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失败地向萨布里娜表白过后,我们都好象忘记了这件事,还是很好的搭档,还是偶尔的情人,只有藏在抽屉里的那只戒指还在提醒我,这件事情真的曾经不成功地发生过!

炎热的夏天到了,越是天气闷热,生意好象就越好,大桶的扎啤,卖得象自来水一样快,后院的冷气机嘶吼着,把阵阵的凉风带给涌在吧台前畅饮啤酒的客人们。我忙着搬酒,退瓶,进货,偶尔坐下猛灌口冰可乐到冒烟的嗓子里。萨布里娜忙得象穿花蝴蝶,在客人中翩然来去,不时还和大家开几句玩笑,看着她纤细的身体在人群里行走,忽然觉得,开酒吧就象是在没有坐标的人性丛林里探险,有所选择的前进,却面对无可逃避的命运——这片屋檐下,我们,相依为命!

窗外雷声隆隆,这雨,终究是下起来了。

学校放暑假了,谢廖沙想和小朋友们一起去参加一个为期两周的夏令营,居然开价1400元,他愁眉苦脸地说妈妈觉得太贵,不让他去,我想想开了个1000的支票,让他跟妈妈说,学校给好学生一个大折扣,只要交400就好了。他欢天喜地的跑了。没想到第二天,萨布里娜拿着支票来找我,一脸寒霜, “肖恩,你这是在教孩子说谎你知道吗?” “是我不对,萨布里娜,可是你没看到谢廖沙有多失望。” “我知道你是好意,可无论如何,你不该教我的孩子说谎!” “我会当着谢廖沙向你正式道歉,可是,你能让他去吗?” “我给找了个价格更合适点的夏令营。谢谢你的关心,虽然我不觉得你的方法正确。对他而言,更重要的是诚实的品格。” 这是我和萨布里娜的第一次摩擦。

夏天生意太好,几乎天天刷新我的销售额记录,每天我们都挺累得要命。不过因为谢廖沙去了夏令营,萨布里娜也算可以暂时喘口气,对我的恼火好象也划上了句号。周日是最忙的一天,送完她回到住处,我累得象死狗一样躺在LIVING ROOM的沙发上,看着林泉在厨房里做饭。 “林博,怎么样了你那个谁?” “哎,又是三天没消息了,本来趁我这几天休息,还想带她去加东玩几天呢。我这个恋爱谈的,两个字——没谱!” “怎么忽然想去加东呢?” “你没去过吧,加东挺好玩的,特别是魁北克城,整个一个北美巴黎啊。别把自己困在店里,有空去玩玩啊。” 说得有道理啊,我忽发奇想,   “你歇到几号?林泉。” “还有5天吧。” “你给我去店里顶三天怎么样?利润全给你。估计货都还不缺,酒保的班我来安排。有事情你问问老巴依好啦,钥匙在这儿。” “靠,你当真?当真我就干,咱也当几天老板,反正闲着也闲着。” 第二天早上10点,我出现在萨布里娜的门口,按响了门铃, “肖恩,你不是现在要我去上班吧?你是残酷的资本家,呵呵。” 萨布里娜睡眼惺忪地给我开了门。 “我们现在出发,去魁北克城玩三天,这个主意怎么样?” 在确定我不是开玩笑后,萨布里娜尖叫着,一下子跳到了我身上,腿缠着我的腰,来了一个高难度的法国吻。

在WAL-MART买齐了该买的东西,我们的车行驶在宽阔的高速公路上,远远离开酒鬼,离开帐单,离开多伦多,离开现实生活,戴着墨镜,吹着口哨,轰着EASY ROCK,我们,在路上!萨布里娜开心地散开长长的金发,把漂亮的长腿翘在副驾驶台上,一会拿着我的小掌宝东拍西拍,一会又跟沿途开过的司机们大送飞吻,加速,加速,惹得大伙鸣笛无数!

终于在天完全黑了以后,马不停蹄地冲到了魁北克城。根据林博士的介绍,我们在老城找到了一家小巧而干净的家庭式旅馆,简单收拾了一下,我挽着萨布里娜的胳膊去找餐馆。

正是热闹的时候,游人如织,几条不宽的街道沿山势起伏,街边的露天座上少有虚席,好容易才在一个漂亮的法国餐馆等到了一个桌子。烛光闪烁,高朋满座,伊人在侧,美食当前,不知今昔何昔!

“肖恩,谢谢你,法国菜味道好棒,这是我来加拿大最开心的一天。” “萨布里娜,也谢谢你,这是我来加拿大第二开心的一天!” “让我猜猜,你最开心的是我让娜塔莎把你铐在吧台的那天?” “你猜对了一半,是那天,可是我更喜欢后来你请我喝的那半杯酒。味道真好啊,嗯,我们现在回去再尝尝?” “MY PLEASURE, AND AS YOUR WISH.” 。。。。。。

半夜,我们俩披了条毯子,拎着瓶伏特加和两只杯子,偷偷从那栋老房子的老虎窗爬出去,依偎着坐在房顶上“晒月亮”。虽然是夏天,可是还是丝丝凉意袭人。可是我们不在乎——高兴就好。月亮下的魁北克城,笼罩在一片淡淡的银辉里,星星点点的灯光点缀在起起伏伏的街道中,古城未曾沉沉睡去,还有隐约的说笑声远远传来,远处圣劳伦斯河水的气息淡淡地随风传来,萨布里娜那成熟女子的性感香水味,混杂着伏特加的醇香似有似无地萦绕着, “你知道吗,肖恩?你身上一直有股青苹果的味道。” 萨布里娜痛快地喝了一口伏特加,拢了拢金色的头发。 “我没用什么香水啊。难道我小时候苹果吃多啦?” “呵呵,我不知道,反正非常清爽,让人愉快。” “这是你喜欢我的理由吗?” “我喜欢人从不会先去想理由,喜欢就是喜欢吧。 “那么,你喜欢喝一口伏特加,来一口中国苹果吗?可惜我不是俄罗斯酸黄瓜,不然的话。。。” 她的舌尖缠绵悱恻——魁北克城的那个夏夜,回忆里都是伏特加一样奔放而激烈的,爱情的味道。有个片刻,我终生难忘,因为那不仅仅是两个孤独的肉体相互的慰籍,也充满着对漂泊的灵魂中,那些无法释怀的遗憾的救赎,并且籍由着肉体狂飙突进的仪式,我们带着对方一次次飞到了天堂!

比你喜欢的人在清晨早5分钟醒来,是一样非常美妙的事情。趴在白色的床单上,看着萨布里娜天使一样安宁而平静的俊俏面容,听着她平稳的呼吸声,我心中平安喜乐,象是见到一个相交多世的老友,又象是观看一部轻喜剧的开头。爱人的目光一定是有温度的——萨布里娜睫毛颤动,在魁北克城清爽的晨风中苏醒过来, “亲爱的,BON JOUR?” “亲爱的,BON JOUR!”

两个小时后,我们徜徉在魁北克城中,游人还不多,我们有机会仔细体味这个闻名遐尔的精致的城市,我们所在的是它的古城,又分为上城和下城,城中的建筑就象欧洲那些漂亮的邮票和明信片上看到的,窄窄的街道,众多的店铺和随处可见的雕塑和壁画,我们运气很好,正好赶上了这里每年一度的“法国文化周”,我的天,就象踏进了时光隧道——动不动就有个打扮得象“太阳王”路易十四的人从你身边施施然走过,那可是脸上涂粉点痣,头戴假发,脚缠绑腿,手提手杖的正宗“贵族”啊!没几步,又好象碰到了法国古代乡村的一家人,土布染的色彩绚丽的一身行头,还没欣赏完,身后又来了一队法国大兵,那打扮恐怕最晚也是拿破仑时代的,目送他们离开,打着和低胸晚礼服同色小洋伞的两个法国姑娘又结伴而过——更让我们高兴的是,他们非常乐意和我们照相——他们的工作就是在各个地点轮流表演节目,其间就在城里闲逛,这也是传播法国文化嘛!可能是为了与时俱进,他们也弄了不少“加勒比海盗”(当时电影正火),在街道上跟游客开玩笑,还没反应过来呢,两个海盗就追逐着跑了过去,引得我东张西望看哪儿藏了点财宝。最好玩的是,还有个十岁不到的“独眼”小海盗,拉着萨布里娜的手,那意思好象是要拉她回去做“压寨夫人”!萨布里娜开心的拿人家当是去夏令营的儿子,又是亲又是抱!搞得人家“海盗”很没尊严,向我耸耸肩。

玩到中午,我们坐在圣劳伦斯河边的露天咖啡座上歇歇腿,服务生把香浓的咖啡放在我们面前漂亮的格子布桌上,街上游人渐渐多了起来。魁北克城的那杯咖啡是我到加拿大喝到最棒的咖啡,不知道是心里因素,还是法国人就真的是在细节上特别讲究。真喜欢这样的季节,这样的心情,天高云淡,陪着爱说爱笑的萨布里娜看着太阳东升西落。这样的咖啡店销售的其实不是咖啡,而是懒散的心情。

魁北克城的魅力在于它非常完好的保存了古老的风情,在下城那条长长的商业街上,都是小小巧巧的店铺,卖的都是手工制品,不是本地产的,就是正宗欧洲货,门外的招牌没一个重样的,古朴的外砖墙上还爬满了爬山虎,就连窗户上的玻璃都弄的色彩缤纷,却又和店里的气氛相得益彰,店的主人都气定神闲地坐在店里,很优雅地轻声跟有兴趣的客人说几句,绝对没有非让你买不可的意思,好象他们更有兴趣的是向你介绍点什么!

拉着萨布里娜的手,拿着掌宝拍个不停,我真想让这条街变得没有尽头! 在一个画摊林立的街道拐角,离开我们住的旅馆很近的地方,我们被一个专门做琳琅满目的古典油画复制品的摊子吸引住了,所有的作品套色工艺处理得非常之好,虽然不是原件,但是可以想见相去不远了。特别抢眼的是放在鲁本斯几幅人物画旁的一张,长长的画幅上,长桌的一边,坐着一个穿着衣服的丰满美人,另一边是一个裸体的丰满美人,好象正在侃侃而谈。 “天上的爱与人间的爱!” 我和萨布里娜同时开口,老板哈哈大笑, “我只能卖给一个人。” 说着,给我们一个人递过来一个小小的纪念胸牌,“小礼物送给你们,慢慢看。” 说完去招呼别的客人了。 “肖恩,你怎么会认识这幅画?” “我上大学曾选修过美术课程,你呢?” “我曾在我们圣彼得堡的艾尔米塔什博物馆见过,觉得这个名字很有趣。” “我怎么从没听过这个博物馆?” “它还有一个名字,你多半知道——冬宫。但是我一直不明白这幅画画了什么?” “我记得好象是这样,这幅画取材于希腊神话中的一则故事:伊阿宋要去夺取圣物金羊毛。爱神阿佛洛蒂忒,就是右边这位裸体美女,使公主美狄亚对他一见钟情,最后在美狄亚的帮助下,伊阿宋和他的英雄朋友们度过重重难关,终于取得了金羊毛。据说画面上就是爱神在向美狄亚劝说,请她去帮助英雄们。” “可是这个标题又是什么意思呢?” “这幅画很神秘的,有人说是这样理解:天上的爱,代表神所统辖的虚幻之爱,而人间的爱,代表英雄美女的世俗之爱。有人却说另有故事,反正提香死了,真相又没有记载。” 萨布里娜看着画,入了神,显然陷入了回忆,把我一个人留在了时间的另一端。

我悄悄走开,去找老板付了钱,回来告诉她, “带回去慢慢看吧,这画是你的了。” 她梦游一样归来,破颜一笑,拥抱着我给了我一个深深的吻。

她给我的,是“天上的爱”,还是“人间的爱”?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