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欧买高的大名在外,所以两小时后,当我和小团在台后门口喝消夜小馄饨说起这事的时候,他居然也知道此君。     “你说他找我去干吗呢?”     “你这个笨蛋,对你们台的情况好像很不敏感,请问欧买高现在官拜何职?”     “经济频道主任啊。”     “错,是经济频道筹备处主任,你想想,这难道不是他招兵买马的时候吗?”     对啊,我正是笨,连团头鱼这样留在学校读研的人都知道的事情,我怎么想不到呢。可是欧和我的顶头上司周主任传说一直在较劲,有点面和心不和,隐隐我觉得好像有点什么不妥。     “好了,好了,明天的事情明天想,今天陪老子喝酒,盼星星盼月亮总算盼到苗苗跟她导师出趟差,这不让抽烟不让喝酒的日子,可把老子憋坏啦。”     “这就是跟女研究生相好的下场,看我们家洋洋,从来都是大处着眼,不计较这些小节。”     正说得热闹,洋洋电话来了,     “深更半夜还在机房玩哪,没有?这么吵吵跟谁在一块?小团?我不信,你把电话给他。。。我告诉你,敢动一点色心,我让你有上头没下头!你自己看着办吧。。。哼,对你这样的人得随时提高警惕,明天我下班晚半个钟头哦,来,亲一个,嗯,我高兴了,去睡觉了。你跪安吧。”      坐在对面的小团一脸的坏笑。      “咳,是女人,她,就没有完美的,洋洋就是嗓门大点。有几个能和咱们阿娓比呢?”      “那是那是,喝酒喝酒。”

    想当年,团头鱼加上阿娓和我是在大学中的最铁的三架马车,是那种没了性别差的朋友,姿色撩人的阿娓一手挽着胖墩墩的小团,一手挽着瘦筋筋的我,走在校园那芳草如茵的草地上,多么。。。有趣的景致啊。

    阿娓为我追求江南大酒店的漂亮领班林洋出谋划策鞍前马后不惜出卖色相亲自出马,小团被清秀的物理学女研究生苗苗看中狂喜不已,却既衲于言又不敏于行,阿娓该出手时就出手,帮他们捅了那层窗户纸,我们则负责将骚扰阿娓的狂蜂浪蝶赶走并保证不监守自盗,我们的关系就是这么简简单单却又盘根错节。毕业后,阿娓去了她长大的那个江南小城在当地的报社里安身立命,未几辞职,去了当地一家广告公司做了公关经理,据说老总就是是4A出身身家过千万咳嗽一下全国广告界都感冒的那位顾家明,没成想,人家阿娓说,这个老总还是和自己理念不合,,在干成了几个漂亮单子后绝尘而去,留了个美好的背影给老总,然后阿娓就去了上海当她的时尚副总编。团头鱼兄则是学而优则继续学,读上了我们系主任的研究生,传承他那套缝缝补补的衣钵,同时在学术界东张西望琢磨他的博士在哪儿念。而我投身于电视流氓的滚滚大潮之中,生生期待着“手把红旗旗不湿”的那天出现。

    第二天,我准点来到了欧买高的主任办公室,门虚掩着,阵阵笑声传来,他正和两个仪态优雅穿着职业套装的女人在聊天,一个二十多一个四十多,我正想敲门,欧买高看到了我:     “进来吧,田冲。”     两个女人看到我进来立刻起身告辞,     “欧总,那就这么说了,我们等你的电话。”     “你们把计划书先做起来吧,我一定尽快跟你联系。一路平安。”         “田冲,坐,坐。抽烟吗?”     “谢谢欧主任,来根吧。”     “呵呵,你在机房搞艺术或者干私活也悠着点,这是我看见了,要是别人看见了你会有麻烦。”     我的脸腾地红了。     “其实也没什么,我在你身后,看了十分钟,就知道你是个很有画面感的人,年轻人自己练着玩玩没错啊,这样,我给你支个招,下次再想干点什么写个加班报告,找领导签个字,这样你就合法啦,呵呵。”     “我们周主任对我们比较严格,签这个字我就不想啦,一个摄像要去剪辑间干吗?”     “对你们这些大学刚毕业的孩子不要求严点,你们还不把电视台拆啦。呵呵。怎么样,在社教部干的还顺吗?”     “我刚来没多久,什么都在学,还谈不上顺不顺.”     “既然都是从头开始,你没有想过到我们这个新的部门来,你可能也听说了,我们这个部门是台里第一个经济自主的部门,我呢,每年向台里交广告费一千五百万,多挣的我提百分之六十,台里给我的启动经费是五十万,和六条枪(摄像机),专用非编剪辑线两条,其他和主频道混用。我把家底交给你是因为我需要你这样的新鲜血液,你到台里一年零四个月,正式干摄像还不到十个月吧,如果你到我这里来,其他我不敢保证,但你会比在其他部门得到更多锻炼。你要不要考虑考虑?本来我可以找个人跟你先谈谈,但我觉得自己跟你说比较够诚意。”     “不用考虑了,我愿意过来,只是手续上的事情,我不是很清楚怎么办?”     “三天后,我会张榜,你只要递交了申请,人事方面我去协调。你们周主任是我同学,这个你不用担心。但这几天可能你就要进入情况,有什么问题?”     “保证完成任务。”我一个立正,敬了个军礼。     这个军人领导就这样在五分钟之内收编了我。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