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我把在人生旅途中辛辛苦苦采集的种子,撒在这片虚拟的数位空间,让它们自由自在,且蔓且枝地长起来,管它是太阳花,玫瑰花,还是勿忘我,什么都成,长成什么样我都喜欢,我就是这么个散散淡淡不求上进的花农,高兴了修个枝,得了闲了除个虫,也喜欢跑到邻家的花园里转转,好像人人都在灌水拍砖玩得不亦乐乎。偶然也有人跑到我这里来看看,还有人说挺喜欢,好心顺手帮我浇点水什么的,或是跟我探讨一下养花的经验,让我觉得“我道不孤”!(但是好像没什么人跟我玩拍砖?至今不是很明白,可能我很容易被别人说服,别人拍来的砖头都被我用来盖花坛了吧。哈哈。)   很喜欢51的空间,谈笑有妙人,往来无闷蛋!我刚来不久,认识人不多,只知道软语温存的丁香姐姐,天才高旷的趴趴,汪洋恣肆的米罗,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听雪轩,用典艰深才高八斗的ERIN,和我倾盖如故的Randy_wen,天天望断天涯路的“喜欢你”,当然还有喜欢“砖舞飞扬”的MAHU(天知道她怎么有这个爱好!),和“王子粉丝团”团长——爱米!远方呢,就更是了得,严重怀疑此人是卧底博客管理员,谁的黑名单都捏在她的手里,对谁似乎都了解透彻,中华医学会牙防组隆重建议,为了您和家人的健康,请不要得罪远方,不然让你齿冷三天!呵呵。还有好多的新朋友和潜水员,是和你们这些朋友“交非势利,心犹澄水”的交往,让我在零度以下的加拿大感受到温暖!谢谢!当然也谢谢管理员给我的这片自留地,让我在“失语”三年后,有了一个用中文来表达自己的空间,毕竟母语的文字快感无可替代!   两年的酒吧开下来,也算看了不少人间的悲喜剧,删繁就简地说,就是“无人不冤,有情皆孽。”心头涌满这些超越种族穿越国界的人间故事,忍不住就想顺水推舟如释重负地写下来,二十刚出头的时候曾经很热衷从文本到文本的写作,那个岁数就想,自己哪天要是也能成为个“有故事的人”就好了,一个猛子扎进加拿大,回头看看,自己的生命居然也在故事中了。三十出头的年纪,不再有读书的时候“读复叫,叫复读”的轻狂,却还能有书写的时候轻裘快马的喜悦,就象不意在网上见到,同样踏遍青山却仍音容不改的你,这感觉——真好!   PS:没有几个人能把满月的“贺岁片”拍得象MAHU那样好,我只是抓住身边溜过的片断思绪凑成了这几行字,当作2007年头这三十天的纪念。

分享博文至: