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宇宙游记

字体 -

一日跟艾迪讲物理,说起现在的理论漏洞百出,基本概念深究起来都是死循环。某著名物理学家一会儿说宇宙的形成不需要神力的参与,一会儿又把“数字是神创造的”当幌子,复印数学家们的著作去卖钱。这实在是让人无法容忍。艾迪说,Mr.欧,你就自己提出它二十个理论,把这一切阐述清楚吧!这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我以前一直沉迷于纯粹的数字游戏,对各种实际现象视若无睹,现在确有必要把它们弄清楚。

俗话说得好,要想了解一个东西的全部,就得站在这个东西的外部。在推导太阳系各天体的运动规律时,我就驾驶一艘光电飞船绕着太阳系转了一圈。昨天,我驾驶一艘光戏飞船跑了一个更远的第七宇宙:我现在居住的太阳系所在的宇宙,我把它称之为第六宇宙;而我的前世是在第五宇宙中的OZ星系里度过的。

光电飞船具有电磁级别的能量,能够以电磁波的波长振动,可以在电子间穿行。而光戏飞船的能量和波长达到了光子级,可以在光子之间穿行;它以强核力振动,可以防止光子流的聚集,亦即可以去质量,从而以超光速飞行。

出发前先要设定目的地第七宇宙中心的坐标和飞行路线。两个相邻宇宙之间的界线并不明显,它们之间有一个气场互相吸引(这形成了宇宙澎涨的假象)。在一个宇宙(群子)之内,我要踩点于各星系里的中心黑洞,借助于它们的推力,穿行于各星系之间的太空。过边界气场时,是无需动力的。

然后是根据时间设定各段的振动频率。我有一个地球日的时间,必须在其自转一周之内回到地球;当然那时候,它早已不在我离开时的空间位置了,我得根据第六宇宙的运动、银河系在第六宇宙中的运动,以记太阳相对于银河中心地运动,重新设定地球的方位,才能降落到它的表面。我们通过旋转与周围交换位置来获得位置的改变:把行进中遇到的层子挪到后面就行了。

我只负责开船,外部信息自动记录。什么是信息呢?那是一个物体散发出的、与外界接触的层子流。比如,电子流的疏密排列就叫光谱。光戏飞船可以记录到戏子流的排列,也就是戏谱;不过要经过光谱取样,才能被人类所辩识。

我的第一站是银河系中心的黑洞Sagttarius A*。只要驶近它的吸积盘,倾刻就能飞出银河系!在星系间翱翔,恒星就像流丝般地退去,只在记录仪上留下一个个细斑。稍一加速,就到了仙女座(Andromeda)的中心黑洞,马上就出了Local Group.

太空里一片漆黑。这让我想起小时候某个夏天的一个晚上。我随父亲上山砍树,未下山前天就已经漆黑了。回家的路上连半点星光都没有,那个黑呀,伸手不见五指,只能凭着对山路的熟悉,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我喊父亲,他能应答我,但我根本不知到他在哪里。有的路段旁边还有坟墓,平时怕鬼的我,也不知是怎么走回家的。现在明白了,天上星子再多,没有物体去反射它们的星光,你就什么也看不见。

我借助于超新星爆炸的亮光前进,脉冲星也不时地向我眨眼睛。我计算着最短路径,荡过一个个引力场;随着一个个星系在身后隐去,过了半个光戏年,我总算到了第六、七两个宇宙的边界。借助两个宇宙间的吸引力,我开足马力,一跃便到了第七宇宙的中心处。

我们已经知道,各个星系的中心地带是该星系的发动机巨大无比的黑洞;它带着本系共同进退,它把各恒星、系外行星、太空浮尘等等联系在一起,承担着物质聚散的责任。各种聚集体,当密度达到一定数值时,就成了星;等到燃尽了外层气体,本身就成了绞物机:把周围物质吞下肚,嚼碎成为光电子,再喷射到太空中;黑洞之间也相互合并,等到再无东西可嚼可抛时,它自己也就解了体,散布到了太空中。而低层次物质由于相互碰撞,又再次聚集,如此周而复始,永不停息。每个层子的功用都是聚散而已。

在第七宇宙的中心,我看到了一个更大的发动机。物体的聚结密度(由该层次的凝聚力决定),比起星系的黑洞更加高了一个层次;中心温度可以烧开原子核,但还不足以烧开夸客。星系的形成,是因为被高温的热浪推开了去,逐渐冷却而形成了物质。你把这叫做大爆炸也可以。只是等到一段时间以后,中心也会消散,而又在别处出现一个中心。

我按照原定坐标回程,到达银河系中心时,才发现太阳系早已被重铸。原来地球的位置已经成了一个系外行星,但我还是决定在此度过我的今世。没有了星光并不重要,我可以随时驾船去邻近星球晒太阳。我要在此把这次旅行所记录到的戏谱,加以数量上的分析和本质上的思考,让后人都明白物质的组成,题目就叫做mattermatics

分享博文至:

    4 条评论

  1. 1. 一目 - 2015年4月30日 10:11

    开始著作

  2. 2. 白色百合 - 2015年4月30日 13:48

    Science fiction?

  3. 3. 白色百合 - 2015年4月30日 13:49

    有英文版吗,我儿子一定特喜欢。

  4. 4. Patrick - 2015年5月26日 20:48

    请继续,读来很有感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