近三百年之久,却至今无人能知它们的庐山真面目。刚开始时,我只是想知道Riemann Zeta函数的真正的阶:怎么能是tε次幂呢,ε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想知道,我一定要知道!为了我的自信,也为了人类的尊严!

我从读硕士开始,就查遍了我能找到的所有相关资料。更多的是开动脑筋,用自己的办法去做。我已经记不清试了多少办法,每次得到的是此路不通的教训,以及一个更好的办法。在梦里,我还经常见到公式的推导。有的公式,我第二天确能把它们写出来,于是就高兴地说:我的梦还真准呢!可是大部分的公式都没有记住。有一次的梦境是在依山傍水的一座庙里,那金碧辉煌的墙上全是数学公式,有的我明白,有的不明白,第二天竟然一个也没有想起来。

我坚信,问题的答案是客观存在的,只是尚不为人知而已。有时我想,要是我不用为生存发愁,而是一心一意地钻研该多好!可是我得养家糊口,只能断断续续地做;而那些真正有条件的大学教授、专职研究人员呢?他们在忙什么,怎么不尽力呢?

昨天晚上,一种办法又到头了,我伤心得直到三点半才希里糊涂地睡了;今天早上一起来,似乎感觉到了晚上在脑子里出现过的算式,现在又有了一种新的办法!神灵啊,您怎么不直接告诉我答案,而要我多年如此磨难呢?

分享博文至:

    2 条评论

  1. 1. ECHO - 2009年8月24日 22:14

    我建议作者你平时多听一些古典音乐,多做一些平静的冥想,也许可以预防狂躁症。

  2. 2. 走过路过 - 2009年9月17日 15:50

    good suggestion,作者是有点狂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