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夫战,勇气也。”我很费力地跟谢廖沙翻译这句中国话的精髓。 谢廖沙不知道是从他妈妈那儿或者是哪个酒鬼的嘴里,知道了肖恩打架的事情,跑来跟我要求学“中国功夫”! 我怎么跟谢廖沙说我只是匹夫之怒,而不是身怀绝技,他都是不信,还问我如果我不会功夫,怎么还有套唐装(这不是快过年了吗,我弄了一件,给他抓住了)?——“电视上,那些穿唐装的中国人可个个都是BRUCE LEE的传人!求你了,教我吧。” 好吧,既然这样,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我于是把他带到后院蹲马步练冲拳,我呢,弄了点洋葱,边剥边给他讲“武德”,不要跟人好勇斗狠,却也不能给人欺负,讲中国武术的发源,讲少林寺的故事,还不时的吆喝一声“蹲好,蹲好!” 谢廖沙长着雀斑的小胖脸上,汗珠有点多了。 “好,今天就到这儿,明天咱们接着练!” “肖恩我不想练这个,我要练点好玩的。咱们来对打吧。” “你武功未成,我怕伤到你。好吧,明天,教你几手老虎拳,我一般不传授给别人的,看你不错,决定传给你,比这个好玩多了。” “肖恩,你真酷,我去找托尼玩啦。” “去吧。” 我一回头看到萨布里娜靠在厨房的后门口笑盈盈地看着我们, “肖恩,你该把谢廖沙刚才的样子拍下来的,他急着要当男子汉呢!” “萨布里娜,我要的薯条你准备好了吗?”客人在喊着催了,萨布里娜一拍脑袋,吐吐舌头跑掉了。

可是,肖恩,你又准备好了吗?

萨布里娜最近心情不错,因为她在俄罗斯的妈妈,据说换肾手术很成功,她寄过去的钱也绰绰有余。所以她赚钱的劲头也没那么大了,有空陪陪谢廖沙出来玩。中国过春节这天,我特意关门一天出来跟他们去公园玩滑雪板,我在WALMART给谢廖沙弄了个大大的橙色板,他开心的要命,一个人把板子拖到DUFFERIN MALL对面公园的坡顶上,又忽地一下冲下来。我给他拍录像,萨布里娜在旁边给他鼓掌,轮到我的时候,我在坡顶站在板上,大概找了下平衡就往下冲,还没滑出多远,就一下子失去了平衡,被甩了出去,眼前只有地平线,天空,雪地和远处的树木,快速地在眼前翻滚,我七昏八素地倒在雪地上,他们母子俩急忙拖着滑雪板跑过来,看到我身上到处沾着雪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我趁机鲤鱼打挺,用手边偷偷搓好的雪球向他们砸过去,他们拿板子挡住脑袋开始和我打雪仗,一场仗打下来,两败俱伤,三个人头顶头躺在雪地上,随便说句什么平常话,三个人都笑得一塌糊涂。 “哎哟,我不成了,我们去弄点东西吃吃吧。” “哈哈哈哈,肖恩,你不开店也惦记着吃啊。” “哈哈哈哈,吃点什么,吃点麦当劳吧。” “妈妈,我还要点奶昔,哎哟,奶昔,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好,在弄点,哈哈哈哈,麦香鸡好了,哎哟,我不行了。” 三个人疯疯癫癫地跑到麦当劳,忍着笑,点好了东西,在桌子边上坐下后萨布里娜还在揉着肚子笑。我忽然想到刚才好象没关机,果然,虽然拍得很糟糕,但是还是很有趣,于是三颗脑袋又凑在一起看回放。忽然,萨布里娜的手在桌子下,紧紧抓住了我的手,久久久久,没有分开。

春节这天晚上,是一定要给爸爸妈妈打电话的,无论我身在异乡何处,爸爸妈妈总是正襟危坐在老家电话机旁等着, “喂,老爸,你好吗?给你拜年啦。” “嗯,挺好。你最近好吗?我退休啦,上个星期刚办的手续。你妈来跟你说。” “肖恩哪,你最近胖了还是瘦啦?也不给妈弄个照片来看看。” “我还那样,你们好吗?” “我们好着呢,就是前两天挺奇怪的,小桐拿了好多钱来,都在你名字下面的存折上,要我们帮你收着,还说她最近要出差,恐怕不来家过年了,你看,到现在连个电话都没有呢。” “哦,钱给你你就帮我收着,她真的也是忙,我给你拜年也是一样的。上次给你带的海豹油吃了感觉好吗?我再给你寄点儿?” 。。。。。。 电话足足打了三十分钟。放下电话,我就在发楞——我跟小桐离婚的事情能瞒多久啊?爸妈还说天暖和了就来看我,到时候不穿帮才怪哦! 我躺在床上想了两分钟,大叫一声,把头藏到了枕头里面。

刚来就听说,多伦多只有两个季节,一个是“冰球季节”(冬天),一个是“建筑施工季节”(夏天),春,秋两个季节却短的好象一眨眼就过去了。

夏天来临后,各种挣钱的工作机会也多了起来,我的客人们都慢慢阔绰了起来,又开始大手大脚的点酒啦,除了老客人,还有些素未谋面的新客人也来到了店里。   比方说那位叫布赖恩的老兄, 年轻帅小伙, 长得很象”泰坦尼克号”的那个男主角, 那天他和另一个相貌儒雅的中年男子来点印度餐作晚餐, 因为两个人都很男子气, 我们先是根本没看出来他们的关系, 萨布里娜去给他们送咖啡的时候打个招呼, 布赖恩主动介绍说, 我叫布赖恩, 这是我的男朋友乔伊是刚搬来这条街的 很高兴认识你, 萨布里娜手一抖, 差点两杯咖啡掉地下, 强自镇定地给他们点了菜, 走进厨房很开心地跟我说, 两个帅帅的“男同志”哦, 活的!

你明白她的意思, 她当然不是说, 我们之前见过的都是僵尸男同志, 她是说, 我们从来没有和他们这个群体有过交流, 现在人家主动上门, 有机会满足我们的好奇心啦. 于是我们又是送甜点, 又是给他们点烛光, 终于把他们培养成了老主顾. 尤其是布赖恩, 每天从公司下班回家前, 必来坐坐.

记得刚到多伦多的第一个夏天, 我很高兴地举着我的小掌宝乘地铁到处观光, 有次走到了市中心的一个社区,其路牌上方都有彩虹标记, 叫做教堂街, 热闹极了, 人人都很友好的样子, 而且俊男美女如云, 很养眼, 赏心悦目之余, 老是隐隐约约觉得有点什么不对劲, 正在琢磨呢, 忽然听到头顶上方的阳台上有人打招呼, 一看不禁大惊失色, 居然是个光着屁屁的中年男子举着酒杯向楼下行人致意, 再定睛向四周看看, 俊男美女是没错, 不过都是男的跟男的, 女的跟女的, 这才猛地反应过来, 自己误入了同志们的地盘, 只好撒丫子就跑。

回来问了朋友才知道, 因为加拿大”兼容并包”的多元文化态度, 所以多伦多, 蒙特利尔等几个大的城市都有大量的同志们居住, 尤其是多伦多每年夏天还必定有个”自豪周”, 在这个周末, 一般会有两场盛大的游行活动, 一个是周六的女同志游行, 一个是周日的男女同志大游行, 而且是全世界的活动, 与悉尼, 洛杉基等大规模同志游行比肩. 更夸张的是, 政客们为了自己的选票, 也纷纷表示自己的开明态度, 连市长, 警察局长什么的也会走在队伍前列, 说是为同志们勇敢地表达自己的性取向摇旗呐喊.  政府为了支持他(她)们把市中心最繁华的路段都封锁了几个小时, 到了预定时间, 同志们骑着十几辆酷到极点的哈利大卫逊摩托开道, 后面一辆接一辆的花车, 播放着响遏行云的音乐, 以各种风格跟上, 从前年开始, 还出现了以国家为单位的花车, 去年还第一次有华人的花车勇敢地上了街. 同志们打扮得各据风格, 或皮衣劲装, 或半裸全裸, 或走路, 或上车, 招摇过市, 还不停地向行人抛洒小礼物什么的. 当地电视台全程跟踪, 围观群众不时叫好, 闪光灯此起彼伏, 好莱坞红地毯不过如此吧, 你瞧同志们的表情, 那叫一个自豪.

可是开了酒吧后, 整个生活就被酒吧给“绑架”了, 再没空闲可以去凑这个热闹. 但是多伦多的同志们遍布各个角落, 这不, 跑到我们店里来了!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