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4日 的存档信息

生命,为何如此脆弱?

刚才正在上课,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我的一个学生,Phillip, 多伦多大学统计系二年级学生,突然去世了!我根本不敢相信的我的耳朵!惊愕得以至于课都无法进行了。他是今年一月初才跟我上课的,二月才上了一次课;周三去上课时一切都还是好好的,周六上午人就没了,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问电话的那端为什么,回答我的只有哭声,悲痛欲绝的哭声。 他是那么的彬彬有礼:见面就…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