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所以这位仁兄回到这个城市的时候简直就是重入轮回。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靠着他的英雄功勋和他爸爸的一个电话,作为“掺沙子”,分到了电视台,说实话,当时的台长,一个典型的文人型领导非常瞧不起一个高中刚毕业的手下,只让他干点和电视不沾边的行政工作,欧兄也不着急,韬光养晦,慢慢观察了四五个月,利用电视台提供的免费资源自己琢磨,拿本台的节目和别的台横着比竖着比,又不断地请新闻部门节目部门的军长小兵们喝酒,那时候,有什么组需要免费小工,抬轿子,搬石头,找他就好了,管个盒饭就干,一来二去,他这就琢磨出了了好些东西,笔记记了好几本,终于在一次全台动员大会上,副台长结束发言后礼节性地问问大家还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锥子从袋子里露出头来,欧锦鸿先生毫不客气地拿过话筒,不用讲稿,极有层次又极有策略地把节目部门存在的问题和大致的解决方案说了一遍,一个个把小时的演讲被掌声打断了四回,证明了他这个小人物也可以高屋建瓴。OH,MY GOD.文人台长大喜,招他进办公室密谈了好几天,简直是刘备得了诸葛亮。欧买高从此发迹,台长说人才难得啊,想去哪里随便挑,这位猛将兄便从行政部门跳到了新闻部,又从新闻部跳到了广告部,再从广告部跳到了节目部,其间步步高升,而且他极其会做人,口碑极好,在社会上建立了及其广泛的人脉。那时候我台记者出去采访总会被人问,你们那儿有个欧买高吧,我哥们。

    我跟上欧买高事出偶然,当时我刚从新闻部转到社教部当摄像没多久,摆脱了新闻那种非常模式化的东西,专题片才有的大量片比,让我有机会接触到一个新的拍摄领域,一切新鲜,发现从寻像器看出去的世界和日常这个世界大异其趣,再加上编辑的时候种种蒙太奇组合,自编自导自剪真是爽极了,我用盒饭买通了看编辑机房的老大爷,等到夜深人静,一个人躲在机房剪辑自己白天工作之余拍着玩的东西自娱自乐,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用广播级设备提前玩上了DV,有时顺便用公家的设备干点私活挣点零花钱。

两年前台里机房曾有个老编辑死在剪辑台上,所以传说闹鬼,老有人说12点过后,不是让你入点变出点,就是让预演变实录,所以不是紧急加班晚上没人来,我正好落个清静。那天我刚从一部叫做“罗拉快跑”的片子里转录了段很喜欢的东西,利用现成的音效,逐个把我拍的画面贴进去,节奏好极了,正玩的高兴,忽然后面有人出声:     “这个地方还是不要减帧比较好”。     吓得我差点被口香糖噎死,回头一看,还好不是死掉的老编辑,而是鼎鼎大名的欧买高欧主任,正抱着手在门口看我剪片,他又说了一遍:    “我认为,这个地方还是不要减帧比较好”。     “哦,那我把它改过来。”     他笑了,“我又不是在审片,只是提个意见而已,你自己看吧。”     说完就起身,走到门口想想又走回来,走到我面前伸手握手,我赶紧站起来。     “明天如果你有空,中午1点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就在506,经济频道办公室。你叫?”     “田冲。”     “我是欧锦鸿。”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