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那你觉得我是该也弄酒吧呢,还是杂货店,洗衣店什么的,更适合我?” “别问我,问自个儿,想明白了,来找我,免费提供二十四小时咨询服务,项目包括如何申请小生意贷款,商店选址定位,开业前泼凉水等等。” “那,也有介绍异国妙龄女郎的附加服务吗?” “博士,您瞧我长了个皮条脸啊,还是有颗媒婆痣啊?想法太猥琐了吧,你。” 正和林泉逗咳嗽,电话响了, “哈罗。” “哈罗,我是你爸。就是告诉你,机票订好了,我们9月15号到,具体班次我发到你的电子邮箱了。” 老爸老妈要空降多伦多了,我的一箩筐事情,先汇报哪一件呢?是先说我跟小桐离婚呢,还是先说我跟漂亮的俄罗斯妈妈谈恋爱呢?哪个让我爸爸血压升得慢点,我就先说哪个吧。头疼,不想那么远,过好每一天吧。

转眼我和萨布里娜已经认认真真相处了大半年了,她的生日快到了,我觉得她应该得到一个大大的惊喜!

她的生日正好是个周日,但我们跟客人们说好,放假一天。 周六趁萨布里娜不在家,我就和谢廖沙偷偷地精心在她家布置了一番,准备给她一点节目。 周日早上11点(做酒吧的起的都晚),我拨通了萨布里娜的电话, “早上好,贝拉(意大利语:美女)。” “早上好,贝罗(意大利语:帅哥)。”这是我们俩最近流行的问候语。 “你愿意为我拉开窗帘吗?。。。哦,不,我不在你们楼下,不过或许你可以在窗台上看到一个漂亮的紫色小信封呢?打开来瞧瞧吧。” 我听到萨布里娜在那头吃吃的笑。 “信封里有什么?。。。钥匙?嗯,让我想想,钥匙是用来干吗的呢?。。。当然是开锁,可是锁在哪儿呢?” 她可真够粗心的,信封里明明还有张纸条嘛。 “啊,肖恩,我知道了,纸条上说——我在刚进门的地方,你为什么没看见我?” 一分钟后,她在进门的KEYHOLDER上看到了挂在那里的带锁心型小盒子。 “啊,肖恩,让我看看这颗心里有什么?哈哈,巧克力,还有,又是个小纸条——你看到了我,又没爱上我,我就躲开了。下面还有张藏宝图?。。。我知道了,它就躲在谢廖沙的衣橱里!” “萨布里娜,你的智慧真是无人能及!” 她将发现的是一件罗马假日里公主穿的长裙(我不容易才在EBAY上找到的),当然还会在挂长裙的架子上发现了另一张小纸条“可是你不觉得我们是最般配的吗?”(一个大大向下指着的箭头),顺着箭头她又会看到一双最新款的黑色PRADA,安安静静地躺在盒子里。 我们都没放下电话,我在电话里很享受地分享着萨布里娜换衣服时,发出的那些细碎的声音,分享着她的惊喜和甜蜜。 “啊呀,原来,盒子里还有个小纸条——我挺好的,试试你就知道了!这么漂亮的PRADA,我当然要试试啦。。。真的合脚呀!太棒了,肖恩,谢谢你。” “谢谢我?那你倒是为我们把门打开呀。” 她打开门,在门口,我和谢廖沙穿得西装笔挺,一个人拿了把玫瑰献给她——我们的萨布里娜头发草草地扎了个马尾,素面朝天,光脚穿着PRADA,可是在公主的裙子里,她还是象一个真正的公主!唯一不同的是,这位刚起床的公主,眼中泪光闪烁,笑了! “妈妈,生日快乐!” “萨布里娜,生日快乐!” 萨布里娜紧紧握着两束玫瑰花,噙着泪水,点头,可是说不出话来!

在QUEEN街上著名的“郁金香牛排屋”,我们为萨布里娜点了生日红酒。服务生拿了瓶红酒,在一个杯子里倒了一点,萨布里娜尝了尝,懂行地点点头,一付成熟女人的样子。 可服务生刚刚转身,她象个自鸣得意的小女孩偷偷抬起了腿,非常欣赏地看看自己穿着PRADA的漂亮的脚,我笑眯眯地说, “有部新电影叫——THE DEVIL WEARS PRADA.” 萨布里娜应声昂起白皙的脖子,一幅“你说我是魔鬼我就做给你看”的架势,使劲扇动长长的睫毛,向邻桌一个无辜的老大爷频频放电,弄得他受宠若惊,我们忍不住地哈哈大笑,老大爷愣了一下也开怀大笑,举杯相庆。

衣香鬓影,觥筹交错,连谢廖沙这个小屁孩儿也偷偷喝了点红酒——幸亏老板没看到,大家兴致都高得很,年轻人偷偷犯点错嘛,上帝都会原谅的,何况这个年轻人只有这么一点大!

我拿勺子当当当敲了敲玻璃杯,看着萨布里娜, “我们的心儿憧憬着未来,现今总是令人悲哀;一切都将过去,一切都在瞬间,就让过去的一切,成为亲切的怀念。” “这是什么?” “这是你们普希金(PUSHKIN)的诗啊。” “哈哈,你翻译的英文好烂,给你听个原版吧。” 萨布里娜用那好听的俄语,重现了普希金的优雅。 “懂吗?” “不懂,不过很好听。你们的语言很有音韵之美。” “谢谢。该你了。随便来个什么中国诗歌什么的吧,别弄俄罗斯盗版了。” “好。”

我刚才把萨布里娜找到的几张小条子凑到了一起,搁在了口袋里,这会才能“噌”地一下掏出来, “我在刚进门的地方,你为什么没看见我?”这是第一张。 萨布里娜笑弯了腰——初次相见,她不可能没看见我,我当时被冻在门上了呀。 “你看到了我,又没爱上我,我就躲开了。”这是第二张。 萨布里娜冲我意味深长扁扁嘴——你那会儿好象还在忙你的爱情,缘分没到吧。 “可是你不觉得我们是最般配的吗?”这是第三张。 谢廖沙点点他的小脑袋——这儿有他什么事儿?  “我挺好的,试试你就知道了!”这是最后一张,我诚恳地看着萨布里娜。 她脸红红的,象个刚接到情书的小姑娘, “这就是你的中国诗歌?” “不,这是我的求婚竞选宣言,萨布里娜,咱们订婚吧。” 我打开了预谋已久的黑色丝绒小盒子,那里安安静静地躺着一个小小的钻戒。

萨布里娜咬住了嘴唇,脸上的红潮慢慢褪去。

“不,肖恩,我,我不想毁了这个棒极了的PARTY,可是我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没想过再结婚!”

怎么会是这个答案???我的心从珠穆朗玛峰顶掉到了马里亚纳海沟底。

“可是妈妈,你答应他吧,肖恩说了,你答应了他,他不光下周带我去看RAPTORS,还天天陪我打篮球,对了,还教我中国功夫。”谢廖沙开口了。 我可真没白疼这孩子。

“真对不起,可我,一个人带着谢廖沙,惯了。肖恩,你是个好男人,可是我们,还是做好朋友吧,我是说,非常好的朋友。现在是,以后也是。”萨布里娜不看我,看着华灯初上的QUEEN街,说的很坚决。很明显不是征求我的意见,而是告诉我一个答案。

谈情不说爱?很多的理由,会是哪一种呢?我错在哪儿?还缺点什么吗?

浅浅啜了口红酒——酸中带涩,全不是我以为的滋味。

(下面这个小段落,我曾请SOSOCUTE发在她的博客上,会不会有人看过)

“嫁给玫瑰”, 这不是一本爱情小说的名字, 而是我的一位来自哥斯达黎加的客人. 我可以叫她玛丽罗斯,可是, 我喜欢叫她”嫁给玫瑰”.

她最喜欢黄昏的时候一个人来, 把一本崭新的时装杂志放在桌上, 要一杯德国的蓝色修女干白葡萄酒, 面对落地大窗, 看着布洛大街上人来人往, 看着兰斯顿华灯初上, 听到萨布里娜特意为她换的西班牙语缠绵的情歌, 不回头, 只是优雅地抬抬酒杯, 说句”格拉谢斯”(西班牙语的谢谢). 她英文说的很好, 没有一点口音,可是她就是喜欢说西班牙文. 她说她喜欢多音节的西班牙语在唇齿间游荡.

当她坐在窗口, 我们的生意会特别的好, 因为, 这个资深美女, 虽然已经走过年轻, 看得出仔细妆容后的岁月痕迹, 但那种超越时间的淡定和从容, 让她的美丽花开不败. 走过的男人, 往往忍不住会走进来, 喝一杯, 欣赏她一会, 或者是直接上去搭讪. 这位资深美女倒并不傲气, 总是有问必答, 心情好也会陪人喝一杯, 可是别人再有进一步的想法, 她就会 笑笑, 欠个身, 留下酒钱和小费, 还有那本杂志, 告辞.

她从来只带杂志来, 不带杂志走, 刚开始我们以为她忘了, 知道有一天, 萨布里娜给她送酒的时候, 她主动问, 你喜欢我送你的时装杂志吗?又说, 你不忙的话, 能陪我坐会吗?

然后, 她就象一个在蜡人馆住了10年没机会跟人说话一样, 开始自顾自地诉说她的故事. 她说,

“17岁的时候,  人人都说我很美. 你知道, 我们拉丁美洲的女孩子很早熟的. 在我最美的时候, 我遇到了他. 他不年轻也不老, 可是他的风度是那么的好, 就象是好莱坞30年代那样的男明星的样子, 那是个朋友的订婚舞会, 我在舞场中央跳啊,跳啊, 开心极了, 闭上眼睛转圈子, 睁开眼睛我就看见了他, 他就那么看着我, 全场的男孩子跟他一比, 就象没长好的酸葡萄. 我不知道怎么地就走到了他的身边, 他就那么看着我, 把我带走了.

他是个犹太人, 在全世界有很多生意, 我就跟着他, 今天在东京, 明天就到了开罗, 后天的午餐也许就在梵蒂冈, 见过了许许多多的大场面, 真的是非常奢华……五年, 整整五年, 他就那么宠我, 我拥有过的钻石啦, 项链啦, 比一个小点的珠宝行都多, 可是有一天, 我忽然希望他能娶我, 他说, 他不能, 因为他必须娶一个犹太女人, 这, 是他给他的家族的承诺. 俗套吧, 真的很俗套. 然后我们就开始不快乐了.

我是这样的人, 不快乐, 我就会离开, 那么多的财富, 他想和我分享, 可我还是离开了, 因为我爱他, 可是他不能娶我. 可惜? 不, 我爱过, 我享受过, 我美过, 他欣赏过, 就是这样了……

谢谢你, 我知道我现在还不算难看, 但是那时候, 我真的是美丽过, 就象玫瑰一样, 狂热而激烈.

后来, 我去过很多地方,一个人去旅行, 用他剩给我的钱挥霍, 我跟自己说, 花掉他给你的最后一分钱, 然后你就开始你新的生活, 你猜怎么着, 我真的做到了.

很多年后, 我流浪一样到了加拿大, 我碰到了另一个让我心折的男人, 他在这里做建筑工, 非常出色的身体, 象石头一样可靠, 我忽然就觉得累了, 所以我申请了加拿大的移民, 我想和他在一起, 那时候我已经没什么钱了,我就一个人去打两份工, 请律师帮我和他办移民, 和他非常享受地过着二人世界, 可是有一天,律师叫我去, 告诉我, 这个象石头一样可靠的男人忘了告诉我一件事情, 那就是他在哥斯达黎加有老婆和孩子.

那没什么, 他那么爱我, 我一点都不怀疑他会选择和我在一起, 我相信他, 甚至为他买了回去的机票, 他承诺我去解决好这个问题就回来找我, 可我一直等啊, 等啊, 他总也不回来, 这一次, 我又不快乐了, 可是这次我不知道怎么了, 就是无法离开. 我也有过别的男人,可是心里总象有个大洞, 怎么也填不满它, 它吸走了我所有的喜怒哀乐. 好吧, 他不让我开心, 我也不让他开心, 我知道没指望, 可是我还是忍不住打电话跟他吵架, 跟他和好, 又跟他吵架……飞到哥斯达黎加去找他算帐, 回来又忍不住向他道歉.过几天, 又开始在电话里争吵流泪.

但是, 也只有这么着, 我才觉得我还活着.

塔罗牌上, 吉普赛女巫说, 我是站在悬崖边跳舞的小丑, 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越危险才越快乐!”

她在那天独白一样的叙述之后, 消失了很久, 再出现的时候, 已经是来年的七月, 她就象变了一个人, 不再喝葡萄酒, 改喝浓烈的赞布卡, 也不再听优雅的西班牙情歌, 改听激烈奔放地西班牙扫撒舞曲, 拉着年轻人就跳. 那个夜晚就象是她的专场舞会, 在所有人为她打的拍子中, 她跳完了一曲卡门, 一个漂亮的定格动作, 大家掌声雷动, 她忽然拉住离她最近的一个满脸错愕的男人, 扑在他肩上大放悲声……

我记得那天, 我放的最后一支曲子是一个陌生的客人带来的很深情的拉美情歌, 走的时候, 那个客人走到门口忽然回过头来问我, 你知道最后那句反反复复的西班牙语是什么意思吗?

他说那个女人在唱,

如果你走过马里昂巴得, 遇到那个在教堂里流泪的男子, 请你告诉他,  原来我谁也没有爱过, 只是爱上了玫瑰本身……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