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引——准爱情 “阿娓,不如我们谈恋爱吧” “为什么你一定要毁了我们两小无猜的友情呢?” “嗯,你误会了,我是说跟你谈谈我的恋爱和你的恋爱,说故事啊,姐姐。” “你看看,你看看,每次到了伟大的精神考验时刻,你总是虚晃一枪,转身就跑。” “当情逢敌手的时候,好比关羽碰到黄忠,为取得胜利,我一般会用拖刀计。” “看不出你居然还是一战术大师,那请问你为什么极少取得胜利呢?” “我一般拖着拖着就把刀拖丢了。”

1995年夏天,南京四方城旁的草坪上,我和阿娓一个人一个吊床,在黄昏的余晖里,享受着大四最后的悠游时光。

阿娓出了会神,然后慢慢闭上了眼睛,“阿冲,会不会有一天你我形同路人?”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别撰文了,我是真的在问你呢。” “以后的事情以后自然会知道,不过我觉得友情比爱情好就好在,友情比较长寿,爱情是排他的,脆弱的,斤斤计较说没了就没了,这给人压力多大呀?友情就不同了,比较包容,让人更享受一些。这么享受的友情,又怎么会说没就没了呢?” “你说到我心坎里去了,真的,所以我知道你不舍得跟我谈恋爱,呵呵。” “绝对同意,万一因爱不成反目成仇,我们俩真成了路人甲乙,多没劲哪。炮友易找,红颜知己难求啊。” “嗯,话糙理不糙。” “另外还有个原因就是,我觉得你还不够漂亮。哈哈。” “你去死吧。” 我从吊床跌到了地上。     就这样,我和阿娓的微妙的感情成了准爱情的标本——尚未成形,便被我们定格在了某个无法言说的状态里,虽然在别人眼中,是这样的栩栩如生。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