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要学习酒吧知识,当然要去酒吧中学习,革命导师怎么说来着?在战斗中成长!我决定勇敢地去找个西人的酒吧练练, 说不定人家老板看到我一见如故, 喜不自胜,立刻引为员工呢? 也未可知不是? 我没想到,正是我这样一个决定让我闯入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踏着多伦多第一场雪, 出发!

<多伦多找酒吧勒脖工的套路基本上是:第一步,通过网络报纸和朋友介绍, 得到了数条信息,第二步,先打电话去联系, 在电话里,别人觉得你还算合用, 就会有第三步,就是叫你去当面谈谈,没大问题就来上班吧.听起来很简单,但多数新移民总被卡在第二步,就是听电话,讲电话, 英文是个拦路虎,不是别人说的你不懂,就是你说的别人不明白. 我找到隔壁住的白人妹妹罗丝兰,又送甜点又送咖啡,在她误会我要追她前,告诉她我想跟她练打电话,苦练了两天,开始四处打电话,总算找到几个愿意听我中国腔英文的, 但给机会的也就一个, 而且在一个极北的地方,多伦多地铁南北线坐到头,还要再坐20分钟的车.>

雪越下越大,等我晕头转向地找到那个叫”铁杆球迷”的运动型酒吧的时候,已经是快傍晚了,雪没过了脚面,门口撒了雪盐, 我猛吸了口鲜冷的空气, 拿着简历踏入了酒吧.一阵温暖的气息涌来,让眼镜全给雾上了,我拨了两下才看到这个典型的北美酒吧,和电影中的差不多,中间一个巨大四方吧台,四周放着几张桌球台,几台游戏机,不少的火车座,零散坐着几个酒客,好奇地打量着我这个东方面孔.

一个丰满得走平路怕是也要跌跟头的漂亮红发姑娘迎了上来, 大概是问我想坐哪儿喝点什么,我的脸腾的红了,我说想来找工,能跟经理谈谈吗? 她笑眯眯地把我带到厨房, 说佛雷得,你的中国朋友来了,一个运动家体型的中年男子一个转身, 微笑地说, 非常感谢你可以过来.可我正在准备今天晚上的鸡翅,请你等我一下好吗? 我立刻用中国式的思维说,我可以帮帮你的,他却很认真的说,不,如果我雇用你, 你为我工作,我就必须为你的工作付薪水,现在我还应付得来,所以还是请你去等等我吧.

我被带到了一个VIP包房等着,这里被布置的象一个冰球博物馆,很多的小纪念品被陈列在墙上.等佛雷得进来的时候,我已经把所有东西看得差不多了. 怎么样,你也喜欢冰球吗? 我的故乡没有这个,不过我觉得非常有意思, 这个斯坦利杯是北美最大的赛事了吧? (网上说,找工最好以攻为受掌握主动,控制话题,而且,看佛雷得的体形一定是此道中人) 果然,下面5分钟,他在我不断推波助澜下,说了好多冰球的事情,我也似懂非懂.但我明白了一点,就是这个运动吧中, 员工起码得是个准球迷,才可以醉能同其乐,醒能伺候客人. 所以当他让我说说我自己的时候,我把会说的运动都说了一次,佛雷得笑了,然后问我有没有加拿大经验,没有的话,我恐怕不能给你正常的薪水,这个该死的问题,卡住了许多人,我也只能老老实实说没有,但我补充说,加拿大经验我是没有,可中国经验我是大大滴,我过世的爷爷就是大厨啊(爷爷在天有灵一定不介意换份工作吧). 中国菜和其他的菜比起来, 我故意停顿了一下,你知道,还是各有千秋的. 果然佛雷得说,何止是各有千秋?!好吧,我给你7块加小费一个小时.明天上班. 真是高明的老板,根本不跟你谈价,直接通知你. 可是我要不说点什么就辜负了人家罗丝兰妹妹的教诲,就说,只要是一个公平的价格,我非常乐意接受,可是两个星期后,等我上了手,希望可以有升薪水的空间. 佛雷得满意于这种谈判技巧,好,到时给你涨点. 在回去的路上立刻打电话给远在上海的新婚妻子小桐, 老公有工作啦.虽然是个勒脖工,可总算是个开始啦. 小桐说,那棒极了,不过我们财务部现在有个年度会议,过会给你打来好吗? 我听着电话忽然传来的嘟嘟音, 脸上的笑容袅袅散去,地铁也到站了.

上班后,佛雷得把我带到厨房,告诉我这位大厨叫做阿和拉什,和他一样都是伊朗人.这位阿兄比我矮半个头吧,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用下巴看了我一眼,算是打了招呼. 我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佛雷得笑眯眯的说,在厨房里,阿和拉什是老板,我也就是搭个下手,在吧台呢,昨天那位红发姑娘珍妮说了算,酒保也归她管,我也就是收个钱—-瞧人家这老板当的, 用人不疑啊, 一番话说的每个人都体验到了主人翁的感觉.

正说着呢, 珍妮把老板叫走了, 阿兄踱步过来, 我说那个谁啊, 我客客气气地说,叫我肖恩好了. 好,肖恩, 弄桶水把大门的玻璃擦擦吧.

两分钟后,我的手被粘在了大门口—-当时的气温大概是零下三十多度, 对于这个数字,我这个从中国烟雨江南出来的人,显然是缺乏足够的认识, 没想到潮湿的手连同抹布动作慢了点,就一下子被牢牢地粘在了门把手上, 挣了两下没挣脱—-这下子糗大了.更糗的是,正在这个时候背后传来了一阵高跟鞋的脚步声,只好赶紧连着抹布给人家拉开门让道.

    脚步声在我身边停下, 一句俄式英腔的问候传来, 请问你是门童,还是门把手的一部分? 一个浑身裹在白色大氅里的女子笑眯眯地看着我.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