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的欺骗本质

字体 -

什么是政党呢?为了做人上人,一小撮人聚集到一起,以“一切为了你”为口号,搞的庞氏骗局而已。中国共产党以“人民翻身当家作主”为口号,发动穷苦民众推翻了国民党的统治,一小撮人上了台,而民众所受疾苦比国民党时期还有过之而无不级。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我上初中了,但每天都是去山上开荒。家里穷,中午能带上一把大米、到学校去蒸熟了吃饱了肚子,父母得常年辛劳;而弟弟妹妹们只能在家里啃红薯。遇到有重要的亲戚来了,父亲就叫我去公社的食品站买一斤猪肉,当然,先要去见本村在公社里当电话员的那个席同志,让他写个纸条,再去食品站的窗口排队,才有可能买到肉。而我们家每年养的大猪必须要送给食品站,得到几十元钱;可我每天都要去野外扯猪草、熬潲喂猪,就连烧火的柴也是我上山去砍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啊!我的劳动成果还得托人走后门才能享受到一丁点。

当时的肉价是七毛六分,我这辈子永远记住了这个数字,正如毛主席是一九七六年死的一样。在学校的中餐,我只能带点家里自己淹的咸菜就饭,而我的一个伯伯家,连盐都买不起。看到路边卖的五分钱一斤的新鲜黄瓜,我馋得直流口水!可我们班上一个叫陈某英的女同学,每天中午带的菜不是肉就是鱼,永远都是当天早上新炒的菜!为什么?只因为她爸在县粮食局工作。

我的学校是全县上山下乡教育的典范,许多臭老九都被发配到那里。我上到高中时,遇到了一个从复旦大学数学系毕业的、全县最有水平的老师!只可惜,没能从他那里学到多少知识;只记住了他的一句话:好好学习,如果能够上个大学,以后一家人的吃住就不用愁了。于是,我父母拼命让我上了大学。

后来,我上博士时,这个老师已经当上了副县长。我妹妹在一家中学当老师时,被人欺负,我还找到他,让他给调动了妹妹到另一家中学。在后来,听说几个县官私分土地和建材,给自己建大屋,他也受到牵连被查处,最后郁郁而终。

在中国,我上了二十年的学,工作了十年,从来都以为一切本来就是这样的:别人吃肉,我吃咸菜,还有人连咸菜也没得吃呢!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会有如此差距。直到1998年出了国,在渥太华的图书馆里,我才知道了另一个不一样的中国。是谁蒙蔽了我?是谁剥夺了我思考的权利?

现在的中国,早已结成一个个明目张胆的利益集团:不受任何监督,为所欲为,哪里还有人关心老百姓的温饱?从老毛的一万元就枪毙,到现在的27亿也安然无事,再到现金用卡车装,还要什么样的数字才能触动我们的神经?加拿大也好不到哪里去。联邦议员的工资,老百姓们又有几个知道?只不过有反对党的监督,才不敢为所欲为罢了。

是人谁不为己啊!但为己就非得去掠夺,去欺骗吗?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