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萨布里娜和谢廖沙的到来,象一道灿烂的光线刺破了重重的阴霾: “肖恩,你放心,我喝足了伏特加才来的,这会就想吃个炸鸡翅,你呢,谢廖沙,好,两份,水牛城口味的哦。 “老巴依(就是那个留用的老厨师),两份炸鸡翅,弄好叫我。”

吧台前热闹的不行,门口又走进了两个人,原来是我的房东太太,密斯林达和她的先生,这个给我的酒牌留了个大窟窿的女人先是向我表示了祝贺,再就是提醒我每月的房租都会在每个月三号前从我的账上划走,然后很优雅的向众人告辞。她一走,邻居们就开始说三道四,零碎的信息让我慢慢也拼贴出了她的传奇人生―― “这个锅是崭新的, 你把它上面的锈擦掉, 用的会很爽.

你的计算非常迅速, 不过还有7分钱的差额, 我想你应该加在里面一起给我.

哦, 对不起, 我把我们家的电费单也填了你的地址, 差点也让你付了, 我去改回来.

如果这个羊肉用白醋洗洗没太多臭味, 就把它做成串烤卖给客人, 没人会知道.

厨房里很多垃圾都是有用的, 这些蔬菜外皮不能做菜, 但可以打碎末做酱汁.”

………………

这些暴强的语录, 属于我的房东太太密司林达. 她的人生准则只有一个,那就是“放弃每一分属于你的钱都是罪恶”.

在这个区混的人有句口头语,中文大意是, “平生不识密司林达,便称英雄也枉然.”

她现在是个资产过3百万的成功人士, 这没什么,很多加拿大的老人都很有钱, 但她的经历就是一部加拿大现当代移民史, 和多数平凡的人生相比, 就是一本传奇.

三十多年前,她只是一个性格古怪的巴基斯坦农村女孩子, 很少有人爱跟她玩,因为她家徒四壁却一心想学习, 想认识外面的世界, 终于在她二十二岁的时候, 一个人告诉她, 如果你愿意赌你的青春,现在有个机会—-去做一个加拿大的邮购新娘.

这个女孩子连犹豫都没有就答应了, 而当时的她连一句完整的英文句子都不会说,可是她就去了渥太华, 嫁给了一个老人,还给他生了一个儿子.

然后故事就出现了多重版本,有下毒说,有串通律师说等等, 但结局是一个,就是她用两年时间学会了英文,学会了和律师打交道, 学会了投资,并等到了她第一个丈夫的死亡, 还得到了她老公留下的全部财产,然后她用这笔钱, 买了两个店,早上7点到下午5点她做一个小小的便利店,下午5点到凌晨2点她赶来做这个酒吧. 这种日子她过了3年, 然后她回到巴基斯坦为自己挑了一个英俊的青年做自己的丈夫, 然后通过努力把他办来了加拿大和自己一起开这两个店.

等她挣到足够多的钱,她就买下了这两个生意的房产, 然后把这两栋房子做抵押向银行借钱买公寓房出租, 就这样不断抵押不断购买,很快她就拥有了50间公寓房和三处房产, 此时, 因为大量的移民,特别是香港移民涌入, 房价飙升,她的身家很快就膨胀起来. 她又看准了移民这个生意, 杀回巴基斯坦, 把她的亲朋好友往这里办, 办亲属团聚,办难民,办投资移民, 据说由她带来的就有100多人. 当然每个人都要交给她一笔钱.

因此我认识她的时候, 她每天都在算帐,算别人欠她多少钱. 当然不是因为她疯了,而是因为她拥有很多的房产, 光是房客的名字就有一个大本子来记录, 别人可能会找个物业公司来管理,可是她不, 她要亲自去收!

我想她很享受这个过程吧.

这个酒吧呢,一直是她报亏逃税的工具, 当然也是她发家致富的起点, 甚至有人说她曾在酒吧的地窖开过妓院(酒吧的对面是一个脱衣舞场,所以我不敢断然说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原始积累当然是血淋淋的)反正她一直留在手上慢慢玩, 去年冬天她的膝盖有了毛病,不太能走动了, 所以才起了卖掉它的念头.

她其实不太在乎卖多少钱, 所以我给出了一个双方都可以接受的价钱,她事实上可以一口答应下来.可是她不,

后来她告诉我, 她喜欢看到我跟她讨价还价的样子, 还有我给她描述我将把她这个店发展成一个什么样子, 她就好象看到了很多年前那个野心勃勃的自己.

然后她又故意在我和她的商业谈判中加入种种障碍,她知道我的律师会帮我一个一个找出这些合同中的小臭虫, 可是她坚持要这样做, 她要给我一个好的培训, 让我不要相信任何人, 任何事情, 只相信自己的判断, 并且保持一个良好的谈判心态, 永远冷静, 不发火,保持礼貌,有坚定的原则,变通的技巧和无比的耐心.

而我在这个过程中, 没有让她失望,当然她也很满意她给我的岗前培训。

“所以,我很欣赏你, 中国人, 不过她接着说, 我甚至很希望有你这样一个儿子, 可惜你不是, 所以如果你欠我15天的房租, 你就会被我赶出去, 而这条也会被写到我们的合同中去.”

说完,她继续很友好慈祥地看着我,又煮了一壶她一再推荐的印度茶. “你要不要再来一杯?”

我永远记得,她当时的表情就好象多年好友在谈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也许对于她, 赶走一个交不出房租的房客, 再卖一次生意真的是件很美好的事情, 不过对于我来说, 绝对不是!

萨布里娜鼓励我说,“肖恩,你一定不能让她把你赶走, 如果这是她的“应许之地”, 为什么不是你的,你要成功!”

是的,我要成功,我要做给所有人看,我,肖恩,一定要成功!

可是,刚刚开始的时候真的是难,因为不能卖酒,只能靠卖那些我连名字都叫不上来的印度餐!还好,因为这个店也是老字号,老厨师也是老招牌,老顾客还是在看到中国人一愣之后,继续光顾,做了一个月下来,开掉所有开销,居然也净挣了千把块,对这个小小的胜利,我真的是很高兴,忍不住收工时候去唐人街买了点烧鸭,回来请林泉和莫小文享用,有时候他们空了也会被我抓去送个外卖什么的,功臣啊!

他们两乐呵呵地啃着,忽然,林泉很诡异地笑了一下,说,“你从哪里找到那个漂亮的俄罗斯脱衣舞娘?等你开始卖酒,肯定发了!” “烧鸭还塞不住你的嘴,哦,有几分姿色的俄罗斯姑娘都是脱衣舞娘啊?什么混蛋逻辑嘛!呵呵。” “啊,你不知道啊,我跟朋友亲眼看到的。。。”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