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忽然觉得天旋地转,四周的声音和图像都一下子离我越来越远,眼前一黑,我倒在了地下。 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我看见了萨布里娜焦急的脸。 “感谢上帝,肖恩,你总算醒过来了。别这样,世界上没有过不去的桥,有了问题,去解决它就是了。你确定不用去医院吗?我也觉得你可能是太累了。” 萨布里娜把我扶起到一个吧凳上,想想又接着说, “我白天正好没事,可以在店里帮你看着施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