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在巨大的轰鸣声中,爸爸妈妈所乘的班机落在了多伦多的机场跑道上。因为是个星期五晚上,店里生意火爆,我又给萨布里娜请了个帮手,自己赶到了机场。不用举牌子,自己的爹妈自己认得,看到他们翘首期盼的身影在机场出口出现,我的心还是狠狠地紧了一下——两年没见,他们真的都老了。 爸爸不跟我拥抱,倒是当胸给了我一拳, “嗯,还有点肌肉,没给洋垃圾吃垮了!”(天天搬…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