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这个美好的早晨被林博士的一个电话终结在11点, “肖恩,你快来,你店里好象有点麻烦。”

  我和萨布里娜赶到的时候,一辆警车正停在酒吧的门口,这回可是如假包换的真警察,他们正在跟林泉和陈玮说着什么。   “警官,你们好,我叫肖恩,是这个店的老板,请问你们有什么事情吗?”   “你的邻居报警,说他的重要信件经常被你偷窃,我们来调查。所以请你朋友给你打个电话。”   看到好奇的邻居围了几个上来,我赶紧打开铁门,把警察请了进去。     原来是楼上住的那个白人小混混艾伦,一直依赖政府福利金过日子,不知道怎么的,最近没收到钱,圣诞穷的过不去了,听到我们店里昨天热闹非凡,心里不平衡,就打电话说我伙同员工偷他的重要信件,害得他损失巨大,所以要报警。 警察也不是傻的,来了后跟我聊了几句,又去楼上,见到“原告”艾伦那副傻得逼人的样子,心里也就有了数,要他出示证据,他当然没有,就把他教训了一顿,没谱的事情不要乱说,又一次告诉了他房东和房客的分别——有事情找收房租得人!和我过去跟他说的一样,让他不要再来骚扰我,然后警察出面,给房东说,房东只好出钱装了个邮箱。事后我都给气乐了,我说得嘴都干了,他怎么就不明白我对他没有任何义务和责任呢?半个小时后,我送走了警察。

  “谢谢二位给我打电话,可是警察怎么找到你们的呢?”   “还说呢。今天我们买菜回来,正好路过你的店,本来你早该开门了,可是今天还是乌灯黑火的,昨天你也一晚没回来,我们还担心你出事呢,所以就扒着铁门往里看哪,结果警察就来问我们认不认识你啦。哎,这个洋妞怎么跟你一块过来的呀?你不是那个什么了吧。”

  “跟你们家博士回去做饭吧你,别三八。林博士管管她。”

  萨布里娜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只是用手指朝艾伦的方向比了个手枪,指指楼上,作势“砰”开了一枪,又学着西部牛仔吹吹枪口,我们都笑了。

 一转眼,在DOWNTOWN已经开了一年的酒吧,所以白道黑道人物也认识了不少。白道的自不待言, 个个有制服的穿制服,没制服的穿西装,或傲慢或谦和;黑道的呢, 就分年轻的小混混和年纪大混不动了的,小混混们各个血气方刚,做的都是黄赌毒的买卖,说话冲头冲脑,跟他们井水不犯河水却也相安无事,老混混们则无一不说自己当年如何如何风光,独霸江湖叱咤风云后来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云云,不管现在是瘸是瞎,说起当年,个个吹得风起云涌。

   可是楼上这个混混艾伦呢,却还不如那些黑道弟兄的小渣子,这是一个“身体健康却拒绝工作, 也不肯读书, 除了钓鱼和听摇滚便无所事事”的家伙,靠政府福利金度日的真正混日子的“混混”, 从他身上我们看到了加拿大政府的政策漏洞所造就出的一个真正白种废人。本来我开我的酒吧,他混他的日子,两不相干,但不幸的是,这位艾伦仁兄住在我的酒吧楼上,而且不时的搞出点事情来,让我意识到他的存在。

    刚开始的时候倒是相安无事,他有次不知从哪儿弄了几条巨大的三文鱼,在后院剖开弄的鲜血淋漓,还表示要送我一条。酷爱吃鱼的萨布里娜不禁食指大动,我刚开始也觉得挺好,后来想想这位兄台不时来借个两毛五打电话、又不时欠房东个房租什么的,为一条鱼搞的后患无穷就麻烦了,只好推说不能见血,婉言谢绝了。艾伦听说我不能见血,顿时得意起来,掏出了他和大鱼们的合影,说要让我见识什么叫做真的男子汉,我们也顺水推舟地吹捧几句——人家练得满头大汗不容易, 做人要厚道嘛。

    真正麻烦发生在几天之后,那天我出去采购,萨布里娜正在酒吧里忙活,他忽然大呼小叫跟救火车似地跑下来,对她发火说——我上面都停电啦,你居然还坐在这里好像若无其事的样子,萨布里娜赶紧给他解释给他听, “肖恩和你一样,也只是房客,如果有帮的上忙的,一定帮,可是出了问题找房东才是解决方法。” 艾伦兄眨巴着斗鸡眼, 很是合二为一地看着萨布里娜, 想了一分钟理直气壮地说, “那你是借我电话打打,还是给我两毛五我要去找房东。” 萨布里娜压着脾气说,“那我借给你电话打打吧”。房东承诺马上过来,这件事才算搁下。

   可是这家伙就像水里的葫芦,这头刚压下,那头又冒出来了,他又开始不断抱怨我们偷他的信!他们楼上的住户因为没有邮箱(小气的房东密斯林达想省点钱),从来都是邮递员拿了信送给我们,我们分拣出他们的,再搁厨房架子上,他们自取。到月底拿政府救济金那几天,这哥们就五分钟下来看一次,他的钱到了没有,如果没到就开始唧唧歪歪骂骂咧咧滔滔不绝,我耐着性子解释了有五十遍邮递员今天没送你的信来,而且我们没有义务帮你送,这只是帮你的忙,谢谢就不用说了,以后还会帮,别来时时纠缠就好了,拜托啦。

    他眨巴着小眼睛,还是一副搞不懂的样子,我只好再说一次什么叫房东什么叫房客,什么叫有事找房东,我启发他,你给我交房租吗,不交吧,对了,给谁交房租这事就归谁,明白了不。咱们是邻居,互相帮着点儿,我不烦你,你也别老找我麻烦哪。好容易以为把他给打发了,这次居然好好的圣诞节报警,给我添恶心!

    没过三天,他又在后门嚷嚷上了,说怎么后门不给他装个灯,晚上回来跌了算谁的?我和萨布里娜真是哭笑不得,又告诉他一遍,您倒是去找房东啊,他眨巴眨巴眼睛又琢磨了一分钟,那你是给我打电话还是给我两毛五呢?得,您打呗。打完了人家还不走,我再给我女朋友打一个。邻居啊,我们还能怎么着。

    这个20出头的白人小伙,身体健壮,不上班不读书,隔两天出去钓个鱼,天天从早轰到晚的摇滚(他的地板就是我的天花板都会抖的那种),不时下来跟我闹一下,要不就是在上面烤肉,弄得整个屋子的报警器嘟嘟叫,吓得客人以为失火,为了不撕开最后的面子,想着“和气生财”的金训,我们忍着他的种种恶行,就算他口出不逊,日子还就这么一步一挪地过着。可是“小宇宙的燃烧”慢慢也到了临界点!

几个星期后,快过中国春节的一天,我正在忙着帮大厨打打下手准备晚餐,艾伦又在后院冬冬地敲着什么东西,我先没在意,不经意间一抬眼,发现他把我放在外面厨房冰箱散热器的一个挡板给拿到垃圾箱那里去了,我赶紧跟出去,客客气气地说这是我要用的东西,请还给我,您猜怎么着,这厮眼睛又对上了, 冲我大吼, “这就是垃圾, 跟你们中国人一样, 都是垃圾, 你们早该滚回中国去, 你们来了, 把我们的工作机会都抢掉了, 滚. ”   我一下忍了很久的火气冲上天灵盖,“ 你他妈的道歉, 对中国人道歉!”   艾伦狂吼一声,  “我永远不向中国佬说对不起”, 一下把冰箱散热罩就给掰成两半。

我火气腾的一下窜了上来,上去就“横扫千军”——甩他一嘴巴,揍得艾伦懵了,然后我劈手就把挡板夺回来看看还能不能用,结果腿上一痛——这小子还了一“扫趟腿”!

我这个气啊,操起手上的挡板劈头盖脸把他给胖揍了一顿,就一招——力劈华山,力劈华山,力劈华山。。。把他打倒在了垃圾箱上,还跺了他两脚,他看着我发火的样子吓坏了,先还还两下手,后来就护着脑袋了。等我打够,他爬了起来,我扔了挡板,下意识地摆了个太极拳“懒扎衣”的架势,艾伦脑子里浮现的肯定是“中国功夫”四个字,赶紧往楼上跑,嘴里还说,“我去叫我的朋友你等着”。

我厨房里还全是事儿呢,先把大厨老巴依看得快掉下来的下巴托上——不关你事儿,干活!再操了把斧子剁在案板上,心想这小傻真敢带人来, 我就见一个剁一个,最多把这一百多斤撂在多伦多,那也不能给咱中国人丢脸啊。

萨布里娜在前台听到动静,也紧张起来,花容失色,想想说,你还是先去吓吓他,顺便看看虚实。也对,我拎着斧子就到后院他们窗下,大喊, “兀那厮,是男人就下来跟我单挑,不然就给我老老实实呆着,我发誓如果你丫再惹我一回,我一斧子剁你两只手,上次跟你说不敢见血你当我怕死啊,实话告诉你,老子的毛病是见了血特亢奋,劲头儿上来自己都害怕,见谁不爽都往死里揍。” ——正说着,在前台走不开的萨布里娜怕我吃亏,又从客人当中挑了两个巴西的哥们,站到我身后来壮壮声势(其中个哥们英文挺好,也很识做,抱着膀子做凶神恶煞状,作用跟周星星功夫里那个满身肥肉,想混黑社会的兄弟差不多,而另一位英文欠佳的则满脸茫然地站在一旁),楼上那厮顿时犯了怂,和他那个莫须有的朋友缩在里面连大气都不敢出,我指着窗口,对西班牙哥们说,记住了,这个窗口里有个家伙咱们见一次打一次!

回到前台,萨布里娜请两哥们喝了一杯,我看那个英文欠佳的哥们吐吐舌头就问他你知道怎么回事吗?他高高兴兴地说“中国功夫”,得,您还是接着喝酒吧。

我以为这事就算过去了,没想到一个多小时后,警察又在店门口出现了,客客气气地问我怎么找楼上那位,我和萨布里娜对视一眼,把警察引到后院二楼入口,又过了二十分钟,警察把我叫了过去,让我把事实陈述了一遍,我反复强调我在保护私有财产,警察问我艾伦身上怎么会有被殴打的血痕,我说我要夺回我的东西他不让,一争一夺我怎么知道他撞到了哪里?警察检验了那块挡板,确认了是我厨房里的东西,又把艾伦从楼上叫了下来。劈头就问他,这是他的财产你不知道吗?艾伦开始编故事说他曾问过我, 而我说不要了云云,借口也太拙劣啦,警察打断他,指着我停在后院的车说, “这是他的车吧就算你不知道是他的你能上去破坏吗?他保护财产是对的,但他也不该打伤了你,不过你毁坏了人家的私有财产,然后又打不过人家就报警,你当自己是小孩吗?” 艾伦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忽然开口说, “那我被白打了吗?” 警察说,“你想怎么样?我可以说他打你不对,可你动人家私有财产就对啦?我建议和平解决,就这么说了”,说完就要走。艾伦还来了劲, 一听跳了起来, “那你警号多少?”

    警察也火了, 说, “我警号是××××××,难道你是小孩子吗? 打架打输了就叫警察来帮你? 再说你还弄坏了人家的东西. 你要不是恶行恶状, 怎么会被揍? 对了, 你是不是还”种族歧视”来着?”

这个家伙立刻偃旗息鼓, 灰溜溜地缩上楼去. 警察对我说, “下次他要再犯事, 你要先报警, 采取主动.”

不过, 从此之后, 他老实了很多, 看到我就绕道走, 音响闹点, 我一吼, 他立刻关掉, 从此, 我明白, 什么叫”我佛慈悲亦惩恶”!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