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前,因为生意,房子原因,我们从多伦多搬到巴里,开始了巴里的小城生活。 我是南方人,在天津读的书。当时看到天津的冬天雪花飘舞,我就觉得真漂亮。在记忆中,老家只有两场大雪,一场在农村,我的叔叔跟我们一起堆雪人。然后就是在我上初中的时候,一场大雪压断好多树枝,我们踩着齐膝的大雪去树林里拉回被压断的松枝,砍断后堆在阳台上晾晒。那种松枝在雪中的味道,在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