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离去的身影,穿过这样的人群,就象一个失去了十字架的魔界行者,行走在鬼蜮,人生的试炼一定在冥冥中意味着什么,可此刻,正是炼狱无间。      彼得走后不久,我们这个区被警方来了次大扫荡,街头的混混什么的,都暂时销声匿迹了,天公作美,又正是秋高气爽的下午,萨布里娜带着谢廖沙在我们店后院练练BASEBALL投球,我忙完了店里事情,也搬了把椅子肩膀上搭了块毛巾,拿…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