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2月 的存档信息

2007-02-28 00:16:142,018 浏览

终于,在巨大的轰鸣声中,爸爸妈妈所乘的班机落在了多伦多的机场跑道上。因为是个星期五晚上,店里生意火爆,我又给萨布里娜请了个帮手,自己赶到了机场。不用举牌子,自己的爹妈自己认得,看到他们翘首期盼的身影在机场出口出现,我的心还是狠狠地紧了一下——两年没见,他们真的都老了。 爸爸不跟我拥抱,倒是当胸给了我一拳, “嗯,还有点肌肉,没给洋垃圾吃垮了!”(天天搬… (阅读全文)

2007-02-26 23:10:381,124 浏览

把画送回旅馆,我们又回到热闹的街头,去看了几场街头的魔术表演,最有趣的是一个全身涂满了金粉的人——涂得那个匀哦,整个武装到牙齿,他嘴里藏了个小哨子,模仿街头的雕塑,面前摆了收钱的小罐子,不给钱不动,听到硬币入罐,就开始象机器人一样动作,每个动作都配合一声哨音,跟你照相也好,帮你摆POSE也好,玩到你高兴。萨布里娜投钱后,那个“金人”忽然来了兴致,还掏出了… (阅读全文)

2007-02-26 01:28:301,330 浏览

失败地向萨布里娜表白过后,我们都好象忘记了这件事,还是很好的搭档,还是偶尔的情人,只有藏在抽屉里的那只戒指还在提醒我,这件事情真的曾经不成功地发生过! 炎热的夏天到了,越是天气闷热,生意好象就越好,大桶的扎啤,卖得象自来水一样快,后院的冷气机嘶吼着,把阵阵的凉风带给涌在吧台前畅饮啤酒的客人们。我忙着搬酒,退瓶,进货,偶尔坐下猛灌口冰可乐到冒烟的嗓子… (阅读全文)

2007-02-24 22:04:441,337 浏览

“那你觉得我是该也弄酒吧呢,还是杂货店,洗衣店什么的,更适合我?” “别问我,问自个儿,想明白了,来找我,免费提供二十四小时咨询服务,项目包括如何申请小生意贷款,商店选址定位,开业前泼凉水等等。” “那,也有介绍异国妙龄女郎的附加服务吗?” “博士,您瞧我长了个皮条脸啊,还是有颗媒婆痣啊?想法太猥琐了吧,你。” 正和林泉逗咳嗽,电话响了, “哈罗。” “哈罗,我是… (阅读全文)

2007-02-23 23:34:023,398 浏览

忽然对面的车灯亮了,晃得我一下子什么也看不见。等我适应过来,才看到盛装的萨布里娜站在她的HONDA门边, “肖恩,抱歉我来晚了。” ——黑色的及地长裙,红色的发带,黑色的耳环,金色的长发,肌肤如雪,笑嫣如花,可口气里没一点道歉的意思。 (可是你也不是晚到了,你是根本没来啊。) 她走过来,拿走我的香烟,扔掉,帮我拉好领带,又拉着我上车,开到了WATER FRONT的湖边停… (阅读全文)

2007-02-23 01:13:271,410 浏览

从长长的冬眠中醒来,夏天的多伦多才象是真正活了过来,一个接一个的大游行啦,街头文化节啦看得人目不暇接,我把店里白天的班都安排给两个兼职的酒保,自己拿个掌宝到处拍,稍微剪辑一下,权当资料,高兴了就晚上在吧里播放,一来二去居然也成了我们这个区的一个小景观,当然也是我酒吧的新卖点——酒吧电视台! 我们邻近的波兰社区,以“重拾波兰灿烂文化”为主题,搞了一个面向… (阅读全文)

2007-02-22 00:32:241,382 浏览

艾洛斯的爱神之箭常常充满了实验色彩,人生因此多了好多故事。 从来童话故事结尾的时候都是说,英雄和公主渡尽劫波,终于聚首再不分离,他们牵手去了很远的地方,从此快乐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却从来没看过一个他们是怎么度过后来人生的故事。这个遗憾总算在开酒吧的时候划上了个句号。 丈夫苏和妻子珊来自缅甸,气宇轩昂的苏年轻时,是缅甸反政府的武装力量——缅甸学生军最年… (阅读全文)

2007-02-19 22:14:111,273 浏览

可是开了酒吧后, 整个生活就被酒吧给“绑架”了, 再没空闲可以去凑这个热闹. 但是多伦多的同志们遍布各个角落, 这不, 跑到我们店里来了! 布赖恩学识渊博斯文有礼, 更加上出手大方, 我们很快跟他交上了朋友. 两周后的一天, 他跟我说了他的故事. 原来他已经35岁了, 11年前, 他从西安大略大学毕业, 和所有人一样, 有女朋友, 在多伦多找了个份工作, 租了间房子, 养了条狗, 不久女友… (阅读全文)

2007-02-18 20:03:291,231 浏览

“夫战,勇气也。”我很费力地跟谢廖沙翻译这句中国话的精髓。 谢廖沙不知道是从他妈妈那儿或者是哪个酒鬼的嘴里,知道了肖恩打架的事情,跑来跟我要求学“中国功夫”! 我怎么跟谢廖沙说我只是匹夫之怒,而不是身怀绝技,他都是不信,还问我如果我不会功夫,怎么还有套唐装(这不是快过年了吗,我弄了一件,给他抓住了)?——“电视上,那些穿唐装的中国人可个个都是BRUCE LEE的传… (阅读全文)

2007-02-18 00:43:251,383 浏览

这个美好的早晨被林博士的一个电话终结在11点, “肖恩,你快来,你店里好象有点麻烦。”   我和萨布里娜赶到的时候,一辆警车正停在酒吧的门口,这回可是如假包换的真警察,他们正在跟林泉和陈玮说着什么。   “警官,你们好,我叫肖恩,是这个店的老板,请问你们有什么事情吗?”   “你的邻居报警,说他的重要信件经常被你偷窃,我们来调查。所以请你朋友给你打个电话。”   看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