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真的能一切就如以往吗?   林泉看出我有点不对劲,可是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拿了瓶过年也没舍得喝的二锅头,陪我默默地坐了会儿。我和他干了一杯,感激地看看他, “哥们,我没事儿。” “没事就好。”   林泉自己也不开心,我知道他和自己那个长腿妹妹陈玮也出了点问题,林泉来了7年了,4年前认识了当时还在读ESL的美女陈玮,一个博士辅导她的初级英文还不是小菜一碟。她对他…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